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双钉记》剧本唱词

京剧《双钉记》剧本唱词

角色

白金莲:花旦
胡能手:丑
贾有礼:丑
债主:丑

剧情

按本剧曲本所称,系一成衣匠胡某之妻,名白金莲,素与绸缎商贾有礼有染。胡某所设成衣铺又生意寥寥,家计甚艰窘,因之白金莲时常吵闹,常言欲与离异。既而欺胡某暗弱无能为,遂久蓄意欲谋毙胡某,以图与贾有礼作长久计。日者乘胡某工作醉归,适贾有礼在,遂迫贾有礼助同谋胡某,贾有礼初不允,白金莲则以讹罪嫁祸要挟之。贾有礼无奈,卒被胁助成其恶。白金莲计甚阴狡难测,盖以铁钉从脑后发髻钉入而致其命也。本剧即演到此谋毙为止。

注释

惟按是剧,应重在后本平反冤狱一段,方与“双钉”二字之剧名相称,且于剧情亦无憾。若谓仅此而已足焉,则未免使人徒震其名。正曲者其以为何如?前见路三宝演此出,其一种凶悍之态,形容颇能尽致。此剧后本折狱一事,人均谓为阎罗包老之事,而或说则以为是元代姚忠肃公故事,兹不赘言,俟后本当为详考。

【第一场】
(白金莲上。)
白金莲(念)生来命运蹇,终日受煎熬。 

(白)奴家白氏金莲,许配胡能手为妻。吃亦不得吃,穿也没得穿,外头欠了不少的帐,天天有人上门要账。他怎么老不死,等他死了我就好。

(债主上。)
债主(白)开门!

白金莲(白)是哪个?

债主(白)是我。

白金莲(白)何事?

债主(白)你丈夫欠我的钱,今天要了。

白金莲(白)大爷,我丈夫不在家,你的钱过了月底,二十五、六,一准送来。

债主(白)你要送来的吓。

(债主下。)
白金莲(白)慢走不送。

你们看看,有人前来要账,他睡到这个,还不起来。

我说你该起来罢!

(胡能手上。)
胡能手(数板)家住安徽石碑街,讨个老婆会卖乖。前门开的裁缝铺,后门又把窑子开。这个买卖不发财,只是活该真活该。

(白)老婆,叫你老子出来什么事?

白金莲(白)你睡到这个时候,有人来要账,你可晓得?

胡能手(白)哪一个问老子要钱?

白金莲(白)你欠人家钱的么!

胡能手(白)老子不欠钱。

白金莲(白)你不欠钱,王八蛋欠人家的钱!

(院子上。)
院子(白)开门!

胡能手(白)老婆,有人来了。你说老子不在家。

白金莲(白)我说你在家。

院子(白)胡能手,张老爷叫你去做袍子套子。

胡能手(白)晓得了。

院子(白)你快去。

(院子下。)
胡能手(白)老婆,我老子要发财了。张老爷叫我去做袍子套子,你把我的家伙熨斗拿过来。

白金莲(白)家伙在这里。你有钱回来,若是无钱么,你就死在外面,不要回来呢。

胡能手(白)老子有钱无钱总要回来的。

白金莲(白)你没有钱,我要与你散荡。

胡能手(白)你要同老子散荡,什么叫做“散荡”?

白金莲(白)你几时回来?

胡能手(白)老子不晓得几时回来。

白金莲(白)你不晓得么,你就与我死了出去罢!

(白金莲下。)
胡能手(白)这个娘卖毴的!她要同老子散荡,思想起来,好不命苦也!

(西皮摇板)我今低头来暗想,

可恨父母做事差。

三十六行都好做,

为什么叫我学裁缝?

(胡能手下。)
【第二场】
(贾有礼上。)
贾有礼(西皮摇板)酒不醉人人自醉,

色不迷人人自迷。

(白)我,贾有礼。在四马路口开了一个绸缎铺。只因胡能手,欠我一匹湖绉的钱,老不还我。他的老婆,生来不错。不免待我前去。胡能手在家,我只说要钱;倘若他不在家,我与他老婆眉来眼去,如若此事成功,这乃是我父母的阴功、祖上的德行也。

(西皮摇板)三步当做两步走,

一步来到他家门。

(白)大嫂开门!

(白金莲上。)
白金莲(西皮摇板)忽听门外有人声,

待我开门看分明。

(白)是哪个叫门?

贾有礼(白)是我。

白金莲(白)原来是贾大爷。我丈夫不在家,你不要上门要账。我丈夫说,过了二十五、六,一准送来。你慢走吓,我不送你了。

贾有礼(白)你怎么叫我走?

白金莲(白)你不晓得,我这样说么,间壁街坊听见,他们当你走了。

贾有礼(白)你这一套,真真有的。

白金莲(白)我没有这点肚才,怎能做内掌柜的。

贾有礼(白)大嫂你好。我不在这里,你们夫妻二人可曾吵闹么?

白金莲(白)哎,大爷吓!

(西皮摇板)自从大爷出门后,

天天打骂我难做人。

(白金莲哭。)
贾有礼(白)你不要哭,明天把他几百两银子,叫他到别处开裁缝铺去。

白金莲(白)你出门到哪里去的?

贾有礼(白)我到广东省去的,带了许多好东西来送你。

白金莲(白)什么好东西?

贾有礼(白)眼镜子,百家锒,大烟枪,你看好不好?

白金莲(白)这些东西,你自己留着吧。

贾有礼(白)我今天回来,要高兴高兴。

白金莲(白)什么叫高兴?你快出去,我要叫呢。

贾有礼(白)哎呀我的妈吓!你不要叫,我出去呢。

白金莲(白)你回来。

贾有礼(白)做什么?

白金莲(白)你同你闹白相的。如此你我睡去吧。

贾有礼(西皮摇板)今日好比七月七,

白金莲(西皮摇板)牛郎织女会佳期。

(白金莲、贾有礼同进帐。胡能手上。)
胡能手(西皮摇板)放开大步往前进,

不觉来到自家门。

(白)张老爷待我老子真真好,请我吃了大碗酒大块的肉,还把我一吊钱。我要回家了。你们看看,青天白日把门关上,成什么样儿,待我来叫门。

老婆开门,老婆开门!

(白金莲出帐。)
白金莲(白)哪个叫门?

胡能手(白)我老子回来了。

白金莲(白)来了。

贾有礼(白)哎呀,你丈夫回来了。叫我怎么好?

白金莲(白)你不要害怕,睡在床上,待我前去开门。

胡能手(白)你快开门,吓,老子回来呢。

(白金莲开门。)
白金莲(白)进来。

胡能手(白)老子就进来了。

白金莲(白)你怎么回来了?

胡能手(白)老婆,张老爷待老子真真好。袍子套子做好了,他请我吃了大碗的酒、大块的肉,还把我一吊钱。

白金莲(白)钱拿来。

胡能手(白)慢来。你说道要同老子散荡,就散荡!

白金莲(白)我与你闹着玩的,我怎么舍得你这好样子吓。

胡能手(白)你不要灌迷汤,钱么你拿过去。老婆,今天老子要到你房里睡去,要高兴高兴。

白金莲(白)你今天在房外头睡吧,我的肚子痛,不能高兴。

胡能手(白)老婆,这顶帽子是贾有礼这个养的么?

白金莲(白)不是的。他们叫我做样子的。你睡吧。

胡能手(白)老婆,我同你夫妻一场,你要快点吓。

白金莲(白)你快睡吧。

胡能手(白)我睡吧,咳咳,

(念)我今天脱下鞋和袜,不知明天穿不穿。

(白)哎,祖宗吓!祖宗吓!

白金莲(白)你睡吧,睡好,我与你盖上,好好的睡。

嘿,你快出来吧!

(贾有礼出帐。)
贾有礼(白)哎呀,我心里好害怕,你开门,我要回去了。

白金莲(白)什么,你要回去?

贾有礼(白)我要回去。

白金莲(白)好容易他睡在外面,你倒要回去了。

贾有礼(白)我不回去有什么事?

白金莲(白)叫你把他害死了。

贾有礼(白)哎呀我的妈呀,我从来么没有害过人。待我快快回去吧。

白金莲(白)好吓,你只管回去,我今晚把他害死,明日只说你叫我把他死的,看你往哪里跑?

贾有礼(白)哎呀,你不要害我。

白金莲(白)不要回去,帮着我。你去拿钉过来。看我的,你走开。

(贾有礼抖。)
白金莲(白)待我动手。

(白金莲钉,胡能手死。)
白金莲(白)你看见没有,我为你把他害死,你我做一个长头夫妻。

贾有礼(白)好了好了,我要回去了。

白金莲(白)慢走,我问你,几时来接我到你家去?

贾有礼(白)过了三七二十一天,我来接你。

白金莲(白)你不要忘了。

贾有礼(白)我不能忘的,你快开门,让我走吧。

(白金莲开门,贾有礼下。)
白金莲(白)害个把人,算不了什么,待我假意哭起来。

哎呀我的夫吓,夫吓!

(四乡邻同上。)
四乡邻(同白)大嫂子为什么啼哭?

白金莲(白)我丈夫死了。

四乡邻(同白)什么毛病死的?

白金莲(白)昨晚急病死的。

四乡邻(同白)总要请个阴阳开开亡榜。

白金莲(白)兄弟,我家里没有人,你替我去请吧。

乡邻甲(白)待我去。

我说阴阳先生可在家么?

(阴阳先生上。)
阴阳先生(白)不在家。

乡邻甲(白)不在家为什么说话?

阴阳先生(白)人不在家嘴在家。

乡邻甲(白)好,你就把嘴请出来吧。

阴阳先生(白)我连嘴连人都出来呢。你家里死了什么人?

乡邻甲(白)不是的,间隔的裁缝胡能手死了。

阴阳先生(白)他是个好人,从来没有死过,这是头一回死,待我去。

乡邻甲(白)有劳你了。

阴阳先生(白)大嫂子。

白金莲(白)阴阳先生。

阴阳先生(白)死人在哪里?

白金莲(白)在这里。

阴阳先生(白)大嫂子,你好大的胆子。

白金莲(白)什么事?

阴阳先生(白)不是别的,我讲你一个人在这里怕不怕。我问你,他今年多大年纪?

白金莲(白)四九三十六岁。

阴阳先生(白)几月里生的?

白金莲(白)五月初五日午时。

阴阳先生(白)好厉害的时辰。大嫂子你听着:他这人心是直的,欢喜戴高帽子的,走的是竹节运,脾气毛松松的,后来有两子送终。你拿去盖在面上,我要去了。

(阴阳先生下。)
白金莲(白)不送你了。兄弟,你帮着我一同扛下去吧。

(四乡邻扛胡能手同下,白金莲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