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焰火棍》剧本唱词

京剧《焰火棍》又名:《演火棍》《打焦赞》剧本唱词

角色

杨排凤:旦
焦赞:净
孟良:净
杨延昭:老生

剧情

宋,杨六帅被辽邦萧天佑困住九龙谷口。辽将韩昌,勇不可当。六帅部下诸将,均非敌手。势颇危急,命孟良回朝,至天波无佞府,央求佘太君发遣猛将,可以制胜韩昌者。佘太君即在府中选择,大众闻韩昌之名,均不敢轻于尝试,惟丫鬟杨排凤上前请行,佘太君准之。盖佘太君素有军事知识,杨排凤之能力,早已深信不疑,并非贸然允许也。杨排凤奉令后,随同孟良星夜趱程,赶至宋营。焦赞一见,大不为然,以为“能征惯战之士,我营中尚不乏人,区区一年幼丫鬟,有何用处?”在六帅前,面斥杨排凤。杨排凤不受,欲与焦赞比较武艺。孟良在旁亦极力怂恿,互相赌赛,请六帅亲临监视。往后营隙地演示棍法,焦赞竟为杨排凤所败,方始佩服,以后不敢藐视焉。

京剧《焰火棍》剧本唱词

【第一场】
(四龙套、杨延昭同上。)
杨延昭(西皮流水板)恨韩昌杀法甚凶猛, 

命孟良回朝去搬救兵。

闷奄奄坐至在宝帐等,

怕的是小番儿前来偷营。

(孟良上。)
孟良(念)离了天波府,搬来杨排凤。

(白)参见元帅。

杨延昭(白)贤弟少礼,请坐。

孟良(白)谢坐。

杨延昭(白)贤弟回朝,不知太君身体安否?

孟良(白)太君身体安康。

杨延昭(白)贤弟此番回朝搬兵,但不知搬来兵有多少,将有几员?

孟良(白)末将奉了元帅将令,去到天波杨府,兵也无有多少,将也无有几员,只有排凤一人。

杨延昭(白)哦,就是排凤一人?

孟良(白)正是。

杨延昭(白)现在何处?

孟良(白)现在帐外。

杨延昭(白)宣她进帐。

孟良(白)元帅有令,排凤进帐!

杨排凤(内白)吓哈!

(杨排凤上。)
杨排凤(念)朝中奉了太君命,见了元帅说分明。

(白)排凤与元帅叩头。

杨延昭(白)罢了,站在一旁。

杨排凤(白)多谢元帅!

杨延昭(白)排凤,你不在天波府侍奉太君,你到此做甚?

杨排凤(白)元帅容禀:太君在将台之上,问道谁人前去敌挡那韩昌,两旁战将无人答应,就命我同孟二爷不分昼夜前来。一路之上,挨挨蹭蹭,把我们的小鞋子都磨破了!

杨延昭(白)这是什么话呀?他怎能将你的鞋子都磨破了吓?

杨排凤(白)元帅你哪里知道:是我同孟二爷一路之上并马而行,鞍碰鞍,蹬碰蹬,天天如此,我们的鞋怎能磨不破?

杨延昭(白)这有何妨,改日赔你就是。

杨排凤(白)多谢元帅!

杨延昭(白)排凤,我看你年轻幼小,女流之辈,怎能是那韩昌的对手?两军阵前交锋,你凭着何来?

杨排凤(白)元帅听了!

(念)排凤开言道,元帅听根苗:我虽是女子,武艺比人高。

上阵去,不用枪不用刀,全凭焰火棍一条。

上打泰山倒,下打北海潮。左打出山虎,右打入洞蛟。

胯下一骑锦战马,嘟噜嘟噜嘟噜爬,掣电追风神鬼号。

旗开得胜立功劳,同保宋室锦皇朝。

焦赞(内白)呀哈!

(焦赞上。)
焦赞(念)单鞭匹马战沙场,扶保杨家把名扬。

(白)元帅在上,焦赞打参!

杨延昭(白)贤弟少礼,请坐。

焦赞(白)谢坐。

呀,二哥回来了?

孟良(白)回来了。

焦赞(白)请坐。二哥此番回得朝中,但不知搬来兵有多少,将有几员?

孟良(白)愚兄此番回朝搬兵,这兵也无有多少,将也无有几员,就是搬来了排凤一人。

焦赞(白)排凤在哪里?

孟良(白)排凤来见过你家焦二爷。

杨排凤(白)参见焦二爷。

焦赞(白)我道排凤定是天神下界,谁知乃是一个黄毛儿的丫头。慢说是交锋打仗,只用我一把,也就将她给捏死了。

杨延昭(白)有道是人不可以貌相,水不可以斗量。

焦赞(白)元帅说哪里话!想我弟兄二人,尚且不是大耳韩昌的对手,何况这黄毛的丫头?若要去至阵前,岂不被人耻笑?

孟良(白)贤弟,依你说来,想是看不起排凤么?

焦赞(白)不错,我就是看她不起!

孟良(白)你既看她不起,你可敢同她较量较量么?

焦赞(白)要我与他比试呀?好,我倒要领教领教!

孟良(白)你要领教却好,但是你要胜不过她,你便怎样?

焦赞(白)我若胜不过她,我就与她磕头,叫他一声干娘。

孟良(白)丈夫一言,可不能反悔。

焦赞(白)不反悔。

杨延昭(白)待本帅与你们作保。

孟良(白)好,元帅作保甚好。

杨延昭(白)此地窄小,到后营比试。

焦赞、
杨排凤(同白)遵命!

(焦赞、杨排凤同下。)
杨延昭(白)贤弟,你我同去观看一回。

(杨延昭、孟良同下。)
【第二场】
(杨排凤上)
杨排凤(白)且住,看焦二爷,藐视于我,要与我比试。等他到来,不免用法术打他便了。正是:

(念)准备焰火棍,单打志高人。

(杨排凤下。)
【第三场】
(四龙套、杨延昭同上。)
杨延昭(西皮原板)杨延景奉王命统貔貅,

我与那萧天佑结下冤仇。

韩昌贼来至在九龙谷口,

杀得我宋营兵不敢出头。

命孟良回朝去搬兵求救,

搬来了杨排凤小小女流。

有焦赞要与她两相争斗,

怕的是他胜不过这个丫头。

将身儿来至在大营后,

等候了他来时细看根苗。

(焦赞、杨排凤双上。)
焦赞(白)排凤!

杨排凤(白)二爷!

焦赞(白)今我比试,还是比枪,还是比刀?

杨排凤(白)也不用比枪,也不用比刀,你我比棍,你看好不好?

焦赞(白)比棍?倒也使得。

杨排凤(白)待我取来。

二爷,棍到。

(焦赞拾棍。)
焦赞(白)这棍倒也趁手。来来来,你要小心了!

杨排凤(白)二爷请!

(吹海笛牌子下山歌。)
焦赞(唱)开言叫排凤,你且听分明,

俺这棍下不留情。

杨排凤(唱)排凤把话明,二爷休逞能,

少时定然见输赢。

(杨排凤、焦赞同起打,杨排凤打焦赞下。孟良上。)
孟良(白)排凤,焦二爷往哪里去了?

杨排凤(白)被我一棍将他打退了,待我赶上前去。

孟良(白)你赶上前去,只管着实的打来。

杨排凤(白)恐怕焦二爷怪罪。

孟良(白)不要紧,有我替你担待。

杨排凤(白)多谢孟二爷!

(孟良下。)
杨排凤(白)看焦赞甚是凶勇,待我摆阵擒他。

天灵灵,地灵灵,众神兵走上!

(四青衣鬼各持棍同上。)
杨排凤(白)尔等四面拦挡。

(四青衣鬼同允。焦赞上。杨排凤、焦赞同起打,焦赞抛棍卧地,四青衣鬼同下。孟良上,扶焦赞。)
杨排凤(白)二爷,咱们再战几合!

焦赞(白)慢来,慢来。我与排凤比试,这上三路、中三路、下三路、棍如旋风一般,只有招架之功,无有还手之力,这排凤是一个好的,好的!

(焦赞蹲。)
孟良(白)贤弟,你可是服了她么?

焦赞(白)我服了,排凤真真是个好的!

孟良(白)你可曾记得打赌之事么?

焦赞(白)打赌之事?什么打赌之事呀?

孟良(白)你曾在帐中言道,若胜不过排凤,情愿与她磕头,叫声干娘。

焦赞(白)哪里有这等事!我服了她也就完了。

孟良(白)他竟要耍赖起来了。

启元帅:焦赞不肯与排凤施礼。

杨延昭(白)待本帅问来。

贤弟,排凤的武艺如何呀?

焦赞(白)排凤的棍法高强,俺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排凤是个好的。

杨延昭(白)既是好的,你就该上前陪礼。

焦赞(白)要俺陪礼。

孟良(白)着呀,向前去叩头。

焦赞(白)叫什么?

孟良(白)叫干娘呀!

焦赞(白)我实在不能叫。

孟良(白)启元帅:焦赞违令。

杨延昭(白)他既不肯叫——

排凤,再与我打!

焦赞(白)慢来,慢来。只是我叫不出口。

二哥,你替我叫了罢!

孟良(白)愚兄在天波府中,早就偏过了!

焦赞(白)只是我叫不出口,如何是好?

孟良(白)我交给你一个方儿。

焦赞(白)你交给我什么方儿?

孟良(白)就比作那老母鸡下蛋,把脸儿一红,就叫出来了。

焦赞(白)排凤,我的干娘呀!

杨排凤(白)喂!

焦赞(白)真真的晦气呀!

杨延昭(白)后帐排宴,与排凤接风。息兵三日,大战韩昌。

孟良、
焦赞(同白)遵命。

(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