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一捧雪》剧本唱词

京剧《一捧雪》又名:《审头刺汤》《反复小人》剧本唱词

角色

陆炳:末
雪艳:旦
汤勤:丑
戚继光:外
衙役甲:净

剧情

上半本为陆炳汤勤复审人头,勘验真假。下半本乃莫雪娘会意伪嫁汤裱褙,成亲之夕,怀刃刺汤裱褙仇。《审头刺汤》,按莫成既代主替死,被戮蓟州后,严嵩命戚继光将头解京,令汤裱褙验视。汤裱褙察得非莫怀古真头,即直告严嵩。严嵩大震怒,立交刑部陆炳,提集戚继光雪娘及当时行刑刀斧手等一干人证,严密复讯,并令汤裱褙亦到堂督察。然诸人供词皆同,绝无破绽。陆炳拟诘讯复严,汤裱褙坚执不允,谓诸人皆串供朦听。陆炳与力争辨,汤裱褙不可,甚至欲诬陆炳通同。正争执间,忽朝旨下,命陆炳出斩他盗犯,陆炳乃将诸人证悉他押,唯留雪娘一人在,命汤裱褙代行盘诘。盖故与汤裱褙可乘之间,而阴伺其行为,以觇汤裱褙本心。讵意汤裱褙见四下无人,果向雪娘陈述思慕之情,且挟此案为求婚地。雪娘芳心自计,知既有挟而来,苟不遂其私,则非徒己一身无幸,即戚继光一干人,恐亦皆不免,因伪诺之。迨陆炳事毕返,汤裱褙果即改词称人头非伪,无待再讯,惟要求案定后雪娘当给彼为妾。陆炳早烛其奸,惟欲图脱诸人冤,而使案速结,故许之。及临行,陆炳暗授雪娘意,雪娘会悟去。既而私愿既得遂,乃乐极。酩酊入洞房,遂为雪娘刺死。雪娘亦即自刎,以明其志。

注释

此出在《搜杯追捕·莫成代戮·蓟州堂》之后。其后本为《雪杯圆》,即莫怀古生还也。此剧相传为明季苏浙间故事,昆班中久已编演,近海虞有镇集名莫城者,或谓即莫成之故里也。

京剧《一捧雪》剧本唱词

【第一场】
(陆炳上。)
陆炳(引子)身受皇恩禄,千钟品为尊。 

(念)自幼读书贯古今,紫袍钦赐享太平。圣上宠爱严阁老,不用吹详绣五刑。

(白)下官陆炳,在嘉靖驾前为臣,官居锦衣卫九堂前程。莫仁兄进京补官,酒醉冒犯严公,斩首冀州,人头不明。今日发在本院台前审问,汤勤必要来拿我之成错。来,伺候。

汤勤(内白)汤老爷到。

手下(白)汤老爷到。

陆炳(白)说来他就来了。本当下个“请”字,又恐他消受不起。且看严公分上,请。

手下(白)请。

(汤勤上。)
汤勤(念)只为人头事,慌忙到此间。

(白)大人!

陆炳(白)少礼。请坐。

汤勤(白)不敢坐。

陆炳(白)且看严公分上。

汤勤(白)提起严府二字,倒要坐坐。

陆炳(白)请问汤老爷,莫非前来拿我的错处么?

汤勤(白)告辞。

陆炳(白)为何去而太急?

汤勤(白)卑职到此,一言未发,怎说错处?

陆炳(白)同审人头一事,还要先生指教。

汤勤(白)这个自然。

陆炳(白)传严府二校尉。

(手下招二校尉同上。雪艳、戚继光同上。)
雪艳、
戚继光(同白)叩见大人。

手下(白)禀爷:人犯到齐。

陆炳(白)听点:犯官戚继光、犯妇雪艳下去。

(雪艳、戚继光同下。)
陆炳(白)严府二校尉,莫爷在哪里拿获?

二校尉(同白)在西门外柳林下拿获。

陆炳(白)什么时候?

二校尉(同白)黄昏时候。

陆炳(白)怎么进城?

二校尉(同白)叫开城门,劈开关闸,击了戚大人堂鼓。

陆炳(白)黄昏时斩人不便。

二校尉(同白)戚大人说了:此事大了,写个担代。

陆炳(白)怎么担代?

二校尉(同白)头门之外,仪门之内,差一兵丁,将小房外面下锁,里边加闩。次日五鼓天明,看着绑,看着斩,人头打入囚桶,回复严爷。

陆炳(白)下去。传戚继光。

(二校尉同下。戚继光上。)
戚继光(白)大人。

陆炳(白)汤大人,想戚继光也是个阃外八台前程,这人头无非连累,与他个坐位。

汤勤(白)但凭大人。

陆炳(白)戚继光,汤老爷赐你个坐位,日后要记得他。

戚继光(白)谢汤老爷。

陆炳(白)严府二校尉,追拿莫爷,在哪里拿获?

戚继光(白)在西门外,柳林之下拿获。

陆炳(白)什么时候?

戚继光(白)黄昏时候。

陆炳(白)怎么进城?

戚继光(白)叫开城门,劈开关闸,击了堂鼓。

陆炳(白)黄昏时候,斩人不便。

戚继光(白)要个担代。

陆炳(白)怎么担代?

戚继光(白)头门之外,仪门之内,差个兵丁,将小房外面上锁,里边加闩,锁上加封。次日五鼓天明,看着绑,看着斩,人头打入囚桶,回复严爷。

陆炳(白)下去。

(戚继光下。)
陆炳(白)汤老爷,人头是真的。

汤勤(白)怎见得?

陆炳(白)他四人口供,俱是一样。

汤勤(白)大人,此言差矣。想他四人,日间并马而,夜来同宿而眠,乃是串通口供,欺瞒大人。

陆炳(白)如此又有一个审法。

汤勤(白)怎么审法?

陆炳(白)前日监斩人头未曾发回,一概摆在丹墀,莫爷人头,也放在其内。雪艳若认得人头,便是真的。

汤勤(白)大人高才。

陆炳(白)传雪艳。

(手下招雪艳上。)
雪艳(白)大人。

陆炳(白)你夫君人头,现在丹墀,抱来见我。

雪艳(白)知道了。

(雪艳抱头。)
陆炳(白)下去。

(雪艳下。)
陆炳(白)人头是真的。

汤勤(白)怎见得?

陆炳(白)丹墀无数人头,雪艳不抱。单单抱了他丈夫的人头痛哭,岂不是真的?

汤勤(白)大人,她好有一比。

陆炳(白)比什么?

汤勤(白)猫儿哭鼠——假慈悲。

陆炳(白)两边衙役为何掉下泪来?

汤勤(白)他们也好有一比。

陆炳(白)比什么?

汤勤(白)圣贤看兵书——替古人耽忧。

陆炳(白)先生为何不哭?

汤勤(白)又不是我亲,哭他怎的?

陆炳(白)莫爷他待你如何?

汤勤(白)情爱不薄。

陆炳(白)既是待情不薄,何不说人头是真?

(二黄摇板)得恩不报非君子,

反把恩情当作仇。

汤勤(白)告辞。

陆炳(白)哪里去?

汤勤(白)回复严爷。

陆炳(白)严爷问道?

汤勤(白)说陆大人糊里糊涂落了案。

陆炳(白)严爷是狼?

汤勤(白)不是狼。

陆炳(白)是虎?

汤勤(白)不是虎。

陆炳(白)既不是狼虎,难道吞噬我陆炳不成?

汤勤(白)不会吃人,他所下之官,也要惧怕三分。

陆炳(白)那么又有个审法。

汤勤(白)怎么审问?

陆炳(白)传戚继光。

(戚继光上。)
戚继光(白)有。

陆炳(白)此区区之事,问得不明。来,看刑。

官员(内白)圣旨下。

陆炳(白)带下去。

(戚继光下。)
陆炳(白)先生,还是接旨,还是审问?

汤勤(白)接旨为尊。

陆炳(白)请至书房。

汤勤(白)是。

(汤勤下。)
陆炳(白)开。

(官员上。)
官员(白)旨下:十三名犯官,命陆炳在乔田出决,旨毕谢恩。

(官员下。)
陆炳(白)有请汤先生。

(汤勤上。)
汤勤(白)圣旨到来何事?

陆炳(白)十三名犯官,命老夫监斩。

汤勤(白)监斩的事大。

陆炳(白)将雪艳吊在西廊,你可背问。

汤勤(白)领命。

(汤勤下。戚继光上。)
陆炳(白)戚继光,你随我轿后,看老夫监斩。

戚继光(白)是,开道。

(陆炳、戚继光同下。)
汤勤(白)陆大人去了,我且到西廊偷观。

(雪艳上。)
雪艳(白)那边来的可是汤先生?

汤勤(白)便是。

雪艳(白)人头分明是真的,怎说是假的。

汤勤(白)你从我一点心事,就说是真的。

雪艳(白)件件依你。

汤勤(白)嗳呀,娇娇吓!

(陆炳暗上。)
陆炳(白)先生。

汤勤(白)大人回来了。

陆炳(白)你可复审么?

汤勤(白)审得人头是真。

陆炳(白)先生才说一句有良心话。

汤勤(白)小子是有良心的。

陆炳(白)二校尉?

汤勤(白)消票无事。

陆炳(白)戚继光?

汤勤(白)原任为官。

陆炳(白)雪艳发回原郡。

汤勤(白)唔,人头是假。

陆炳(白)告便。

看汤勤有仆纳主妻之意。哦,有了。

先生,我将雪艳送在你衙内居住。

汤勤(白)仆纳主妻,万人叫骂。

陆炳(白)有正便为偏。

汤勤(白)谢大人。

陆炳(白)少时送过衙来。

汤勤(白)告辞了。

(汤勤下。)
陆炳(白)传雪艳。

(雪艳上。)
雪艳(白)大人如何发落?

陆炳(白)把你断与汤勤去了。

雪艳(白)夫仇未报,怎肯依从。

陆炳(白)有志气。老夫与你车斤两字解来。

雪艳(白)知道了。

陆炳(白)下去。

雪艳(二黄摇板)陆老爷才高,

好叫我藏杀人刀。

(雪艳下。)
陆炳(白)你们各斗三分银子,恭贺汤勤。将他灌醉有赏。

(手下下。)
陆炳(白)请戚老爷。

(戚继光上。)
戚继光(白)仁兄人头如何发落?

陆炳(白)严府来人,消票无事。

戚继光(白)小弟?

陆炳(白)原任为官。

戚继光(白)雪艳?

陆炳(白)断与汤勤。

戚继光(白)哪有仆纳主妻之理?

陆炳(白)是一计。

(二黄摇板)雪艳好比貂禅女,

汤勤好比董卓身。

我定下王允连环计,

此计定要害奸人。

戚继光(二黄摇板)我服仁兄真妙才,

他将此事落了胎。

八台总兵依然在,

可叹莫成无葬埋。

辞别仁兄下月台,

三日后专听报马来。

(戚继光下。)
陆炳(二黄摇板)汤勤枉作黄杨梦,

要想成亲万不能。

(陆炳下。)
【第二场】
(〖起初更鼓〗。)
雪艳(内二黄导板)听樵楼打罢了初更时候,

(雪艳上。)
雪艳(二黄原板)身不定来坐不宁。

我老爷在原郡何等安静,

做什么官来管什么民。

悔不该收了汤勤贼,

笼中养虎反伤身。

人头不像老爷样,

连累八台戚大人。

一步儿来在洞房口,

管叫贼子一命丧归阴。

(汤勤、二衙役、手下同上。)
汤勤(二黄原板)人逢喜气精神爽,

月到中秋分外明。

(白)前去叫门。

雪艳(白)是哪个?

手下(白)汤老爷到。

雪艳(白)哪个汤老爷?

手下(白)汤勤老爷到。

雪艳(白)不晓得。

手下(白)老爷他不晓得。

汤勤(白)拿斧将门劈开。

雪艳(白)不要如此,开门就是。

汤勤(白)回避了。

(二衙役同下。)
手下(白)拿银子把我。

汤勤(白)明日衙前来领。

手下(白)不知你明日在不在。

(手下下。)
汤勤(白)娘子有礼。

雪艳(白)请坐。

(二衙役同上。)
二衙役(同白)各斗三分银子,恭贺汤先生。

来此已是。开门。

雪艳(白)外面有人叫门。

汤勤(白)退下。

衙役甲(白)恭喜汤老爷。该死该死!

汤勤(白)你们做什么?

衙役甲(白)今的死日,各斗三分银子,也好打杯茶,你吃了好死。

汤勤(白)我不会吃酒。

衙役甲(白)今日喜酒,不会也要吃两杯。

汤勤(白)不吃。

衙役甲(白)不赏人的脸面。你不知雪艳什么人?

汤勤(白)不知道。

衙役甲(白)是个。他嫖得我也嫖得!

汤勤(白)不必如此。吃酒就是。

衙役甲(白)拿酒来。

你们一个个都要敬他三杯。

(汤勤喝酒。)
汤勤(白)吃不得了。

衙役甲(白)醉了。你们下去。

雪娘子听了:有钢刀一把在此,报仇也在你,不报仇也在你。你想活命万不能。

(二衙役同下。)
雪艳(白)汤老爷睡罢。

汤勤(白)你就要来。

雪艳(白)就来。

(汤勤睡。)
雪艳(白)汤老爷,汤勤。

且住,此贼竟已睡着。此仇不报,等代何时。贼子吓!

(二黄原板)骂声贼子太不仁,

害我一家两离分。

手执钢刃将你刺,

誓叫你狗命丧残生!

(雪艳杀汤勤。)
雪艳(白)且住。夫仇已报,待我逃走了罢。我想夜静更深,浑身是血,叫我逃往哪里去?不免拜谢夫君,寻个自尽。

(〖牌子〗。雪艳自刎,下。二衙役、手下同上。)
衙役甲(白)众兄弟前去看看。

手下(白)只怕他们和睦了。

衙役甲(白)吓,睡在地下。

手下(白)哈哈哈,死了。

衙役甲(白)他两下有仇,雪艳把他杀了。

手下(白)雪艳怎么死了?

衙役甲(白)汤勤还饶了她。爬起来把她杀了。

手下(白)人死不能复生,不是的。

衙役甲(白)我想雪娘子:刺死汤勤,心内想走,又走不动,手拿一把钢刀,待我自尽了罢。

(衙役甲杀手下。)
衙役甲(白)老人家。哈哈哈,也死了!我们把尸首一起抛下。

(〖尾声〗。二衙役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