京剧《红线盗盒》剧本唱词

京剧《红线盗盒》剧本唱词

角色

红线:旦

剧情

魏博节度使田承嗣欲吞并潞州节度使薛嵩之地,薛嵩甚为忧虑。薛嵩侍儿红线有剑术,自告奋勇往田承嗣处探听,给予警告。值田承嗣睡卧,红线欲行刺,后改盗田承嗣金盒而返。田承嗣遣兵追之,又为红线所败。红线献盒于薛嵩,薛嵩乃修函附盒还与田承嗣。田承嗣大惊,知薛嵩部有强将,非敌手,乃与薛嵩修好。

注释

见唐杨巨源《红线传》,明梁伯龙《红线女》杂剧及《双红记》传奇。梅兰芳编演。

京剧《红线盗盒》剧本唱词

【第三场:行路】

(红线上。)
 

红线(念)三尺青锋吐翠烟,等闲粉黛总无缘。一心自有匡时策,却笑须眉不敢前。

(白)俺,红线。奉谪天曹,投身薛府。适闻田承嗣居心叵测,欲吞并潞洲,为此今夜驾起祥云,观其动静。看月明风细,夜色清凉,须速走遭者!

(西皮导板)谯楼上打三更月明人静,

(西皮原板)按吴钩紧锦带独自思忖:

想当日,想当日天曹中焚香击磬,

谪红尘,谪红尘投薛府奴婢藏身。

适才间,适才间闻承嗣兴兵临近,

薛大人,薛大人终日里愁锁眉心。

差红线,差红线魏营中前去探听,

驾云来,驾云来转瞬间……

(白)来此已是漳河,待俺飞渡过去。

(西皮流水板)飞渡了漳滨。

风飘飘云淡淡银河泻影,

野荒荒星皎皎万籁无声。

心羡那波浪中鱼龙睡稳,

娇身躯犯霜露哪顾劳辛。

但愿得两相安免开争竞,

通玉帛,息干戈,各守疆土,莫苦黎民。

远望着魏营中灯光不定,

(西皮散板)催祥云向前去莫要消停。

(红线下。)

【第十一场:舞剑】

(四龙套、薛嵩同上。)

薛嵩(引子)驰书魏博,观看他,动静如何?

(薛嵩坐下,旗牌上。)

旗牌(念)敌营蒙恩赐,须报主人知。

(白)叩见主公!

薛嵩(白)起来!送盒前去,田公有何言语?

旗牌(白)田节镇将盒留下,言道:回书专人送来。并赏小人黄金百两,彩缎百端。

薛嵩(白)外面伺候。

旗牌(白)是。

(旗牌下。中军上。)

中军(白)启禀主帅:魏博田大人来拜。

薛嵩(白)啊?他是怎么到此?吩咐摆队相迎!

中军(白)大人有令:摆队相迎!

(四龙套、田承嗣同上,薛嵩出迎。)

薛嵩(白)啊,亲翁!

田承嗣(白)亲翁!

薛嵩(白)请!

田承嗣(白)请!

(众人同进门。)

薛嵩(白)亲翁请坐!

田承嗣(白)谢坐!

薛嵩(白)不知亲翁驾到,未曾远迎,面前恕罪!

田承嗣(白)岂敢!小弟来的卤莽,亲翁海涵。

薛嵩(白)亲翁到此,有何见教?

田承嗣(白)唉!承嗣首级系在恩人。此番自当知过自新,不复再贻伊戚。所置外宅键儿,本防他盗,并非异图。今并脱其甲裳,放归田亩,是以小弟特来谢罪。

薛嵩(白)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田承嗣(白)取盒之人,当是天神下界,不知可允小弟一见否?

薛嵩(白)此乃小婢所为,何劳奖宠?

田承嗣(白)哦!乃丫鬟所为!

薛嵩(白)正是。

田承嗣(白)更要相见!

薛嵩(白)待我唤她前来。

红线进帐!

中军(白)红线进帐!

红线(内白)来了!

(红线上。)

红线(念)一夜身经千里路,幸得骊龙项下珠。

(红线进门。)

红线(白)主公有何吩咐?

薛嵩(白)见过田大人。

红线(白)与田大人叩头!

田承嗣(白)罢了,罢了!前者进帐取盒,就是你么?

红线(白)正是。

田承嗣(白)哎呀呀!真乃超凡出众!只是那夜床头取盒,路程千里之远,如此迢远,营门有数重之深,不知你是怎样前去?怎样进帐?可得闻之否?

薛嵩(白)你可讲与大人一听。

红线(白)遵命!那夜子时三刻,既达魏城。凡历数门,遂及寝所。观外宅儿止于房廊,鼾声雷动;见军中士兵步于庭下,传叫风生。奴婢拨了左扉,直抵绣帐。见大人鼓腹酣眠,头枕文犀枕,枕露七星剑。剑前仰开一金盒,内藏生辰八字。时则蜡烛烟微,炉香烬萎,侍人四布,兵仗交罗。或头触屏风,垂头而睡;或手持巾拂,抵足而眠。奴乃拔其簪珥,牵其衣裳,如病如痴,皆不能悟,遂持金盒,御风而归。出魏城西门,将行二百里,见铜台高揭,漳水东流,晨鸡动夜,斜月在林,好一派宵景也!

田承嗣(白)如此说来,你辛苦了!

红线(白)奴婢觉得来回只一刹那耳,又何辛苦之有?只是得罪大人,望乞原宥!

田承嗣(白)岂敢,岂敢!多谢不杀之恩!

红线(白)岂敢!

薛嵩(白)亲翁此话,她哪里受的?

田承嗣(白)精妙剑法,可赐一观否?

红线(白)有何不可。如此,献丑了!

(西皮散板)忆从天上谪红尘,

游戏人间十六春。

苍生涂炭难怜悯,

略施小伎呈奇能。

且取双剑来舞定,

(红线舞剑。)

红线(西皮散板)望求大人指示分明。

田承嗣(白)妙极,妙极!真乃神人也!

红线(白)大人夸奖了!

田承嗣(白)啊亲家,你帐下有这样的无意剑侠,乃国家之幸也!悔不该当初屡动干戈,承嗣悔之晚矣!今我不免两家和好,何怕外寇侵犯西河之岸?天下太平,免动刀枪,乃黎民百姓安宁之福也!

薛嵩(白)亲翁之言,正合我意,我早已吩咐下去宰猪杀羊,为两家和好与军民共欢!

田承嗣(白)如此,大人请!

薛嵩(白)请!军士们!痛饮几杯呀!

(笑)哈哈哈哈……

(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