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新作无限可能 “中国小剧场戏曲展演”回归

从今天开始,去年因疫情影响延期举办的“2022中国小剧场戏曲展”正式回归。 小剧场和长江剧场的红黑包厢拉开了为期九天的戏曲聚会的序幕。

“传统戏曲正在努力回应时代和观众,小剧场是一个重要的尝试;而全国各地的戏曲演员来到上海,借助大码头的力量结交更多的朋友。” 北京京剧院导演、编剧白爱莲满怀期待地告诉记者。 第九个年头,上海歌剧艺术中心与文汇报共同主办的展览已成长为全国歌剧界新人新作的孵化器,当代歌剧发展的见证。 40余部戏曲多达85部作品参与申报,最终11部戏曲的13部作品脱颖而出。 展览一如既往地吸引了众多新朋友、老朋友前来报名,在这片热土上寻找更多的传统戏曲。 新颖性和可能性。

创新中见传统,为戏曲开辟更多面貌

《浮生六回》、《季子悬剑》、《十二楼》、《思扇》、《染》……在白爱莲的创作经历中,小剧场歌剧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避免了。 深耕这一领域10多年的白爱莲坦言,“无论是表演、形式还是文本,小剧场歌剧是最具突破性和实验性的,这也是小剧场的意义所在。” 正如白爱莲所说,求新求变,影片的创作理念在今天的两部开场戏——淮剧《影子》和京剧《烟雨阿米诺》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两对男女,两个时代,两段看似独立却又紧密相连的爱情故事,正在《影之影》中缓缓展开。 文字性强,第一个故事旨在追求中国古典戏曲之美,第二个则加入了更多的都市气息和海派生活。 面对当代的剧本,白爱莲也摒弃了舞台上传统的桌椅设置,而是选择了特定的“线”作为表演的支点。 同时穿插一对男女舞者,用肢体语言让观众感受“前世今生”。

“新”还体现在为剧种开辟了更多的叙事角度。 在兼任导演和编剧的《雨中牛头人》中,白爱莲首次将“苏东坡”这个角色引入京剧。 “他太有魅力了,他的诗、他的性格、他的人生,都值得专门拍一部。” 《一场烟雨》回忆了苏东坡“乌台诗案”被贬黄州的三个晚上,“人到中国2010年,他的人生第一次跌入深谷,他是如何超越自我的面对生活中的困难和内心的困难?这是我很好奇的地方,探索的过程也是想象和创造的过程,《烟雨小黄人》由​​此诞生。 白爱莲说道。

《烟雨》是本次展览中售罄最快的演出之一。 传统戏曲与现代技艺的恰当结合,营造出舞台上的戏剧张力。 剧中苏东坡青、中、老年分为小生、老、丑三类角色,白爱莲期待观众在创新中看到传统,“京剧在百余场的历程中形成了成熟的表演语汇多年的发展,与现代演出相比,更显古典优雅,对创作者来说弥足珍贵。” 财富。”

来上海“交作业”,新面孔登场

“我的兄弟姐妹们都来上海参加演出了,这次终于轮到我献上作品了。” 来上海之前,来自武汉京剧院的青年演员方家焕就对这个平台向往已久。 今年,她交的“作业”是她自导自演的京剧《一丈青》。

“一丈青”,《水浒传》中“户三娘”的别名,也是方家焕从小到大扮演的武侠角色。 自学戏以来,她演过七版《胡家村》。 越演越想——这部剧有歌有斗,有思有舞,但对于虎三娘的心理活动却少有提及。 虎三娘为什么要上梁山? 为什么她不报杀父之仇? 带着这些疑问,方家焕和年轻的同事们一起开始了创作。

方家焕认为,《一丈青》并不是一部“非凡”的小剧场作品。 斗枪、斗刀、两刀对丝,节奏感十足的武打场面依然是最大的看点。 华丽丽的胡三娘充分展现了京剧的秀丽与秀丽。 《一丈青》的独特之处在于以女性视角对虎三娘进行了重新解码。 作品讲述了她从英姿飒爽的女将被迫嫁给矮小丑陋的王英,到沦为梁山河棋子的悲惨故事。 ,为《水浒传》几笔勾勒出的人物增添了更多的血肉。 为了丰富观影体验,《一丈青》在音乐上也做了很多改动。 除保留传统曲调外,还增加了西皮、二黄、昆腔、水墨曲调等。

“不同于新大剧,轻量化的小剧场让年轻人更敢于动手尝试。” 方家焕告诉记者。 在《一丈情》中,方嘉焕也迈出了导演的第一步,“一段歌声能引起观众共鸣多长时间,哪一段效果更好,这些都是需要面对的新问题”在90后的刀马蛋眼里,小剧场是戏曲前进路上的必经一站。 “年轻的戏曲艺术家应该更多地参与进来。” 她还给自己布置了功课,在上海尽量多看戏,看看同龄人的舞台上有什么新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