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落花园》剧本唱词

京剧《落花园》又名:《杏元和番》《二度梅》剧本唱词

角色

陈杏元:正旦
邹云英:旦
邹母:老旦

剧情

唐德宗时,卢杞为相,权倾朝野,惟以陷害忠良为事。时吐谷浑入寇,卢杞使陈杏元之父,拒之雁门关。因兵力单薄,大败。卢杞请唐德宗将其女杏元赐予番王求和,以赎丧师之罪。杏元已许字梅生,其父迫于君命,不得已允之。杏元痛哭就道,至落雁坡,投澜图尽。有神人化作旋风,吹至河南节度使邹伯符家园。适邹女云英游园见之,细询来历,杏元恐泻露机关,复遭不测,遂改名汪月英。邹女怜其漂泊无依,请母收为义女。邹母喜纳之。后卢杞事败,有名将浑瑊李晟等,大败吐谷浑,而杏元仍归梅生偕老焉。

(邹云英、丫鬟同上。)
邹云英(引子)风吹铃儿响,荷花开满塘。 

(念)闺阁不知愁,二八衣装上翠楼。身在秀房学针黹,侍奉老母到白头。(邹云英坐下。)

邹云英(白)奴家邹云英。爹爹邹伯符,现任河南八府巡按。母亲诰封夫人。是我未曾随父到任,在家闷闷不乐。

丫鬟,带路花园。

丫鬟(白)是。

邹云英(西皮慢板)老爹爹在朝中官居爵禄,

我母亲受诰封在家享荣华。

耳边厢又听得风声响落,

(陈杏元上,矮坐地下。)
邹云英(西皮慢板)叫丫鬟看分明细对我说。

丫鬟(白)启禀小姐:花园中有了妖怪了。

邹云英(白)有这等事?待我看来。

哪里是妖怪,那旁边是一顽石,你我坐在一旁,听她讲些什么。

陈杏元(白)苦吓!

(反二黄慢板)陈杏元身投在落雁坡下,

耳边厢又听得走石飞砂。

猛然间睁开眼太湖石下,

那一旁坐定了观音菩萨。

适才间奴投澜一心无假,

昏沉沉也不知落在谁家?

邹云英(白)你不是妖魔鬼怪?

陈杏元(反二黄慢板)本非是妖魔怪休要惊怕,

邹云英(白)你不是妖魔鬼怪,你是甚等样人?

陈杏元(反二黄慢板)奴本是落难人奔走天涯。

邹云英(白)听你之言,你是被难之人,意欲带你去见我家母亲。

陈杏元(白)但凭小姐。

邹云英(白)丫鬟带路。

(西皮摇板)她本是落难人来到我家,

不由我一阵阵心内如麻。

叫丫鬟忙带路后堂以下,

(白)有请母亲。

(邹母上。)
邹母(西皮摇板)我的儿请为娘有何根芽?

邹云英(白)参见母亲。

邹母(白)罢了。

邹云英(白)启禀母亲:孩儿花园游玩,得一难女,母亲请看。

邹母(白)待我看来。

原来是一被难之人,叫她前来见我。

邹云英(白)难女前来见过母亲。

陈杏元(旦)叩见老夫人。

邹母(白)那一难女因何到此?

陈杏元(白)呀!

(西皮摇板)老夫人问我的真情实话,

泄机关又恐怕被人所杀。

不由人一霎时为难心下,

(白)有了。

(西皮摇板)陈杏元改换了汪月英,哄骗与她。

邹母(白)那一女子,为何背地沉吟?

陈杏元(白)难女怎敢背地沉吟。夫人、小姐请高坐,听难女一言告禀。

(西皮慢板)尊夫人与小姐听奴言讲,

细听我落难人叙说端详:

家住在扬州郡江都小县,

奴姓汪名月英父母在堂。

都只为雁门关打了败仗,

恨卢杞命杏元去和番邦。

选美女四十名一同——

(西皮二六板)前往,

有小女在其内离了故乡。

到他国不过是下贱之样,

奴投在落雁坡一命身亡。

蒙神圣保佑我性命未丧,

又谁知落在了夫人花墙。

尊夫人、贤小姐听奴言讲:

奴情愿为使女又待何妨。

邹母(西皮摇板)听伊言来泪悲伤,

骂声卢杞狗奸党!

(哭板)只害得他一家人东逃西往,

邹云英(西皮摇板)劝母亲免悲泪慈悲心肠。

(白)哎,母亲,我看此女,生的倒也聪明伶俐,何不将她收留府下,做一位螟蛉义女,母亲意下如何?

邹母(白)那一难女,可知我们是甚等样人家?

陈杏元(白)难女不知。

邹母(白)我家老爷现任河南八府巡按,老身受过诰命。

陈杏元(白)原来是一名诰命夫人,小女子不知,多多有罪。

邹母(白)老身有意将你收留府下,做一位螟蛉义女,不知你意下如何?

陈杏元(白)这……

邹云英(白)还不前来拜见母亲。

陈杏元(白)如此,母亲请上,受孩儿一拜!

(西皮摇板)喜洋洋近前来双膝跪倒,

尊一声老夫人细听根苗:

在府中望母亲多多训教,

到后来儿不忘教养恩高。

邹母(白)但不知你叫何名字?

陈杏元(白)我叫汪月英。

邹母(白)好。改姓不改名,改为邹月英。

陈杏元(白)多谢母亲起名,但不知小姐青春几何?

邹母(白)一十六岁。

陈杏元(白)奴家二九,占长了。

邹母(白)长则长,幼则幼,二人在这绣楼前,当着老身一拜。

邹云英(西皮摇板)叫姐姐你请上受我一拜,

我与你好一比一母同胎。

陈杏元(白)小姐请上,受愚姐一拜。

(西皮摇板)近前来把贤妹一生高叫,

为姐的有一言细听根苗:

在府中早晚间多多看照,

咱二人犹如那一母同胞。

邹母(西皮摇板)叫丫鬟将酒宴后堂摆好,

母女们饮一个快乐逍遥。

(邹母下。)
邹云英(西皮摇板)叫姐姐休得要珠泪嚎啕,

我与你好一似一母同胞。

陈杏元(西皮摇板)蒙夫人与小姐恩高义好,

今日里在邹府独自逍遥。

邹云英(白)姐姐走吓!

陈杏元(白)请。

(西皮摇板)背转思贤公子珠泪垂掉,

我的梅……

邹云英(白)姐姐“梅”什么?

陈杏元(白)看梅花开的茂盛。

邹云英(白)嗳,姐姐喜爱梅花?

陈杏元(白)正是。

邹云英(白)明日命丫鬟采来梅花,与姐姐玩耍。

陈杏元(白)如此,贤妹请。

(邹云英下。)
陈杏元(西皮摇板)我的梅郎呀!

邹云英(内白)姐姐来呀!

陈杏元(西皮摇板)思想起好一似万把钢刀。

在崇台言和语可曾记好?

想不到你的妻也有今朝。

(陈杏元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