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谱长卷 美仑美奂

京剧研究家、舞台脸谱“系统分析”理论创始人、京剧脸谱大师刘曾复先生的入室盛华,经多年的不懈努力,完成了一幅由588个脸谱组成、长达25米的京剧舞台脸谱长卷。这是他不断学习继承、刻苦钻研、努力实践的成果,这幅长卷凝聚着师生多年研究的心血和汗水,标志着他们的学术研究又迈上了新的台阶。无疑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新贡献。588个脸谱人物都配印了篆书名章,著名学者朱家溍先生亲笔题写的“笔精墨妙,各尽其态”置于卷首,尽显此卷古朴典雅,飘逸着浓重的书卷气。

京剧舞台脸谱是中国传统文化艺术中的一枝奇葩,当前已成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象征,是任何外国舞台艺术门类中没有的,是华夏文化遗产中宝贵的组成部分,近年来受到国内外各界的关注和钟爱。京剧舞台脸谱不同于一般的工艺美术脸谱,具有严格的规范、严密的章法、严谨的结构,是净、丑演员面部化妆的重要手段,是艺术家用夸张、含蓄的表现技巧,运用色彩和图案的变化,达到表达剧中人物身份地位、相貌特征、性格特点、道德品行的目的,具有象征性和写实性双重意义,是表面形式与蕴含内容巧妙的统一,在京剧舞台上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由于脸谱的渲染,京剧舞台愈显丰富多彩。

京剧舞台脸谱是在吸收了其他古老剧种精华的基础上不断丰富发展起来的,因而开始就具有较完整的系统性,脸谱中常见的葫芦、火焰、风筝、元宝、如意、蝠形、寿字等绝不是简单地照搬传统工艺美术图案,而是艺术家经巧妙的构思,用艺术的手法勾画在脸的各部位,恰当地表现了剧中人物的某些特征,故而这些图案就具有了艺术生命。

京剧舞台脸谱用色有着严格规范,从原始的黑、白两色,发展成以黑、白、红为主色,辅以紫、黄、兰、绿、灰、金、银等颜色,各种颜色分别有不同的含义,如关羽的红色脸;曹操的白色脸;张飞、包拯的黑色脸;专诸的紫色脸;典韦的脸;窦尔墩的兰色脸;倪荣的绿色脸;焦振远的灰色脸;神怪精灵的金、银色脸等。各种颜色表现的人物或忠勇、或奸诈、或猛直、或悍猛、或暴烈等不同品行和性格。

京剧舞台脸谱谱式有严密的章法。多少代艺术家有着约定俗成自觉遵循的习惯,如黄盖勾红色整脸;马谡勾白色三块瓦脸;杨延嗣勾黑色碎脸;钟馗勾红脑门蝴蝶脸;刘彪勾破(歪)脸等等。这些谱式已形成相对固定的章法,因为这是剧中人物身份和相貌的具体表现。演员绝不会轻率地改变。

京剧舞台脸谱具有严谨的结构,既然已经成谱,就自然具有严谨性。脸谱中各种图案、线条在脸上应该占有相应的位置,与中国书法要掌握字的整体结构是同样的道理,演员要根据自身脸形特点,把脑门、眉子、眼窝、鼻窝、鼻翅、嘴岔、脸膛各部位的图案、纹样安排得体,这是勾画脸谱的关键所在。脸谱讲究线条流畅,如同书法的笔锋,这是需要下功夫练习的。演员只有把这些要点运用得当,才能勾画出好的脸谱,而好的脸谱有助于眼神、面部肌肉运动,达到准确表演人物表情、内心活动的舞台效果。

京剧舞台脸谱的着色方式,分为揉、勾、抹。不同方式表现出不同的舞台效果,如关羽揉红色脸,表现其面若重枣的相貌特征;包拯勾黑色脸,示其刚直不阿的性格特点;曹操抹大白粉脸,示其性格狡诈心术不正,不以真面目示人;侯尚官勾破(歪)脸,表现其人面貌丑陋,恶贯满盈等等。

经几代艺术家的潜心研究,京剧舞台脸谱形成很多风格迥异,各具特色的流派,这是一笔十分宝贵的非物质文化财富。然而随时间的流逝,京剧的变迁,出现在舞台上的脸谱逐年减少,长此以往,必将这笔遗产丢失殆尽。盛华先生在刘曾复大师的指导下,立志做挖掘抢救工作。他把精力倾注在舞台脸谱的收集、整理上,力争在有志之年尽量多地整理出规范的京剧舞台脸谱,使这门古老的艺术能一代代地流传下去。这幅京剧舞台脸谱长卷的完成,是他取得的初步成果,他还将不遗余力地奋斗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