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之打严嵩:唱出剧本,快快来看热闹!

我看了看京剧《打严嵩》,很有意思。这个剧本的唱词就在以下的p标签里面哦:京剧《打严嵩》又名:《开山府》剧本唱词

。 剧中一共有四个角色,他们分别是:老生邹应龙,净丑严嵩,丑严侠和小生常宝童。其实我特别喜欢丑角,因为总是出人意料又好笑,哈哈!他们的介绍在这个p标签里:邹应龙:老生
严嵩:净
严侠:丑
常宝童:小生

。 整个故事就在以下的两个p标签里呈现出来了:明嘉靖间,严嵩父子当国,专权纳贿,残害忠良。自陷杀杨继盛、沈练、张经等后,朝士侧目,无一人敢言者。御史邹应龙,久思乘机挫辱。因严嵩怒逐邱、马二匠事,遂授计开山王府常宝童,嘱令痛打严嵩,但不可伤及脸面,事后自有道理。常宝童纳之。邹应龙一面又先往谒严嵩,密告开山府藏匿邱、马,并甘言奉承,伪作趋炎状。严嵩颇引为心腹,尽纳其言,遂入奏,取旨亲往搜查。常宝童果如计,责严嵩见先帝御容不拜,令众家将以金锏痛击之。严嵩狼狈而逃,邹应龙随至。严嵩述所苦,急欲上殿奏诉。邹应龙言宰相无见君之理,脸上又无伤痕,帝岂遂准?严嵩恍然韪其言,即令邹应龙打己。邹应龙故意推委,经严嵩再四相恳,然后且打且骂,淋

剧情

。 这个故事讲的是严嵩父子当国,专权纳贿,残害忠良。邹应龙是一个御史,早就想整治这对恶势力,所以他想出了一个法子:让常宝童痛打严嵩,但不能损他的脸,因为常宝童还了老账。还巧的是,邹应龙还跑去揭发开山府藏匿邱、马的事,说是趋炎附势,不过严嵩居然相信了,直接奏请皇帝搜查。最后,常宝童履行了邹应龙的主意,责打严嵩,结果严嵩居然恍然大悟,让邹应龙打他。不过,邹应龙却又推三阻四,一开始不敢打,后来丹心不泯才开始动手,并且还很大声地骂他。这个情节还真是搞笑啊!我看到这段话之后,心中有很多恨愤。虽然演员已经演得十分出色了,但我仍然觉得奸臣严嵩太可恶了。他们这种愚昧无知的傻瓜,真的是太可笑了。 这个注释部分讲了一些关于演出的细节,特别是邹应龙的角色需要有口齿清晰,机警聪明的感觉。而在打骂的时候,需要更大力气去表现出场景的紧张气氛。虽然干净利落的表演也很不错,但如果能够让观众眉飞色舞,还是效果更佳。此外,副净虽然要演出很狼狈的样子,但也不可以把自己演得像《割须弃袍》中曹操那么愚蠢。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把奸臣的傻样体现出来。 最后,给大家分享一张《打严嵩》的剧照,真的是非常震撼!

京剧《打严嵩》剧本唱词

我站在龙上,开始了我的发言。我的名字叫邹应龙,一直想要除掉奸臣们,为百姓做点事,绝不会辜负我的青春岁月。 如今,谗臣严嵩当道,千万百姓都在忧虑之中。而我和其他进士们一样,为此奔波劳碌,希望能揭示奸臣的罪恶,将他们一并绳之以法。我现在的职位是外帘御史,但是严嵩的作恶行径已经让我无法忍受了。为了除掉他,我们需要去严府踏踏实实地查证、收集证据。 接下来我念了一段诗,来表达我们的决心。我们要为杨继盛、马总兵等遭受不公待遇的人主持正义,让这位奸臣严嵩为他的罪行付出代价。最后,我离开了龙上,准备前往严府。我来到侠上,作为一名门官,我早已在这里等候了许久。我是严府门官,名叫严侠。今天太师爷要放官,所以我必须站在门口看守。 这时,邹应龙来到了严府门口,他非常匆忙,一副急急忙忙的样子。他看到了我,径直朝我走了过来。他像是有什么急事要办,于是我询问了他的来意。 他自称是邹应龙,想要进入严府的大门,见太师爷,并有什么好东西给与太师爷。我疑惑地问了他几句,但他却一直坚称有事要见太师爷。那个人名叫邹应龙,他递给我一张名帖。可是我想确认一下他是否遵守府门口的规矩。他却像第一次来这里一样,对这个规矩一无所知。我告诉他,如果想见我们的太师爷,就必须遵守规矩。 他问:“什么规矩?”我告诉他:“如果是大礼,就要三百两银子;小礼就是二百四。没有银子就免了吧。”他问了一会儿,最终放弃了,说他没有钱。 看到这个局面,我只好让他离开了。他对此表示理解,但我仍然觉得有些不舒服。这种人,不知道真正想做什么。那个人名叫邹应龙,他说今天来得慌忙,改日奉上,然后离开了。但是,我察觉到他好像有什么阴谋在酝酿中。 很快,他回来了,问我太师什么时候上朝、拜庙。我很奇怪他问这些干什么,但他却不言不语地离开了。 我开始有些担心,觉得这个人似乎并不简单。果然,我的担心很快就成为现实。在太师爷上朝的时刻,他突然拦住了太师爷的轿子,对着太师爷大喊:“太师爷!小官邹应龙有好心献上,你府下有一尊官,要什么‘大礼三百二,小礼二百四。’有则见,无有免见!” 我听到这番话,感到非常惊讶。这个邹应龙,居然敢在太师爷面前说这种话,不知是何用意?邹应龙无缘无故地跑来找我,我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他突然拿起我的帘子,说:“想太师的事就坏在他的身上。”然后就哈哈大笑,并把帘子偷跑了。 我很生气,觉得这种行为太没有礼貌了。但是,邹应龙却一直在笑,好像觉得很有趣。 我追了过去,让他把帘子还给我。他却说:“邹老爷就是这个脾气。”我很无语,只好让他下站到通报的位置。 但是,他站了一会儿就不耐烦了,问我要站到哪里去。我回答他爱站哪里就站哪里。他不高兴地说:“少时见了太师爷,管教你晓得邹老爷我的厉害。” 我听到这番话,感到非常不爽。我知道他是在威胁我,但我还是决定通禀上去,让太师爷知道这个人的行为。我作为一名官员,在太师严嵩的面前参拜拜访。严嵩在我到来时只是嗯哼了一声,但之后他开始唱起了小调。 他唱这首歌的意思是,曾经有个人叫王莽臣,心怀谋朝篡位之心,私自制造了一顶九龙冠,想要谋夺大明的皇位。但是,我家严嵩父子威神仪表,谁都不敢不尊敬他们。 他还以三、六、九日为官上任的日子,以及五阎君坐镇白虎厅为背景,表达了他对权力的渴望和追求。 听完他的歌,我感到有些无语。但我还是礼貌地表示我是严嵩的臣子,我会尽忠职守。我是严嵩的儿子,作为他的儿子,难道我的地位不应该得到尊重吗?今天是官上任的日子,我自然需要出席。 当我去见太师时,他命令我去处理一些小事。我回复他说,有一位外帘御史叫邹应龙来了,他说有好事献给太师,请求见面。 太师对此有些疑惑,他问我和邹应龙之间是否有什么来往,我回答说没有。太师吩咐我命令站在门口的侍从让邹应龙进来。 我按照太师的吩咐去处理,让侍从告诉邹应龙在东角门施礼,西角门打躬,然后再报门而进。当邹应龙按照太师的命令走到门口时,他听到了站在门后的侍从的喊叫声,让他施礼、打躬,邹应龙吓得胆颤心惊。 他按照要求走了进来,双膝跪地,礼貌地问候太师安好。我的侍从提醒他,太师的座位在上面,他需要大声一些。 邹应龙高声喊道“太师爷!”,但没有得到太师的回应。我的侍从提醒邹应龙再次高声一些喊,但仍然没有回应。 这让邹应龙感到相当愤怒,他的怒气渐渐攀升。我站在门前的丹墀境,等待被宣召。严侠近身喊话,要我跪下并通报太师。他提醒我衙门在那边,让我去那里跪。 我按照太师的指示跪下,大声回答“邹应龙到!邹应龙到!邹应龙到啊!”严嵩问我下跪的人是否是邹应龙,我回答是我。他问我要见他有何事,我回答有好心献上。 严嵩似乎感到惊讶,他问我是如何献上的。我回答是的。他让我起身,我向他表示感谢。我和严侠一起进入了客厅,严嵩等待着我们。邹应龙立即向严嵩鞠躬问好,但严嵩说道:有话可以坐下来慢慢谈,不必拘谨。 邹应龙谦恭地辞谢,但严侠却急忙招呼他坐下。邹应龙客套回应:“请你先坐,我站着也没事。” 严嵩进一步问到有什么要交待的事情,邹应龙不紧不慢地说道:“我想问问,前阵子太师命令锦衣卫去追捕邱、马两匠,他们曾经追上了吗?” 严嵩回答:“他们没有追上。” 邹应龙说:“这下他们肯定逃得无影无踪了。”严嵩问:“你怎么知道?”我向严嵩汇报:现在常宝童藏匿了邱、马二匠,天天打骂他们,还有一句话我不敢说。 严嵩说:“只管讲来。”我告诉他,常宝童说:“打在他们两个人的腿上,羞耻在太师爷的脸上。” 严嵩大怒,说道:“太可恼了!”他接着念了一首西皮散板:“听一言来怒气冲,开言大骂常宝童。自古常言道得好,打犬还看主人公!” 我问:“太师爷要去哪里?”严嵩回答:“上殿向皇上参奏常宝童。”我说:“万岁问安!”然后我们走向轿子。我与严嵩还有邹应龙聊完了,丹阳太守何老爷也已走了。突然,严嵩说起了一件让我缅怀终身的大事:他提议我升为内帘御史,这可真是令我感激不尽! 但我却有疑虑:“外帘御史能否进入圣境?” 严嵩回答:“当然可以,你就是我的见证。” 我害怕地说:“身为外帘御史,我是不能进入圣境的。” 严嵩劝慰我说:“好吧,老夫不通圣命,升你以为内帘御史。” 我恭谨地答谢:“多谢太师爷。可是,我不知道上任的时间是什么时候。” 严嵩回答:“嘉靖封官,三天领凭;我放官,你即时上任。” 我激动地说:“多谢太师爷。” 随后,邹应龙告辞离开,严嵩说:“顺着轿子上朝。”然后,他向皇帝行礼,“臣,严嵩,见驾,吾皇万岁!”我也向皇帝行礼:“臣,邹应龙,拜见陛下,吾皇万岁!”随后,皇帝赐给我一把绣墩,我答谢:“谢陛下赐坐。”最后,皇帝和严嵩互相致敬,然后我们便退下了。我正在大殿里,太师严嵩前来上本奏。他说有个叫常宝童的人藏了邱、马二匠并不肯献出来,请求陛下做出决定。 皇帝问道:“常宝童藏身在哪里?” 严嵩答道:“邹应龙是外帘御史,能看得见常宝童。” 皇帝有些疑虑:“外帘御史怎么能进入圣境呢?” 严嵩道:“老臣有一项大罪,未通圣命,才将他升为内帘御史。” 皇帝大怒:“卿家何罪之有?” 严嵩解释:“老臣放官与朕一样。” 皇帝听后就命令:“替我传旨,宣邹应龙冠带上殿。” 严嵩领旨后说:“万岁有旨:宣邹应龙冠带上殿。” 我随后领旨,上了大殿。我正在西皮流水板处,突然听到万岁在午门宣布宣召了一名保国臣。 那一天,我从大街上走进来,这时,听到了小顽童放悲声。我好奇地问他泣不成声的原因。 他抱怨起严嵩老贼杀了他的举家,让我心头一震。我劝他不要太悲哀,保证我将为他报仇。 我站在金阶上,正对面就是位有着道德真经的嘉靖皇帝;左右两边坐着众文武百官,但却缺少像擎天玉柱般的支撑金梁。 我注意到,严老爷坐在旁边,神色严肃。我议下中书监邹应龙,他原是谋朝篡位的奸臣,欺上瞒下。但我身为一个小官,却无法将他的罪状上报皇帝。 我暂时忍住心中的愤怒,决定到品级台前去向他示弱。 “臣,邹应龙拜见驾临,吾皇万岁!”我这样向皇帝鞠躬致意。 嘉靖皇帝问,“邹应龙,你是否亲眼目睹了邱、马二匠常宝童窝藏的事情?” 我回答道,“正是为臣亲眼所见。” 皇帝便决定提拔我,让我从外帘御史升为内帘御史,并召集会议。 “谢主龙恩!”我谦恭地向皇帝行礼致谢。 心中却燃起了无名之火,我要将邹应龙这样的奸臣彻底铲除,哪怕要烧掉万重山也在所不惜。嘉靖皇帝发布了关于常宝童的事情的圣旨,命令我到开山王府抓捕常宝童,将他带到皇宫上殿辩理。我领取了圣旨之后就下了殿。 我下去之后,邹应龙问我皇帝如何传达圣旨。我告诉他皇帝赐予了我这样一道圣旨,让我前往开山王府抓捕常宝童。 邹应龙对皇帝的圣明之举表示赞赏。我决定要将常宝童抓起来,于是吩咐外厢准备好马车。 邹应龙又问我,太师要去哪里?我答道,我是要抓捕常宝童,将他带到皇宫上殿辩理。 邹应龙再次问道,假如常宝童不遵从圣旨,太师爷将怎样对待他?我沉思了一下,没有回答邹应龙的问题。邹应龙建议我选四十名精壮的校尉随我一同前往开山王府。如果常宝童遵守圣旨上殿,那就罢了,但如果不遵从,那这四十名校尉就要将他推上金殿。 听了他的建议后,我哈哈大笑,称他为我的心腹人。他也开心回应,说本来就是的,只不过现在能成为我的金面人真的不容易。 然后,邹应龙提到府下有一位官员,必须要“大礼三百二,小礼二百四”,方可谒见。我询问他是否认识此人,邹应龙笑着说认得。我便让他把此人抓来见我。 最后我笑着跟邹应龙说,早来早见,晚来晚见,何来“难见”一说?他却告诉我,作为一个穷御史,难道没有买通我这个太师吗?我听后也跟着笑了起来。严侠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突然有些疑虑,问他尊官去了哪里。他却对我说要为我倒茶。我告诉他不用了,而他却感谢我对他的栽培。 我告诉他,我一直在太师爷面前保举他,并重重有赏。随后,我带他去见了严嵩太师。 但没想到,严侠竟然向邹应龙要了“大礼三百二,小礼二百四”,这让严嵩多次的重要事务耽误了。严嵩十分愤怒,怒斥严侠胆大妄为,让人把他推出去斩了。严侠却留下头来讲话。 我十分后悔,因为严侠的所作所为让我十分丢面子。我深感自责,下次必须更加谨慎。我走到邹老爷面前,他却在“端”起来。我喊了几声邹老爷,他看向我,说我矮了半截儿。我告诉他是因为我在跪着。 邹老爷不允许我跟他跪着,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告诉他,在府门口,我跟他说了几句戏言,结果他将这事告诉了太师爷,太师爷要杀我。 邹老爷惊讶地问我,太师爷竟然要杀我?我重复了一遍,他们还是不相信。太师爷要杀我,我来到邹老爷面前请求他的保护,结果他说让太师爷杀我。我求他讲个人情,邹老爷问我是否知道他的规矩。 我问他,讲人情也有规矩?他告诉我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问他,具体是些什么规矩。他说:大礼六百四,小礼四百八。 我惊讶地说,这比之前涨了一倍。于是我用了一句俗语,并给他磕了个响头。你问我我的造化如何,我回答说我的造化还不错。邹老爷告诉太师爷如果他斩了我,他作为官员将来会有不少不便。 严嵩问是否是我和这位奴才讲情了?邹老爷回答说太师爷施恩格外。严嵩决定宽恕我,因为我是他的心腹人。 邹老爷感谢太师爷宽容,然后严侠也感谢了他。他们互相致谢着,太师爷最后再次感谢了邹老爷和严侠。我被严嵩召见了,他问我是如何前来的,我回答是步行。他担心我跑坏了腿,于是告诉我和邹老爷一起乘骑。 但是因为我得罪了邹老爷,严嵩让我赔礼道歉,我只好下去牵马。邹老爷在等待着,还看起来要和我开玩笑。 我向他说请上马,他愉快地回答说太师爷虎威在此,准备出发了。我正在忙着整理马鞍,严嵩叫我往上带马,我听从他的命令把马往上托拉着,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哨,哨,哨!”的声音。 然后邹老爷出现了,他说应该往下带,我听从他的命令把马往下托拉着,一遍又一遍地喊着“吁,吁,吁!”的声音。 严嵩却说我是个无用的奴才,让我把马往上带。我只好又一遍又一遍地托拉着马,喊着“喳,邹老爷!”的声音。 邹老爷看着我似乎很好玩,建议我往下拉,而我则向他表示不希望他拿我开玩笑,这已经够糟心的了。他只是笑了起来,“哈哈哈!”我躬身施礼,向邹老爷送行。他问我三百两纹银值多少,我回答说他既没有给我,我也没有拿。他说我们的脸面值千金,我赞同这个观点,因为脸是千金不换的。 他表示今后会常来往这个府邸,我笑着回答说无论何时他来,我都会随时伺候。他自称是严嵩的心腹,我半开玩笑地说,他只是一棵红果树上的一个红枣。 他说今后不把我叫做“尊管”,我欣然接受这个提议。邹应龙问我不叫“尊官”,叫什么呢?我回答说不要叫我“喏”,那是我的小名。他说我是他邹老爷牵马坠镫的,我的回答是我愿意为他服务。 他嘲笑我是势利的小人,我感到很委屈。他下去了,我抱怨说他刻意让我受委屈。 我的父亲严嵩召见我和常宝童去见君,我们随着他的命令前往。 在第三场中,四太监和常宝童一起上场。常宝童提到他曾与太祖一同征战,为其建立汗马功勋。我认为如今我们国家中存在奸佞,必须加以铲除才能使国家平静。 此时,邹应龙出现了,心中充满了笑意,因为他发现奸贼已经中了他的计。 有人来到我面前,我快速行礼,称呼对方为“千岁”。这时,常宝童问邹应龙是否到了。邹应龙回答已经到了。常宝童安排我们给邹应龙安排座位,并称赞他身穿大红衣服,似乎已经发了财。邹应龙半开玩笑地回答说他一直在做一名臣子,但最近升了官。常宝童好奇地问他升的是什么官。我是内帘御史,经过严嵩的保举才得到这个官位。 常宝童问了我是谁的保举,我回答说是严嵩。他有些惊讶地说了一声“怎么着,严嵩的保举!”然后让孩子们撤座。 我告诉常宝童,虽然是严嵩保举我得到这个职位,但我还在暗中为他办事。 常宝童问我是不是还在为小王办事,我回答说正是。 他让我坐回去,我谢过他后,他又问我有没有做过错事。我说不知道犯了哪些罪,还有他为什么这几天没到开山府陪小王下棋。我回答棋下不来,他回应说:“那就要多下才能提高了啊。”我告诉常宝童,原来是因为严嵩老贼上了金殿,说我窝藏邱、马二匠不献,因此圣旨要我上殿辩理。 常宝童说这很简单,把邱、马献上不就行了吗?但我告诉他,这是献不得的。他问我怎么献不得,我解释那样做会以假乱真。 他又问我意见如何,我只好说:“依为臣之见……也罢!”然后告诉他,严嵩老贼很快就会到来,用金锏挡着四十名校尉,只放他一个人进来,肯定会读圣旨。我打算向他认罪并愿意献上邱、马二匠。 常宝童问我犯了什么罪,我回答说我愿意献上邱、马二匠。我告诉常宝童,等我说完后,就请圣旨并赐他一个座位。常宝童问我,开山王府哪有这老贼的座位?我回答说,二十四把金交椅上都有他的座位。他看在我的小脸上,就赏了他一个座位,我感激地道谢。 常宝童接着问我,坐下之后要问他是忠臣还是奸臣。我告诉他,那当然要问,然后让他抬头观看龙帘卷起,看着老王的御容和伴驾王的悬挂。我告诉常宝童,如果他身为大臣见君不参,就是一行大罪。告诉常宝童,他必然会说有辩。我告诉他,那就让他去辩吧。常宝童问我,辩罢之后呢?我告诉他,我会问他:“开山王府欠粮吗?缺饷吗?到这里来做什么?”他会回答让我们上殿辩理。然后我告诉常宝童,他会叫人拿圣旨过来,他就开始耍无赖。 常宝童问我:“拿来什么?”我回答:“圣旨啊。”他就开始咳嗽,然后说我们请过来了,邹应龙告诉他,他知道我们请过来了,但他会糊里糊涂地不认账,耍无赖。我听了只得说:“哦!耍无赖啊!”我听到千岁说:“唗!胆大的严嵩,今天在朝害文,明天在朝害武,害来害去,害在我的头上了。今天不打你几下,惯了你,下次肯定又来害我。来吧!脱了你的袍子,我要打你。”我问邹应龙:“打出祸来怎么办?”他回答:“为了作为臣子的担待,我必须要打他。”我又问他:“你躲哪里去了?”他调皮地回答:“我在屏风后面藏着,嘿嘿,来了!”然后他走了出去,四个校尉和严嵩一同进来,传下了圣旨。我命令让香案接旨。严嵩也传下了圣旨,我说:“老太师不必再念了,我已经知罪了。”他反问我:“小千岁有何罪过?”我回答:“愿意献上邱、马二匠给当今。”听了严嵩的话,我命令让香案供奉,并准备接受他的礼拜。严嵩请我上前,他大礼参拜,我却说:“算了吧,你这么大年纪了,还拜什么!不需要了。”严嵩却说:“哪有不拜之理?”我又开玩笑地问他:“你一定要拜?真是想找打啊!好吧,你就对着我的靴子尖磕三个响头吧。”我让孩子们数着他磕头的次数。他一边磕头,一边被孩子们嘲笑唠叨,最后磕了三个响头。众人都笑着说:“一个,一个,一个。”严嵩却说:“小千岁,他们都说是一个。”我问严嵩他到底磕了几个响头,他回答说已经磕了三个头了。我告诉他可以起来了,严嵩感谢我。我让孩子们给他准备座位,严嵩却说:“慢来,慢来,千岁在此,哪有老臣的座位。”我告诉他说,在金殿之上有二十四把金交椅,他的座位一定在其中,何况我小小的开山王府呢。严嵩感谢我,我让他坐下,然后问他在朝中是忠臣还是奸臣。他回答说自己是大大的忠臣。我嘲笑他:“哼!忠臣也需要看相啊?”然后我让孩子们卷起龙帘。看着我让孩子们卷起龙帘,严嵩却开始斥责我。他说我听了某个高明先生的指教,将老王的御容、伴驾王的悬挂中堂,给大臣们看不起,他认为我有大罪。不过,他过了一会儿后说:好了,我有话要说了。我问他老太师还会变吗?他回答说会辩。我就让他打个比方,让老太师变成一个王八或乌龟给我玩耍。他说:“老臣焉能变那腌臢之物;老臣乃舌辩之辩。”我问他到底要怎样辩论,他说他是“一非朔望,闲不参君”。我告诉严嵩,“一非朔望,闲不参君”真是个好词啊。然后我问他,我开山王府欠不欠粮,缺不缺饷。他的回答是不欠粮也不缺饷。我就问他,既然这样,我开山王府做什么来了呢?他说请我去上殿辩理。我要求他拿来圣旨,他说之前我已经请走了。然后我问他是否真的请来过,他又回答说是请走了。我问孩子们,圣旨请来了吗?大家都说没有。于是我开始斥责严嵩,他今天在朝害文,明天在朝害武,害人害己,还害到我的头上来了。我决定惩罚他,让孩子们脱袍打他。严嵩赶紧喊道:“哎呀,坏了!小千岁,老臣挨不起啊。”我开始高声唱“可恨老贼太欺心,不该朝中害忠臣。手持金锏要尔命”,邹应龙暗上,踢了严嵩一脚,他就倒下了。邹应龙问我为什么要打大臣,我说是严嵩自己惹的。他问我是不是作为臣子叫打的,我告诉他不是。我说是啊,你叫打的啊。邹应龙问我他叫打的吗?我说是啊!他笑着说没事了。我告诉他,既然他叫打的,现在就没有事了。他问我们打了半天可曾打出什么名堂来?我说我只是乱打一锅粥,没什么名堂。邹应龙说他要赶到大街上打出一个名堂来。我问他要打什么名堂?他开始念道:“满朝文武皆喝彩,应龙今日闹金阶。见了严嵩只管打,莫要轻轻饶恕他。有劳二位把皇挡搭。”我开始跳西皮摇板,大声呼喊着打严嵩,不要轻易饶恕他。我们得把皇帝护住,才能闹出名堂来。我们决定赶到大街上去打他。邹应龙下场了,我开始跳西皮摇板,大声唱着可笑的严嵩,他竟然敢往虎口里拔牙。我下场后,开始了第四场的演出。众校尉和严嵩同上场,严嵩问他们为什么没有跟随他进府。众校尉说是因为皇帝挡住了,不让他们进。严嵩听了理解了,然后让他们搭轿,众校尉说轿已经被我们打碎了。严嵩又命令他们骑马,众校尉又说马也被我们打跑了。严嵩惊讶地说常宝童真是厉害啊!他决定让他们背着他们离开。众校尉商议着怎么做之后离开了。突然常宝童赶来了,众校尉下了场,而我接替了他们的位置。严嵩看到我很高兴,喊着“千岁!老臣挨不起了,老臣挨不起了。”我回答他说:“老太师休要惊慌,你的心腹人在此。”严嵩很高兴地听到我来了,说他已经被他们打坏了。我问他是谁敢打他,他说不知道,要慢慢地对我讲。他说他一到开山王府就要宣读圣旨,但那名叫娃娃的人说:“老太师不必宣读,我知道自己犯了罪。”我劝他再慢慢地讲下去。我问严嵩,那个娃娃何罪之有?他告诉我,那个人说:“我愿意把邱将和马将献给现在的皇帝。”之后,他拿着圣旨请他去了。我问他请去圣旨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告诉我,那个娃娃赐给他一个座位,坐在金殿上,有二十四个金交椅,都有他的座位。我告诉他坐得好,坐得对。然后他告诉我他不该坐,一坐就坐出了祸端。我惊讶地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告诉我那个娃娃问他是忠臣还是奸臣。我尽情地表扬他是一个了不起的忠臣。我听到了那个娃娃的话:“老太师既然是忠臣,孩子们,请卷起龙帘,让老太师抬头观看!”我问邹应龙看什么,严嵩告诉我那个娃娃不知道听了那个坏人的指示。邹应龙打了个哈欠,我说他的忠告是很有价值的。严嵩告诉我,把老王御容和伴驾王的悬挂挂在中堂上,作为大臣,如果不能参加这样的活动,就犯有重罪。邹应龙问我怎么办才好,我告诉他:“我还有答辩的机会。”那个娃娃问我:“老太师还会变得更加忠诚吗?”那个娃娃问我:“老太师还会更加忠诚吗?”邹应龙告诉他,我会辩论。那个娃娃说:“孩子们,拿金盆打水!”我问邹应龙为什么要用金盆打水。严嵩告诉我,那个娃娃叫我变成王八大乌龟。我笑了笑说,我怎么可能变成那种腌臜的东西,只是用一些舌辩的技巧而已。邹应龙问我怎么辩,我告诉他:“如果没有正式的约定和安排,我就不会参加这样的活动。”邹应龙高声夸奖我,说我真的很棒。我告诉他不要开心得这么过分。他问我辩论结束后会发生什么。我被赐了一个座位,坐下来之后,那个娃娃问我:“老太师,开山王府欠粮吗?”邹应龙回答说,没有欠粮。那个娃娃又问:“缺饷吗?”邹应龙回答说,也没有缺饷。那个娃娃又问:“既然没有欠粮又没有缺饷,你们为什么来干涉我们的事情?”邹应龙请那个娃娃上殿辩理。我拿出了一份圣旨,给了那个娃娃。他说:“哎呀,你已经请我上殿了。”那个娃娃与我争执不下。我说了一句:“哎呀,那个娃娃真的很强。”然后那个娃娃说:“严嵩,你今天在朝上捣乱,明天也要在朝上捣乱。你总是想欺负小王的头。今天我就打你一顿,让你知道你不能总是这么无法无天。”他打了我好几个耳光。我叫喊着,闪躲着,但打伤了。邹应龙问我哪里不舒服,我告诉他我浑身都是伤。我感觉浑身都疼,想验一下伤。严嵩告诉我要脱掉衣服验伤。我问他脱袍验伤是什么意思,他又惊又叫。我告诉他,作为一位大臣,这样做是有欺君之罪的,要被交部严加议处。他又惊又怕,问我该怎么办才能参倒常宝童。我建议他在文武两班中找一个心粗胆大的人,在脸上打一两处伤痕,这样就能参倒常宝童了。他问我去文班中问,我点头同意了。我和严嵩去文班中问有没有人可以在他的脸上打一两处伤痕,上殿参倒常宝童。可是所有人都不敢动手。严嵩笑着说他们都走了。邹应龙建议我们去武班中找人,因为他们有胆量,有力气,能看清和打准。严嵩重复了几遍,然后同意了我们的计划。我请列位大人,请求哪位能在我的脸上打一两处伤痕,上殿参倒常宝童,我会向你重重致谢。可是所有人都不敢动手,我感到很失望。严嵩笑着说他们都溜了,邹应龙则表示自己很生气。严嵩问他是否也恨我,邹应龙说他只恨这些文武班的人,因为他们不是我保荐的吗?但现在他们看见有人要打我,都跑了。幸好没有人敢打我,否则他邹应龙绝不会让他们安好。严嵩突然发现打我脸的人在这里,于是让他上来为我道歉。邹应龙问为什么要道歉,严嵩说因为所有朝中的人都溜了,只有他敢打我,证明他是真正的心腹人,值得尊敬。我跟我的心腹人邹应龙说,我请求他在我的脸上留下一两处伤痕,上殿参倒常宝童,我会用重礼来表示我的谢意。但是邹应龙说他曾经接受过我的封官之恩,不能对我下手。但是严嵩告诉他,只要他打了我,就可以报答我的恩情,比晋升官职更有价值。邹应龙似乎明白了,他说他要报恩,严嵩也表示同意。但是突然西皮小导演来了,让严嵩大骂是奸佞,让我们感到非常突然和困惑。严嵩突然对我大声说:“我让你打他,你怎么骂我了?真是不可理喻!”我尴尬地回答:“老太师啊老太师,你误解我了!”严嵩问我怎么误解了我,我告诉他这是指东而骂西,指黑而骂白的名堂。我实在是太气了,所以才骂上气来好打。幸运的是我没有打着老太师,否则我的小官地位就保不住了。我建议他另想办法。严嵩突然脑补了一下,他回头对我说:“我明白了,你是指东而骂西,指黑而骂白,指的是我,骂的是常宝童是吗?”我回答道:“没错,骂的是他。”严嵩问我,骂上气来好打吗?我回答:“好打。”龙,你就来个连打带骂吧!我问他,什么是连打带骂,他告诉我就是打我还要骂我。我有些犹豫,但严嵩仍然坚持这个方法。他告诉我,我要连打带骂来报恩,我回答说:“好的,我要报恩。”然后我突然叫了一声“严嵩!”,他吓了一跳回应我:“啊!”而我接着喊到“卖!”严嵩大声夸赞我骂得好。然后我开始唱西皮快板,骂声批评着老贼严嵩不是人,不该害死杨继盛和马总兵。我趁机打了他一顿。但是突然严嵩大喊“哎呀!”后就没有声音了。!龙啊,这下可坏了!我受伤了,我想起了那句“邹应龙打坏了人”,但他迅速澄清说:“咳!这不是我,是常宝童打坏了人。”这时严嵩来了,他问我怎么了,我回答“常宝童打坏人了!”然后邹应龙说:“没错,这与我无关。”严嵩随即断言说:“没错,与你无关。”邹应龙继续说:“你看看,你看看!”我附和着说“啊,看看,看看。”然后他突然喊了一声“哎呀!”我回答说“啊!?”邹应龙解释说我浮肿了,严嵩弄不好挨不起了。我只好承认“嗳哟嗳哟!浮肿真是不中用,老夫挨不起啊!”好,我知道你的主意了。你说这是一块砖头,我们要拿在手里,自己的袍子塞在嘴巴里,然后打自己一下,并发出一声哼叫声。这听上去很有意思,但是这真的有什么用呢? 

邹应龙听到我的问题,马上回答到:“这就是‘恨病吃药’,‘欠债的还钱’两个名堂。”然后他就开始打自己,并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我听了他的解释,也开始这样做。我和邹应龙打了一会儿自己,但我开始觉得这样有点傻,于是我问他:“这样有什么用呢?” 邹应龙却说:“这就是‘恨病吃药’,‘欠债的还钱’两个名堂。”我不禁好奇地问他在哪里打,他说:“在脸面上。”于是我跟他一起打了起来。“哎呀!”我忍不住叫了一声。 邹应龙发现我似乎有些困难,问我到底哪里有问题。我告诉他我很难打自己的脸,所以想打脚。邹应龙却很生气,说我应该先打脸,然后才能打脚。结果,我又挨了两下白打。最后,我实在受不了了,就请他来帮我打脚面。)老太师,我可不能白打这一次。我要好好打!(开始打)

听了邹应龙的话,我心里不禁有些忐忑,但也觉得应该有所“回报”,于是我让他来打我。他开始打起来,并且说了一些让我感觉难过的话,但我知道这样做是值得的,于是我忍住疼痛。“哎哟!”我看到他打得那么用心,不由自主赞叹起他来。“哎呀!他真的打得很好啊。”邹应龙告诉我这是常宝童教他的。 我告诉他,这次白打的机会已经没有了。我和邹应龙正在一旁观察着,看到此时的严嵩起身搀扶着他身后的椅子。他说了一句“不与邹应龙相干”,而我则随口附和了一句。邹应龙则兴致勃勃地看着严嵩。严嵩感叹了一声,表示他已经看不清了。我听到这话不禁心疼,但邹应龙却说这一块还比较“轻”。严嵩则表示自己已经看不见了,但邹应龙却让他将就一下。随后,严嵩又提起了一件事,讲述当年他在开山王府被踢一靴尖的事情,问道踢他的人是谁。邹应龙认为是摆老王的御容、伴驾王,严嵩也这样确认了。听到邹应龙说他会去访问某人,我也提醒他要小心。邹应龙则表示他定不会和那个人甘休。我看着他的神情,感到他似乎在说些重要的话。不过,严嵩突然起身,表示他有些不适,然后我看到了常宝童。我向他打了招呼,严嵩也表示感谢。最后,邹应龙念了几句话,然后大家也陆续下去了。至此,一段小插曲就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