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圯桥三进履》剧本唱词

京剧《圯桥三进履》剧本唱词

角色

张良:生
苍海公:净
黄石公:老生
秦始皇:净

剧情

秦始皇统一天下后,横征暴敛,严刑酷法,焚书坑儒,民不聊生。韩国少年张良屡思报仇,苦无助手。一日,识勇士苍海公,遂趁秦始皇巡游,行刺于博浪沙。不意误中副车,苍海公被擒。张良为避搜拿,窃投故友项伯家。有黄石公老人者,观张良抱负不凡,因试耐性于圯桥——三落其履,张良三进之。复嘱五日后黎明桥头相会。张良虽届时赶至,然二次均为老人先到。至第三次,张良三更即来等候,老人始授书三卷,曰:“读此可为王者师”。张良读其书,卒佐刘邦鼎定天下。

京剧《圯桥三进履》剧本唱词

【第一场】
(四太监、四御林军、二车夫引秦始皇同上。)
秦始皇(引子)金龙玉柱,祥光绕,瑞彩冲霄。 

(念)法律由专断,威权断祸胎。生不防家贼,死上断头台!

(白)孤、始皇在位。朕自登基以来,吞并六国,统一天下。也曾东填大海,西建阿房,又令蒙恬筑造万里长城,以防胡寇。只因朕焚书坑儒,天下多有不服之心。日前群臣奏道:东南王气甚盛,又有五色庆云,应有天子之相。为此东巡泰山,以作。

御林军!

四御林军(同白)有!

秦始皇(白)起驾东巡!

四御林军(同白)啊!

(秦始皇上车。〖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苍海公上。)
苍海公(唱)恨只恨秦始皇行事无道,

造长城建阿房屡把民劳。

但愿得机缘到除此,

那时节好男儿怒气方消。

(白)某、姓黎名焯,人称苍海公。韩国人也。幼年习武,颇有膂力。虽有壮怀波澜之心,怎奈未遂男儿之愿。只因始皇无道,焚书坑儒,偶语弃市,民不聊生。某家每欲除此,怎奈无有机缘。今日心中烦闷,不免去往前村沽饮,以消胸中块垒也!

(唱)空有那凌云志机缘未到,

到前村去沽饮好把愁浇。

(苍海公下。)
【第三场】
张良(内西皮导板)切齿恨贼强秦多行不道,

(张良上。)
张良(唱)某只为君父仇怒气难消。

我想把好乾坤重新构造,

恨不能学专诸刺杀王僚。

(念)堂堂好男子,最好沙场死;只死一回勿轻死,不报国仇誓不止!

(白)某、张良。韩国人也。五世相韩,俱为显宦。可恨秦始皇统一天下,灭我韩国,杀我君父。是我每思报仇,苦无机会。是我散尽千金,寻访勇士,欲继荆轲之志,西刺秦王。怎奈未得其人。今日闲暇无事,不免去往村中沽饮一回便了!

(唱)恨只恨秦始皇荒淫无道,

他本是西戎种混乱天朝。

灭六国并天下位登大宝,

变封建为郡县起祸根苗。

焚了书坑了儒肆行无道,

若民间有私议性命难逃。

他还想传万世天命常保,

他还想做神仙快乐逍遥。

但不知何日里除此,

又只见柳荫下酒幌飘摇。

(白)来此已是酒馆。酒家哪里?

(酒保上。)
酒保(白)来啦来啦。壮士要吃酒吗?

张良(白)正要饮酒。

酒保(白)请到里面。您用些什么?

张良(白)好酒取来。

酒保(白)是。

(酒保取酒。)
苍海公(内白)走哇!

(苍海公上。)
苍海公(唱)信步行出庄村来到酒馆,

趁春风饮美酒稍解愁烦。

(白)酒家哪里?

酒保(白)壮士用酒吗?

苍海公(白)正要用酒。

酒保(白)随我来。

(酒保安座。)
酒保(白)壮士,您用些什么?

苍海公(白)好酒取来。

酒保(白)酒到。

苍海公(白)放下。

张良、
苍海公(同白)哎呀且住!我看那人相貌堂堂,仪表不俗,定是风尘异人。我若能结识于他,大事必成。

三父老(内同白)走哇!

(三父老同上。)
三父老(同吹腔)一寸光阴一寸金,

寸金难买寸光阴。

酒保(白)众位吃酒吗?

三父老(同白)正是。好酒取来!

酒保(白)是。

(酒保取酒。)
赵三公(内白)走哇!

(赵三公上。)
赵三公(念)春来景色千般好、千般好,阶前犹未扫;争名夺利几时休?童颜才过便衰老。

(白)列位早来了!

三父老(同白)赵三公来了,快快请坐。

添酒来!

酒保(白)来啦来啦。

三父老(同白)三公请哪!

赵三公(白)请哪!

三父老(同白)啊三公,今年的庄稼收成的可好哇?

赵三公(白)咳!再也不要提起收成。若是在五十年前,那才是太平天下呢。

三父老(同白)天平天下是怎么个样儿呀?

赵三公(白)若是太平天下,黎民安居,遍地笙歌,五日一风,十日一雨,盗贼不生,狼烟不起,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五谷丰登,天下安乐。

三父老(同白)如今呢?

赵三公(白)法度森严,老汉不敢讲。

三父老(同白)我们僻处乡村,但讲何妨!

赵三公(白)讲出祸来,那还了得!

张良(白)列位父老,这位老丈既不肯讲,待我来讲上几句。

三父老(同白)壮士请讲!

张良(白)此时始皇无道,男不耕种,女罢机织,父子分散,夫妻别离。南修五岭,北筑长城,东填大海,西建阿房,焚书坑儒,大肆狂悖,民不聊生,天下失望。

赵三公(白)哎呀呀,你这一后生,忒以的胆大了!如今始皇法度,偶语者弃市。你在此狂言,若被官役闻知,我们一个也活不了。我们快走,不要受了他的连累!

三父老(同白)三公言得有理。

酒家,酒钱在此,我们去了。

(三父老同下。)
赵三公(白)哎呀,年轻的人,忒以的莽撞了!

(赵三公下。)
张良(白)愚人不识我,急走避而去。某怀不世之仇,何处发泄也!

(唱)叹愚人不识我仓皇避走,

我空怀报国志双泪空流。

何日里遂我愿灭秦唾手?

苍海公(唱)问壮士名和姓细说根由。

(白)适才闻听壮士高论,代雪人民不平。某不才,愿恭领教诲。敢请屈驾寒舍一叙,壮士以为如何?

张良(白)既承不弃,敢不从命!

苍海公(白)酒保,酒钱在此,我等去也。

壮士随我来!

(苍海公、张良同走圆场。)
苍海公(白)壮士请进。请坐!

张良(白)有坐。

苍海公(白)请问壮士尊姓大名,哪里人氏?

张良(白)某姓张名良字子房,韩国人也。请问壮士上姓?

苍海公(白)某姓黎名焯,颇有膂力,人称某为苍海公。

张良(白)久闻大名。今得相识,三生有幸!

苍海公(白)岂敢!贤公适言始皇无道,想是要为天下除此大害。如有用某之处,万死不辞!

张良(白)某五世相韩,今被始皇所灭,愿破千金求志士,怎奈未得其人。今遇壮士,大遂吾愿。又蒙相助,感恩非浅。待某四出,打探暴君消息。若有机缘,再请壮士相助,效荆轲之行,一举成功,除此。

苍海公(白)某谨受公教,决不食言!

张良(白)若得如此,天下幸甚。良告辞了!

(唱)今日里得壮士能除,

但愿得报深仇方显英豪。

辞别了苍海公前去探扫,

(张良下。)
苍海公(唱)某定要把秦王万剐千刀!

(苍海公下。)
【第四场】
(四太监、四御林军、二车夫引秦始皇同上。)
秦始皇(唱)都只为镇王气巡狩东下,

又恐怕有刺客在博浪沙。

(白)想孤东行巡狩,前面已是博浪沙。此地甚是险恶,只恐有人不利孤家。

内侍!

四太监(同白)有!

秦始皇(白)安排副车,以防不测。起驾!

四御林军(同白)啊!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张良上。)
张良(白)哎呀妙哇!闻听百姓言道:秦始皇东巡泰山,来此驻驿。我正要扫除此贼;不料他自行前来送死。真真快乐人也!

(唱)某正想起义师共伐无道,

谁料他入罗网插翅难逃。

我不免访苍海公把细情说了,

(张良走圆场。)
张良(唱)报国仇灭就在今朝。

(白)开门来!

(苍海公上。)
苍海公(念)眼中黑白要分明,天遣豪杰杀不平。

(白)何人叩门?

张良(白)张良来了。

苍海公(白)原来是子房兄,请坐!

张良(白)有坐。我已探听明白,那秦始皇将从博浪沙经过,请公就在此地行事如何?

苍海公(白)某家遵命。子房兄还须远避他乡,以防事败连累足下。

张良(白)公行此奇险之事,良何忍一人远逃!

苍海公(白)子房兄远走他乡,留待后举。某倘有不测,子房兄好来复仇!

张良(白)如此仗义,张良粉身难报。请上受我一拜!

苍海公(白)某家也有一拜!

张良(唱)张子房撩衣襟将身拜倒,

尊一声苍海公细听根苗:

秦始皇灭六国冤仇非小,

行众黎民受尽煎熬。

只恨我是书生身微力小,

空怀那报国志昼夜心焦。

我要把好乾坤重新构造,

为天下除此贼我恨方消。

苍海公(唱)尊一声子房兄且宽怀抱,

你急速整行装事先奔逃。

但愿某此一去大功成了,

也免得事不成连累英豪。

张良(唱)苍海公说此话胸襟忒小,

自古道共患难方见故交。

苍海公(唱)并非是我黎焯胸襟忒小,

我要想留一人恢复根苗。

要知道我此去凶多吉少,

为什么你偏要同去一遭?

倘若是我此去事机不妙,

莫把这弥天恨抛在九霄。

张良(唱)我若是昧良心忍辱不报,

纵死在九泉下万劫难超。

眼见你此一去凶多吉少,

倒叫我张子房珠泪双抛。

苍海公(唱)子房兄好男儿堂堂仪表,

为何作儿女态痛哭嚎啕?

但愿得博浪沙除了,

那时节大英雄怒气方消。

张良(唱)既然是苍海公把话细表,

我只得整行装先事脱逃。

辞别了黎焯兄忙登路道,

但愿你此一去成就功劳。

(张良下。)
苍海公(唱)听说是秦始皇位离大宝,

天助我成此功喜煞英豪。

想是他额满盈天数已到,

管叫他在椎下性命难逃!

(苍海公下。)
【第六场】
(四太监、四御林军、二车夫引假秦始皇同上,秦始皇上。)
秦始皇(唱)百姓们不知晓朕即国家,

朕立意除净那叛逆爪牙。

内侍臣与孤家安排车驾,

张姓冠李姓戴莫要喧哗。

(众人同下。苍海公上。)
苍海公(白)来此已是博浪沙。待某登高一望!

(四太监、四御林军、二车夫引假秦始皇同上,秦始皇上。苍海公击毙假秦始皇。四御林军同擒苍海公,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太监引秦始皇同上。)
秦始皇(念)若非妙计安排定,已做黄泉新鬼魂。

(四御林军同上。)
四御林军(同白)启奏万岁:拿住刺客。

秦始皇(白)绑上来!

四御林军(同白)啊!

(四御林军同下,绑苍海公同上。)
苍海公(唱)行刺不成遭,

恨未击死秦始皇。

秦始皇(白)大胆刺客!你受何人主使,前来行刺寡人?从实招来,免你一死!

苍海公(白)想你这无道的昏君,人人痛恨,都恨不能食尔之肉。我为民除害,又何必用人指使?快快将我杀死,休得多言!

秦始皇(白)御林军,与朕乱刃分尸!

四御林军(同白)啊!

(四御林军同杀苍海公。)
秦始皇(白)此人乃一勇之夫,必有人暗中主使。

左右,与朕大搜十日!

四御林军(同白)啊!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张良上。)
张良(白)哎呀且住!苍海公行刺不成,已然身死。秦始皇命人各处搜拿主使之人。这、这、这……这便如何是好?哦呵有了:我有一故人名唤项伯,现在下邳居住。我不免去往他家暂且躲避,再图报仇。苍海公,我误你命也!

(张良下。)
【第九场】
(项伯上。)
项伯(引子)嬴秦无道,天下乱,民不聊生。

(念)嬴秦无道并关中,诸侯纷纷起义兵。但愿亡秦归一统,方显男儿大英雄。

(院子暗上。)
项伯(白)某、项伯。大楚将军项燕之后。只因始皇无道,吞并六国。某与族兄项梁立志恢复楚邦,只恨时机未至。因此隐居下邳,以待时来。正是:

(念)有朝一日春雷起,困龙也有上天时。

张良(内白)走哇!

(张良上。)
张良(念)图刺强秦成画饼,来投故友避搜求。

(白)来此已是。院公可在?

院子(白)何事?

张良(白)烦劳通禀,故友相访。

院子(白)启家爷:故友相访。

项伯(白)说我出迎。

故友在哪里?故友在——原来是——请进。请坐。子房兄面带惊慌,为了何事?

张良(白)这!

项伯(白)你且退下!

(院子下。)
项伯(白)子房兄请讲!

张良(白)尊公有所不知,是我图复韩仇,遣力士苍海公刺秦于博浪沙。不想昏君多诈,误中副车,苍海公被擒,不屈而死。昏君大索天下,捉拿主使之人,某无处立足,故而来投兄长。

项伯(白)子房在此安心居住,料昏君耳目所不能及。俟有机缘,当与足下共起义师,以伐无道。

张良(白)多谢了!

项伯(白)子房兄啊!

(唱)子房兄且宽心暂免惆怅,

时运到起义师共灭昏王。

张良(白)仁兄啊!

(唱)我深感项伯兄全人志向,

愧无志空负了七尺昂藏。

项伯、
张良(同白)请!

(项伯、张良同下。)
【第十场】
(黄石公上。)
黄石公(吹腔)滚滚红尘埋没了多少豪杰,

叹人生百年生死离别。

(念)有人来骂我,装作听不见。有人来打我,叫他打几拳。

为人灭却心头火,方是长生不老仙。

(白)我乃黄石公是也。只因韩国张良抱负奇才,颇有大志。日后兴旺汉室天下,尽在此子身上。我不免去往下邳点化于他,传他兵书三卷,日后扶保真主一统天下。就此走走也!

(吹腔)阅不尽沧海桑田令人悽绝,

任艰难磨折道心似铁。

(黄石公下。)
【第十一场】
(张良上。)
张良(吹腔)某自从刺秦事未谐,

隐伏下邳且待来时。

(白)咳!某自来下邳,隐姓埋名,以待时机。怎奈久而不逢,心中烦闷。闻得下邳城外有一圯桥,风景甚佳。我不免前去游玩一番便了!

(唱)闲无事信步出郊外,

到圯桥观风景且散愁怀。

叹只叹好江山秦人主宰!

(黄石公上。)
黄石公(唱)点化张良到此来。

从古来做将相须要忍耐,

(黄石公上桥,落履。笛子过门。)
黄石公(白)那一后生,将鞋与老夫取来!

张良(白)遵命!

(唱)恤老怜贫理应该。

在泥中忙取履曲膝下拜,

黄石公(白)穿上!

张良(白)遵命!

(张良与黄石公穿履,张良跪。)
黄石公(笑)哈哈哈……

(唱)见张良跪进履暗喜心怀。

二次里再落履三步以外,

(白)哎呀又掉了。那一后生,再去取来!

张良(白)是。

(张良取履与黄石公穿。)
黄石公(唱)他果有敬老心拜伏尘埃。

三次里又落履试他忍耐,

(白)怎么又掉了?再去取来!

张良(白)是。

(张良取履与黄石公穿。)
黄石公(白)孺子可教也!

(唱)果然是能忍耐将相之才。

(白)我看你这后生,倒有敬老之心。五日后黎明时来此桥下,吾当授汝一物,与你大是有益。不可忘记了!

张良(白)遵命。敢问老丈上姓!

黄石公(白)不必问我名姓。你先回去吧!

张良(白)遵命!

(唱)这老丈一番言令人难解,

且等待五日后再到此来。

(张良下。)
黄石公(唱)张子房果然是甚能忍耐,

传兵法保真主妙计安排。

(黄石公下。)
【第十二场】
(张良上。)
张良(唱)日月穿梭果不假,

五日光阴似箭发。

将身来在圯桥下,

(启幕。黄石公桥头坐。)
黄石公(唱)误约背信大不佳!

张良(白)参见老丈!

黄石公(白)你这一后生,忒以的懒惰了!既与长者订约,为何此时才来?你且回去,过五天再来吧!

(黄石公下。)
张良(白)噢!

(唱)清晨来在圯桥下,

不想来迟受训叱。

且忍且耐回家下,

五日之后再会他。

(张良下。)
【第十三场】
(黄石公上。)
黄石公(唱)折磨张良成大用,

准备日后掌兵戎。

(白)是我约定张良五日后圯桥相会。今日到了日期,待我先去等他,再折磨他一回。远远望见张良来也。

(张良上。〖起五更鼓〗。)
张良(唱)且去圯桥寻约订,

耳听谯楼打五更。

(白)参见老丈!

黄石公(白)你怎么又来迟了?似你这样懒惰,焉能成其大事?你先回去,过五天再来吧!

张良(白)啊老丈,小子并非无故迟来。老丈恕罪!

黄石公(白)长者说你,还有什么分辩?什么“无故”不“无故”?你先回去,五日后再来,不要在此啰嗦!

张良(白)遵命。

咳!

(张良下。)
黄石公(笑)哈哈哈……

(白)为人不受折磨,焉能成其大事哟!

(唱)不受折磨怎成器,

五日之后看端的。

(黄石公下。)
【第十四场】
(张良上。〖起二更鼓〗。)
张良(唱)谯楼鼓打二更点,

去往圯桥会高贤。

(白)是我与那老丈相约,连去两次俱已迟晚。那老丈责我懒惰。明日又是五日之期,我若天明再去,少不得又是晚了。如今才交二鼓,我就去圯桥等候;这一次大谅不能再晚了!

(唱)为人做事要果敢,

岂可懒惰图苟安!

来在圯桥用目看,

(白)果然老丈尚未前来,待我听听天到什么时候了。

(〖起三更鼓〗。)
张良(唱)鼓打三更月在天。

(白)鼓打三更,在此等候便了。

(黄石公上。)
黄石公(唱)来在圯桥用目看,

张良(唱)恭问老丈驾可安。

(白)啊老丈,小子这一次未曾来晚吧?

黄石公(笑)哈哈哈……

(白)孺子可教也!

张良(白)老丈有何教诲,小子洗耳恭听。

黄石公(白)你年富力强,若能勤苦求学,他年定为帝王之师。我这里有兵书三卷,你勤读此书,不但可报韩国之仇;日后还能保真主一统天下。

张良(白)但不知此书有何贵处?

黄石公(白)此书贵似连城“和氏璧”,奇如照殿“夜明珠”;休言吕望千条计,不如区区三卷书。好好收拾起来!

张良(白)多谢老丈!敢问老丈大名?张良若有寸进,不敢忘也!

黄石公(白)十三年后,大谷城东葬一国君,空城内有黄石一片,即是老夫。你看,那旁有人来了!

(张良望,黄石公下。)
张良(白)清风一阵,老丈不见。想是神灵指点,望空一拜!

(张良拜。)
张良(白)我不免回到家下,勤读此书便了!

(唱)蒙神灵赐兵书全我大志,

到他年若寸进不忘黄石。

(张良下。)
【第十五场】
(四太监、胡亥引秦始皇同上。)
秦始皇(唱)东巡归却不料得此病症,

一霎时只觉得双目不明。

(白)孤自东巡而归,不料身得重病,屡治不愈。昨夜又得一梦,甚是不祥,大谅孤不久于人世。不免将李斯、赵高唤进宫来,托以后事。

内侍,宣李斯、赵高进宫。

太监(白)李斯、赵高进宫!

李斯、
赵高(内同白)领旨!

(李斯、赵高同上。)
李斯、
赵高(同念)调和鼎鼐,位列三台。

(同白)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李斯、赵高同跪。)
秦始皇(白)二卿平身。

李斯、
赵高(同白)万万岁!

(李斯、赵高同起。)
李斯、
赵高(同白)万岁病体如何?

秦始皇(白)孤自觉沉重,大谅不起。将二卿宣进宫来,托以后事。

李斯、
赵高(同白)万岁善保龙体要紧!

秦始皇(白)咳!想孤纵横天下,吞并六国,闯下万里江山。若朕死后,二卿可往上郡,立太子扶苏为君,庶不失秦天下也。

(秦始皇死。胡亥哭。〖牌子〗。)
赵高(白)二殿下,且免悲伤,料理后事要紧!

胡亥(白)父皇遗命,立扶苏为君。他若登基,置小王于何地?二卿若能除却扶苏,小王与二卿富贵共之!

赵高(白)这有何难?待老臣假修遗诏,差人去往上郡,要扶苏一死,殿下江山岂不唾手而得?

李斯(白)惟恐天下不服,如何是好?

赵高(白)玉玺现在我手,谁敢不服?

胡亥(白)若得如此,二卿真乃开国功臣也。出宫料理去吧!

(胡亥下。)
赵高(白)领旨!

(唱)你我同为新佐命,

又享荣华又保身。

(李斯、赵高同下。)
【第十六场】
(四红龙套、蒙恬引扶苏同上。)
扶苏(唱)父王作事多虐政,

蒙恬(唱)统领雄兵筑长城。

扶苏(唱)但愿江山多宁靖,

蒙恬(唱)四海笙歌享太平。

阎乐(内白)圣旨下!

扶苏(白)香案接旨!

(四白龙套、阎乐同上。)
阎乐(白)旨开,殿下跪!

扶苏(白)父王!

阎乐(白)听宣读。诏曰:只因殿下扶苏不能仰承亲意,已立胡亥为太子,赐汝药酒自裁。旨意读罢,望诏谢恩!

扶苏(白)万万岁!

阎乐(白)请殿下速速饮酒,为臣也好回朝交旨!

扶苏(白)那个自然。看酒来!

蒙恬(白)且慢!回朝见过万岁,再死不迟!

扶苏(白)将军此言差矣!父叫子亡子不亡,乃为不孝。小王岂可违旨?看酒伺候!

(唱)邀向咸阳三叩首,

拜别父皇泪双流。

人来看过毒药酒,

(扶苏饮酒死。)
蒙恬(唱)霎时七孔鲜血流。

尸首搭在后营口,

(四红龙套抬扶苏同下。)
阎乐(唱)辞别将军转回头。

(阎乐下,四白龙套随下。)
蒙恬(唱)点点珠泪衣湿透,

只怕江山付水流。

(蒙恬下。)
【第十七场】
(四朝官、李斯、赵高同上。)
赵高(白)列位大人请了!

四朝官、
李斯(同白)请了!

赵高(白)始皇晏驾,二世登基,你我上殿庆贺。看香烟缭绕,圣驾临朝,分班伺候!

四朝官、
李斯(同白)请!

(四太监引胡亥同上。)
胡亥(白)孤、秦二世。只因父王晏驾,赵高假草遗诏,扶孤登基。今当新登大宝,李斯、赵高听封!

赵高、
李斯(同白)臣!

胡亥(白)封李斯以为左班丞相,赵高以为右班丞相。满朝文武,加升!

赵高、
李斯、
四朝官(同白)谢主龙恩!

胡亥(白)有本早奏,无本退班!

赵高(白)臣启万岁:大将军蒙恬,乃是太子扶苏心腹之人。如今太子已死,恐他心怀二志。万岁赐他自尽,江山方保无事!

胡亥(白)依卿所奏,领旨下殿!

赵高(白)领旨!

(赵高下。)
李斯、
四朝官(同白)请驾回宫!

(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