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怕砸牌子” 综艺访谈梨园漫步玲珑戏曲艺术网「京剧文化」

 

说起常香玉,老观众会想起她的《花木兰》,中年人也会记起《朝阳沟》里的栓保娘。就是不常看戏的小青年,也忘不一了那荡气迥肠的“大快人心事”。

腊尽冬残,她又带来了新戏《柳河湾》,为首都剧坛增添了一分春色。

“你舅不是要钱来的”

在《柳河湾》中,常香玉又创造了一个农村妇女的新形象——快嘴郭大脚。郭火脚在自己宅基地上种点菜,却被当做“资本主义尾巴”又斗又批。终于,三中全会的新精神给她撑了腰,老穷队富起来了。

未谈这个戏,常香玉先说起家乡的巨变。她的一位舅舅,住在农村,每年都要找她要钱。去年又来了。进门头句话:“这回,你舅不是来要钱的!”说着掏出个手巾包,拿出整整齐齐二百元钱,说:“托你买辆自行车!……”讲到这里,常香玉兴奋地说:“农民真是富了!”

她到郊区体验生活,发现一户农民放着三间瓦房不住,全家挤在个小棚子里,觉得奇怪。那农民拉开屋门请她看:原来三间屋都堆满了粮食:

常香玉非常激动,对爱人陈宪章说:“真是得闹个戏,歌颂党的新政策哩!”

正好,郑州市豫剧团邀她.率队进京演出,她只提了一个条件:“没有现代戏我不去北京!”

“如果有人写成戏,我愿演!”

粉碎“”以后,她重返舞台,恢复演出了常派名剧“红白花”——红娘、白蛇传、花木兰,但演的更多的是现代戏。她说:“有回我去朋友家,电视里一演古装戏,青年人稀里哗啦都走了,剩下的全是老头老婆。这引起我的思考:一戏剧要赶上时代,要反映青年人喜欢的东西!”

这时,省委领导推荐了一篇好小说《重返柳河湾》。常香玉如饥似渴地读了原作,爱上了爽朗刚强的郭大脚。她向剧作家们挑战:“如果有人把它写成戏,我愿演!”

应战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爱人老陈。这对老伴,在艺术上也是多年的老战友:《花木兰》和现代戏《于无声处》《冰山春水》都是他们合作的产物。

《柳河湾》得到了河南省委、郑州市委的有力支持。省委刘杰帮他们字斟句酌、认真推敲,省委韩劲草一连看了三场戏。六次讨论剧本,市委徐光次次参加。

戏在郑州上演时,特地请了农村干部社员进城看戏。当常香玉唱到“党中央的政策副民愿,柳河湾换了一个新地天”时,他们高兴地说:“就是那么回事!”社员们只有一条意见:“俺们的生活比戏晕写得还要高!”演不好现代戏不算拉倒

常香玉担任河南戏校校长,培养了一批批豫剧新军。正在京演出的一二个小“花木兰”中,王希玲、虎美玲是她的学生,小香玉是她的孙女——这已是常派的第三代了。

常香玉说:“古典戏要演,现代戏更要演。失败了不怕,下个戏再来。我这一辈子演不好现代戏不算拉倒!”

她虽年已六十,嗓音宽厚宏亮,一如当年。郭大脚的泼辣性格,使常派高亢激越的声腔特色大有用武之地。

现代戏本身有试验性质,一出戏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对此,常香玉爽朗地说:“我不怕砸牌子,就是砸了、也要把现代戏的路子闯出来!”

图为郭大脚扬眉吐气,推车卖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