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锤换带》剧本唱词

京剧《锤换带》又名:《汜水关》剧本唱词

角色

杨滚:净
赵匡胤:红生
高怀亮:小生
杨继业:小生

剧情

后汉时,老将杨滚与赵匡胤作战,杨滚之义子高怀亮父子均在赵营,杨滚命其归宗;中途被崔子建劫杀,高怀亮用杨家梅花枪法取胜。崔子建奏知汉帝,降罪于杨滚;杨滚率部追捕高怀亮。高怀亮投营辩诬。杨滚反借交战之际,将全部枪法尽行传授。嗣赵匡胤亲战杨滚,被杨滚锤击落马。杨滚不忍伤害,并愿助成帝业。赵匡胤许以封王,当时解紫金带作为信物。

京剧《锤换带》剧本唱词

【第一场】
(四白文堂、四白大铠、杨继慷、杨继慨、杨继业引杨滚同上。)
杨滚(点绛唇)威风飘荡,年迈刚强,列刀枪,捉拿怀亮,功成转还乡。 

(念)家住磁州在火塘,祖先铜锤保刘王。心中恼恨杨怀亮,不该临阵使花枪。

(白)老夫、杨滚。刘主驾前为臣,官居火山王。日前命怀亮去高平关认姓归宗,谁知这奴才在两军阵前使出我杨家的梅花枪法。可恨崔龙上殿启奏一本,道老夫有之心。圣上恼怒,将我推出问斩;多亏满朝文武保奏,才得活命。因此全身披挂,捉拿怀亮进京问罪。

众家儿郎!

杨继慷、
杨继慨、
杨继业(同白)爹爹!

杨滚(白)人马可曾齐备?

杨继慷、
杨继慨、
杨继业(同白)俱已齐备。

杨滚(白)兵发高平关!

杨继慷、
杨继慨、
杨继业(同白)众将官,兵发高平关!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高怀亮上。〖牌子〗。)
高怀亮(白)俺、怀亮。奉爹爹之命,去往高平,认姓归宗,行至半路之中,偶遇崔子建,将俺杀得大败。是俺想起杨家梅花枪法,将他杀退。不免回营,爹爹面前请罪便了。

(高怀亮下。)
【第三场】
(四白文堂、四白大铠引杨滚同上。)
杨滚(念)兵扎高平关,捉拿无义男。

(高怀亮上。)
高怀亮(白)孩儿叩头。

杨滚(白)儿是怀亮?

高怀亮(白)是怀亮。

杨滚(白)奴才!

(二黄摇板)骂声奴才太猖狂,

儿不该临阵使花枪。

不是为父的功劳大,

险些一命丧无常。

叫人来与爷推出斩!

高怀亮(白)冤枉!

四白大铠(同白)口喊冤枉。

杨滚(白)放回。

(二黄摇板)放转奴才问端详。

(白)儿还有何话讲?

高怀亮(白)啊哈,爹爹,孩儿奉命去往高平,认姓归宗,偶遇崔龙,将孩儿杀得大败啊!

杨滚(白)呸!那崔子建有多大本领,难道儿就战他不过!

高怀亮(白)啊哈,爹爹,那贼人马犹如潮水一般,孩儿杀前不能顾后,杀左不能顾右。

杨滚(白)儿身为大将,杀前不能顾后,杀左不能顾右,在两军阵前,就该使我杨家的花……

高怀亮(白)枪啊!

杨滚(白)着,着,着!

高怀亮(二黄摇板)不是花枪来抵挡,

险些一命丧无常。

杨滚(二黄摇板)听罢言来问其详,

险些错把爱子伤。

(白)崔龙贼,老夫回朝,岂肯与你干休!

(高怀亮哭。)
杨滚(白)我儿不要啼哭,为父命你三位兄长,每人让你一阵,助儿成功,出帐去罢!

高怀亮(白)谢爹爹。

(高怀亮下。)
杨滚(白)来,传三位少爷进帐。

四白文堂(同白)请三位少爷进帐。

杨继慷、
杨继慨、
杨继业(内同白)来也!

(杨继慷、杨继慨、杨继业同上。)
杨继慷、
杨继慨、
杨继业(同念)辕门战鼓声平,想是干戈宁靖。

(同白)参见爹爹!

杨滚(白)罢了。

杨继慷、
杨继慨、
杨继业(同白)四弟进营,讲些什么?

杨滚(白)你四弟进得营来,为父问其情由,乃是崔龙之过,不与你四弟相干。为父命你弟兄三人,每人让他一阵,助他成功。出帐去罢!

杨继慷、
杨继慨(同白)遵命。

(杨继慷、杨继慨同下。)
杨滚(白)继业,难道儿就不遵父命么?

杨继业(白)这个……得令。

(杨继业下。)
杨滚(白)掩门。

(众人同下。)
【第四场】
(杨继慷上。)
杨继慷(白)俺、杨继慷。奉爹爹将令,前去让四弟一阵。就此前往!

(高怀亮上。)
高怀亮(白)大哥敢是前来让阵?

杨继慷(白)奉爹爹之命,让你一阵。

高怀亮(白)有劳大哥。

(杨继慷、高怀亮同杀,杨继慷败下。杨继慨上。)
高怀亮(白)二哥敢是让小弟一阵?

杨继慨(白)奉爹爹将令,前来让你一阵。须要小心!

(杨继慨、高怀亮同杀,杨继慨败下。杨继业上。)
高怀亮(白)三哥敢是前来让阵?

杨继业(白)两军阵前,谁肯让谁?看枪!

(杨继业、高怀亮同杀,杨继业败下。高怀亮追下。杨继业急上。)
杨继业(白)且住!看怀亮杀法厉害,这便怎么处?有了,俺不免用铜锤击破护心镜,在爹爹面前,搬动是非便了。

(高怀亮上,杨继业下。高怀亮追下。)
【第五场】
(四白大铠、四白文堂引杨滚同上。)
杨滚(念)眼观旌旗起,耳听好消息。

(杨继业上。)
杨继业(白)爹爹呀!

杨滚(白)啊,为父命你让你四弟一阵,为何这等模样?

杨继业(白)爹爹,孩儿奉了爹爹将令,让我四弟一阵。谁知他不肯相让,提枪就刺,不是护心镜挡住,险遭不测啊!

杨滚(白)为父不信。

杨继业(白)爹爹不信,请看!

杨滚(白)退下。

杨继业(白)是。

(杨继业下。)
杨滚(白)怀亮啊,奴才!你好生无理。为父好意命你三位兄长,每人让你一阵,助尔成功。谁知你这奴才不念手足之义,提枪就刺,若不是护心镜挡住,险遭不测。也罢!你无有手足之义,为父哪有父子之情。

众将官,抬枪带马!

(四白文堂同下。高怀亮上,杀过合。)
杨滚(白)奴才,为父好意命你三位兄长,每人让你一阵,助你成功;谁知你不念手足之义,提枪就刺,若不是护心镜挡住,险遭不测。也罢,儿无有手足之义,为父哪有父子之情。上得马来,与为父见三两个回合。

高怀亮(白)哎呀,爹爹!大哥、二哥俱已让孩儿一阵;惟有三哥不肯相让,自己用铜锤击破护心镜,要害孩儿一死。话已说明,爹爹要杀请杀。

(二黄摇板)他自己击破护心镜,

要害孩儿命残生。

杨滚(白)啊!

(二黄原板)听罢言来查其情,

险些错伤小姣生。

(白)继业啊,奴才!尔想在为父眼前搬动是非,要害你四弟一死,那就万万不能。

(高怀亮哭。)
杨滚(白)我儿不要啼哭,上得马来,与为父假战三合,也好回营交令。

高怀亮(白)爹爹!自盘古以来,哪有父子交战之理?

杨滚(白)着哇!倒是这冤家言得极是。自盘古以来,哪有父子交战之理?

也罢,儿啊,杨家花枪,儿可全记?

高怀亮(白)孩儿不能全记。

杨滚(白)好,上得马来,待为父教导于你。

高怀亮(白)多谢爹爹。

杨滚(西皮导板)叫三军与爷战鼓起,

(西皮原板)大睁虎目观端的。

高怀亮打扮世无比,

赛得过临潼伍子胥,

赛韦驮缺少降魔杵,

赛吕布缺少画杆戟。

(白)哎!

(西皮快板)为父命里该四子,

惟有冤家我心喜。

杨家花枪教与你,

只要儿眼尖手快躲得疾。

(杨滚、高怀亮同开打。)
杨滚(白)儿吓!这一枪杀得好,照为父这厢来!

高怀亮(白)看枪!

杨滚(白)随我来!

(杨滚、高怀亮同下。)
【第六场】
(赵匡胤、高怀德同上。)
赵匡胤(念)号炮连天震,

高怀德(念)干戈何日宁?

(内喊声。)
赵匡胤(白)御妹夫,哪里人马呐喊?你我高坡一望。

(杨滚、高怀亮同上。)
杨滚(白)儿啊,这一枪儿可知道?

高怀亮(白)孩儿不知。

杨滚(白)此乃是杨家五马落地梅花点钢枪,在两军阵前,取上将的咽喉,全凭此枪。儿不要在你三哥面上使用,牢牢谨记。上马去罢!

高怀亮(白)孩儿遵命。

赵匡胤(白)御妹夫,看老将一枪将你兄弟挑下马来。吩咐五王七侯,大战老将。

高怀德(白)得令!

(高怀德、赵匡胤同下。报子上。)
报子(白)报!五王七侯讨战!

杨滚(白)再探!

(报子下。)
杨滚(西皮散板)五王七侯行兵到,

不由老夫喜眉梢。

高怀亮(白)爹爹老了。

杨滚(白)呸!

(西皮散板)有人再提为父老,

准备项上吃一刀!

怀亮杀开千条道,

父子们杀一个浪里蛟。

(杨滚、高怀亮同下。)
【第七场】
(石守能上。)
石守能(白)俺、石守能。奉千岁之命,大战老贼,杀上前去!

(杨滚上。)
杨滚(白)你是何人?

石守能(白)石守能。

杨滚(白)上马去罢!

(杨滚打石守能下。)
杨滚(西皮摇板)听说来的石守能,

无名贼子也出兵。

(杨滚下。高怀德上,杨滚上。)
杨滚(白)来将通名!

高怀德(白)高怀德。

杨滚(白)上马去罢。

(杨滚打高怀德下。)
杨滚(三叫头)怀德!延平!儿啊!

(西皮摇板)听说来的高延平,

险些错伤儿的命残生。

(杨滚下。)
【第八场】
(赵匡胤上。)
赵匡胤(西皮快板)孤王闷坐中军帐,

探马不住报端详。

五王七侯打败仗,

一个个败阵回营房。

催马来在阵头上,

又见老将到战场。

杨滚(内西皮导板)连杀四营无敌将,

(杨滚上。)
杨滚(西皮快板)不知昏王在哪厢?

阵前闪出一员将,

他的打扮非寻常。

头戴金盔明珠亮,

五绺胡须飘胸膛;

打扮好似关公样,

缺少关平和周仓。

(白)啊!

(西皮快板)在哪里会过这员将?

阵前难坏火山王。

(白)啊,是了!

(西皮快板)曾记得当年保刘王,

认得冤家赵玄郎。

尔是玄郎是不是?

通上名来在某的刀下亡。

赵匡胤(西皮快板)勒住丝缰把他望,

老将打扮非寻常。

头戴银盔明珠亮,

身穿铠甲似雪霜,

跨下一骑白龙马,

手中钢刀放毫光。

在哪里会过这员将?

阵前难坏赵玄郎。

杨滚(白)唔!

赵匡胤(白)啊,是了!

(西皮快板)记得当年刺刘王,

认得老儿火山王。

午门之外打一仗,

慌不慌来忙不忙。

若不是老将开恩放,

十个玄郎死五双。

你若问我的名和姓,

少游关西赵玄郎。

杨滚(白)看刀!

(赵匡胤下。)
杨滚(西皮摇板)听说来的赵匡胤,

杨滚打马随后跟。

(杨滚下。赵匡胤上。)
赵匡胤(西皮摇板)粉红马驼的赵匡胤,

(杨滚上。)
杨滚(西皮摇板)白龙马驼的老寿星。

赵匡胤(西皮摇板)铜金刚遇着铁罗汉,

杨滚(西皮摇板)冤家遇着对头人。

按住宝刀用锤打!

(龙形上。)
杨滚(西皮快板)火光照得两眼花。

人说赵家有天下,

莫非应在这冤家?

翻身离镫下了马,

(白)老了!

(西皮快板)老杨滚屈膝降顺他。

赵匡胤(西皮导板)铜锤打下如雷炸,

(西皮快板)打得孤王膀背麻。

猛然睁开昏花眼,

杨滚(白)万岁!

赵匡胤(西皮快板)只见老将跪马下。

你既将孤打下马,

缘何不将孤来拿?

杨滚(西皮快板)尊一声主公休骇怕,

老杨滚保你坐中华。

赵匡胤(西皮快板)你既保孤坐中华,

何不对天把誓发?

杨滚(白)领旨!

(西皮快板)吾主命我把誓发,

日月三光照着咱。

杨滚保主如有假,

死在千军万马踏。

赵匡胤(白)好!

(西皮快板)一见老将把誓盟,

不由孤王笑盈盈。

孤王日后登九五,

封你的王位在朝门。

杨滚(白)老了!

赵匡胤(西皮快板)封他的王位不谢恩,

想是老将要证凭。

在腰中解下紫金带,

赐与老将做证凭。

杨滚(西皮散板)铜锤调换带一根,

赐臣封赠谢龙恩。

尊一声主公驾请起,

杨家今日投宋君。

(杨滚下。高怀德上。)
高怀德(白)千岁胜负如何?

赵匡胤(白)老将归顺,打得胜鼓,班师回朝。

高怀德(白)众将官,班师回朝!

(赵匡胤、高怀德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