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赤壁鏖兵》【二本】剧本唱词

京剧《赤壁鏖兵》【二本】又名:《激权激瑜》剧本唱词

角色

诸葛亮:老生
周瑜:小生
孙权:净
鲁肃:老生
张昭:老生
黄盖:净

剧情

鲁肃引诸葛亮与孙权相见,事先叮嘱不可实言曹操兵多将广。但当孙权问及曹兵虚实时,诸葛亮却夸大曹军实力。孙权问诸葛亮如何应敌,诸葛亮答称:“若自度能与曹操抗衡,不如早与之拒,如若不能,不如依张昭等主意早日投降。”孙权反问:“刘豫州何不降曹?”诸葛亮云:“齐国田横不过一壮士,尚且守义不辱,何况刘豫州乃汉朝宗室,奇才盖世,众望所归,岂肯降曹?”孙权大怒,以为诸葛亮有意相轻,拂袖而入。鲁肃责诸葛亮不听劝告。诸葛亮反怪孙权不能容物。鲁肃乃再请孙权与诸葛亮相见,二人畅谈,诸葛亮将曹兵虚实一一剖明,并表示愿同心破曹。孙权大喜,约诸葛亮相助。事为张昭等所闻,因劝孙权勿受诸葛亮利用。孙权又举棋不定,入宫见母,言及当前窘状。孙母告以孙策临终曾言:内事不决问张昭,外事不决问周瑜。孙权乃使鲁肃迎周瑜回朝。鲁肃既见周瑜,告以文武百官议论纷纭,孙权犹豫未决,已约诸葛亮共计此事,周瑜即请邀诸葛亮相见。周瑜回朝,众官纷纷对之陈述己意。周瑜虚与周旋。及见诸葛亮,周瑜诈称欲降,诸葛亮随声附和,并云只消将乔公二女送与曹操,即可保江东无事。周瑜怪问其故,诸葛亮将曹植《铜雀台赋》中“揽二乔于东南兮”一句告之,并朗诵一遍。周瑜大怒,誓杀曹操,并告以二乔已归孙策与己。诸葛亮佯作不知,慌忙谢罪。周瑜请诸葛亮协助一同破曹,诸葛亮当即应允。周瑜忌诸葛亮之才,有相害之意。鲁肃劝阻。周瑜乃使诸葛瑾前往说降,诸葛亮反劝诸葛瑾同事刘备。诸葛瑾无奈,乃实告周瑜。孙权与周瑜相见,周瑜斥张昭等为迂儒之论,极言江东开国已历三世,岂可轻弃?并将曹操所犯兵家之忌,一一说明,孙权乃决心拒曹,并拔剑砍断案角,声称:有再言降者与此案同。

注释

清同治、光绪年间四大徽班中之三庆班卢胜奎先生曾将《三国演义》中刘表托孤至取南郡一段故事编成轴子戏三十六本,每年露演一次,每演必红遍都门,传得盛赞。《赤壁鏖兵》为其中之八本,从曹操兴师南下至败走华容止,包括《舌战群儒》、《激权激瑜》、《临江会》、《群英会》、《横槊赋诗》、《借东风》、《烧战船》、《华容道》。这八本戏在三十六本三国戏中所占分量颇重,更因此剧结构严谨、情节动人,演来很受欢迎。
这戏经萧长华先生参考《三国演义》进行删润、校勘。在历次教学与演出中,随教随修、随演随改,现已成为流行名剧。

京剧《赤壁鏖兵》【二本】剧本唱词

【第一场】
(四太监引孙权上。)
孙权(引子)虎踞东吴,承霸业,恨贼侵吾。 

(念)碧眼紫髯貌魁梧,独霸江东立帝都。杀却曹瞒遂孤意,方显男儿大丈夫。

(白)孤,姓孙名权字仲谋。承父兄之基业,执掌江东六郡八十一州。可恨曹操统领雄兵,直抵汉上,有吞并江东之意。写来檄文,邀孤会猎。也曾命鲁肃去往江夏,探听虚实,怎么还不见回信?正是:

(念)文降武战意不定,未决他意破曹兵。

鲁肃(内白)嗯哼!

(鲁肃上。)
鲁肃(念)探听江夏事,回报吴侯知。

(白)臣鲁肃参见,吴侯千岁。

孙权(白)罢了。

鲁肃(白)千千岁。

孙权(白)探听江夏虚实如何?

鲁肃(白)臣往江夏探听虚实,有一人深谋智广,引来见主。

孙权(白)什么人?

鲁肃(白)乃诸葛瑾之弟,诸葛亮在此。主公一问便知虚实。

孙权(白)敢是卧龙先生?

鲁肃(白)正是。

孙权(白)请来一见。

鲁肃(白)有请孔明先生!

(诸葛亮上。)
诸葛亮(念)全凭三寸不烂舌,打动图王霸业人。

鲁肃(白)先生,吴侯有请。

诸葛亮(白)有劳引山人相见。

鲁肃(白)先生见了我主,切不可实言曹操兵多将广。

诸葛亮(白)是。亮自见机而变,决不有误。

鲁肃(白)请。

诸葛亮(白)臣,诸葛亮参见吴侯千岁。

孙权(白)先生少礼,请坐。

诸葛亮(白)谢坐。

(孙权向鲁肃。)
孙权(白)坐下。

鲁肃(白)谢坐。

孙权(白)多闻子敬谈足下之才,今幸得相见,敢求教益。

诸葛亮(白)亮不才无学,有辱明问。

孙权(白)足下近在新野,辅佐刘豫州与曹操决战,必深知彼军虚实。

诸葛亮(白)吾主兵微将寡,新野县小无粮,安能与曹操相持?

孙权(白)曹军共有多少?

诸葛亮(白)唔,马步水军,约有一百余万。

(鲁肃愣。)
孙权(白)莫非是诈乎?

诸葛亮(白)非诈也。曹操就兖州已有青州军二十万;平了袁绍又得五六十万;中原新招之兵三四十万;又收荆州之兵二三十万:以此计也,不下一百五十余万。亮以百万言之,恐惊江东之士耳!

鲁肃(白)嗯……

孙权(白)曹操部下战将,还有多少?

诸葛亮(白)足智多谋之士,车载斗量;能征惯战之将,何止一二千员!

孙权(白)今曹操平了荆楚,复有远图之意乎?

诸葛亮(白)他今沿江下寨,准备战船,不欲图江东,而待图何地?

孙权(白)若彼有吞并之意,战与不战,请足下为我一决。

诸葛亮(白)亮有一言,恐吴侯不能听从。

孙权(白)愿闻高论。

诸葛亮(白)今曹操新破荆州,威震海内,纵有英雄,无用武之地,故豫州遁逃于此。愿将军量力而处之。若能以吴、越之众,与中原抗衡,不如早与之绝;若其不能,何不从众谋士之论,安兵束甲,北面而事之。

孙权(白)岂有此理!

诸葛亮(白)将军外托服从之名,内怀疑贰之见,事急而不断,祸至今日矣!

孙权(白)诚如君言,你主刘豫州他为何不降曹?

(鲁肃作势。)
诸葛亮(白)昔田横齐之壮士耳,犹守义不辱。况刘豫州帝室之胄,英才盖世,众士仰慕?事之不济,此乃天也,又安能屈处人下乎?

孙权(白)噫!

(西皮摇板)听他言不由孤怒气难忍,

把孤王当作了无能之人。

若不看江东客我定要责问,

(孙权下。)
鲁肃(白)哎!

(西皮摇板)不由得鲁子敬怒气不平。

过江来曾把话对你言论:

见吴侯且莫说曹操多兵。

再三地嘱咐你如何失信?

这件事你真真对不住人。

(白)哎,先生,你何故出此言语?幸是吴侯宽宏大度,不即面责。先生之言,你藐视我主诸侯。

诸葛亮(笑)哈哈哈……

(白)大夫,你主何故如此不能容物耳?

鲁肃(白)怎么?

诸葛亮(白)我自有破曹之计,可他不问我,我何必言说;怎么反责我藐视于他?

鲁肃(白)哎呦哎呦,你还有如此做作。

诸葛亮(白)我观曹操虽百万之众,犹如一群蝼蚁耳。但我一举手,则为齑粉矣!

鲁肃(白)你果有良策,我便请主公求教。

诸葛亮(白)但凭。

鲁肃(白)有请主公。

(孙权上。)
孙权(白)何事?

鲁肃(白)主公为何退入?

孙权(白)孔明欺吾太甚。

鲁肃(白)臣亦以此责孔明,孔明反笑主公不能容物,破曹之策,孔明不可轻言。主公何不求之?

孙权(白)唔,原来孔明以言词激我也。我一时浅见,几误大事。

啊先生,孤适才冒渎威严,幸勿见罪。

诸葛亮(白)亮言语冒犯,望乞恕罪。

孙权(白)岂敢岂敢,请先生到后堂叙话。

诸葛亮(白)请。

(孙权、鲁肃、诸葛亮同走圆场,四太监同上,同献茶。)
孙权(白)请问先生有何良策,早指教我。

孔明(白)我看将军内怀疑忌,意有未决,恐惧曹操势大,不敢抗拒耳。

孙权(白)哎呀先生哪!非孤胆怯,曹操平生所恶者:吕布、刘表、袁绍、袁术、刘豫州与孤耳。今群雄已灭,独你主豫州与孤尚在。孤不能以全吴之地,受制于人。吾计决矣。非刘豫州莫与当曹贼;然你主新败之后,安能抗此难乎?

诸葛亮(白)我主虽则新败,然关公犹率精兵万人,刘琦领江夏战士,亦不下万人。曹操虽然势大,且北军不习水战。荆州士民附曹操者,迫于势耳,非本心也。今将军诚能与我主协心同力,破曹军必矣。曹军破,必北还,则荆、吴之势强,而鼎足之形成矣。成败之机,在于今日,唯将军裁之。

孙权(笑)哈哈哈……

(白)先生之言,顿开茅塞。吾意已决,更无他疑。即日商议出兵,共灭曹操。烦先生助孤一臂之力。

诸葛亮(白)愿为参谋效用。

孙权(白)子敬,请孔明先生于馆驿歇息。

鲁肃(白)遵命。

诸葛亮(白)告退。

孙权(白)请。

鲁肃(白)哎先生,我再三嘱咐于你,不可实言曹操兵多将广,你怎么反倒多说出来了?

(诸葛亮哑笑。)
诸葛亮(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