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党人碑》剧本唱词

京剧《党人碑》又名:《王安石》剧本唱词

角色

谢琼仙:生
傅人龙:武生
酒保:丑
差官甲:副净
差官乙:丑
方氏:彩旦

剧情

剧中事实,会有谢琼仙者,缙绅门第,君子小人之途,颇知辨别。至京师探亲,在旅馆中识一侠士傅人龙,深相结纳,时常聚首,杯酒言欢。一日独自闲游,入酒楼小饮,不觉酩酊。兴阑返寓,经过端礼门,醉眼模糊,见有物矗立道旁,阻住去路。细审之,则一石碑。读其文字,始知为党人碑。是小人之作为,籍以倾陷君子者。不禁怒发冲冠,拳足交加,碑乃倒地而断矣。看守之军卒,阻止不及。谢琼仙遂捉将官里去。蔡京命锁解枢密院童贯处,使之罗织罪名。童贯与蔡京实表里为奸者也。傅人龙因数日不见谢琼仙,疑惑不定,往酒楼解闷。与堂倌闲谈,提及醉汉打碑之事,问其姓名,以不知对;但云年少书生,在此独酌,身无钱钞,解一玉珮暂抵。傅人龙命取来一看,认出谢琼仙之物,乃大惊;急往枢密院,探听消息。适值相府差官,手捧令箭,来提犯人。傅人龙虚与周旋,两相契合;邀入妓馆中,用酒灌醉,盗得令箭。竟将谢琼仙诳出,一同逃逸。演至此遂闭幕焉。

注释

君子道长,小人道消。斯言也,古今不易之常理也。若小人得志,势焰鸱张,君子则不可问矣。元祐(哲宗年号)间,宣仁太后垂帘,擢用者,皆正直君子,如司马光、文彦博、吕公著等;先后为相,以新法为不便,凡阿附王安石者,尽行斥退。天下宁静,朝政蔚然可观。至徽宗时,蔡京当国,复行新法;前所斥退者,仍在朝堂。于是小人用事,而君子遭诬。元祐诸贤,目为奸党,已死者夺爵,又籍没家产,子弟不准入仕途;存在者,则黜之、放之、逐之,且有杀之者。崇宁(徽宗年号)元年九月,立“党人碑”于端礼门,遍镌姓名,共计有一百二十人(参考宋史即知详细)。可知君子与小人,势同水火。盖水固可以灭火,而火亦可以涸水,万无并存之理。

京剧《党人碑》剧本唱词

【第一场】
(谢琼仙上。)
谢琼仙(西皮摇板)适才酒楼开怀饮, 

不觉吃得醉醺醺。

(白)卑人,谢琼仙,越水人氏。自幼佯狂诗酒,倜傥不群。来到长安,投亲不遇,久住店房。前者遇一朋友,名唤傅人龙。此人行侠好义,年少英雄。我同他情投意合,结为金兰之好。今晨无事,是我去至酒楼,开怀畅饮,不觉吃得酩酊大醉;不免回寓,与吾傅仁兄,论今说古,就此前往——

(西皮原板)傅人龙生就来英雄肝胆,

因此上吾与他结为金兰。

这世间困煞了多少好汉,

谢琼仙何日里才见青天。

一步儿来至在端礼门畔,

又只见有一人站立门前。

(白)老兄请了!

(谢琼仙跌倒,起。)
谢琼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