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说白中的“京白”

京剧那些事儿

京剧道场

京剧说白中的“京白”

吴同斌、蔡莉

谢瑞卿、肖润德《十三姐妹》

京白是京剧由徽剧、汉剧逐渐形成的一种新的舞台语言。 顾名思义,京白就是北京话的读音。 但它不同于生活中的普通话,也不同于接近自然语言形式的戏剧剧本。 京白是带有京腔韵律、韵律、背诵,即美化、夸张的舞台旁白。 同时,京剧的形成和发展也离不开清廷(特别是咸丰、同治、光绪、慈禧)的欣赏和支持。 为了赢得他们的青睐和支持,京剧艺术家必须在台词发音上尽量适应他们的习惯和口味,逐渐向京腔发展。 这也是京剧形成的客观原因之一。 京白语中还保留着许多特殊的方言词。 尤其是饰演太监旗袍的念白,比如《去哪儿》中的“走”字读作“ke”,虚词“ba”读作“呗”,孩子们叫“哥”,小名叫“哥”,妈妈叫“阿娘”,《法门寺》里的刘瑾叫贾贵“猴崽子”等等,这些都是北京话或者孩子们常用的词。这些特殊词语的存在也是京白的特点之一,京音的出现和京白的形成,标志着京剧已经全面成熟,成为一种新兴的独立剧种。

读经白的人大多是花旦和丑角(但不是所有的花旦和丑角都读经白)。 景白给人轻松、活泼、亲切、自然的感觉。 因此,出现了一些充满生活气息、以幽默笑话为主的“三小戏”(即以小旦、小生、小丑为主角的喜剧、闹剧和民间戏剧),如《一块布》、《进侯府》、《城隍之战》、《灶王之战》、《小过年》、《莲珠配对》、《绒花攻略》等几乎所有的剧目,等都是由京白(有时结合民歌)组成,有不少剑侠女侠的角色,如《穆克村》、《穆天王》、《破洪州》中的穆桂英、《十三行》中的何玉凤等。 《姐妹》、《繁江关》中的范梨花、薛金莲,《棋盘山》中的窦宪通等人都念经白。 念经白时花旦、刀马旦的发音语调一般要求甜、脆、辣、还有一些造作的面孔(如焦赞、牛高、严松)、小众学生(如《如意缘》中的卢坤杰、《破洪州》中的杨宗保),以及一些老学生的台词(如《打严嵩》中嘲笑门吏(年白)的邹应龙,也用北京白来调节庄重幽默的气氛或凸显天真幽默的性格。 京剧中的太监角色不分时代都可以扮演(如战国时期的伊犁,三国时期的穆顺,唐代的裴力士、高力士,宋代的陈琳,明代刘瑾),不分职业(景饰演伊犁、刘瑾,盛饰演穆顺,老聃饰演陈琳,小生饰演裴力士,高力士饰演)周),皆谓京白。

此外,还有身着旗袍的旦角人物,如《四郎探母》中的萧太后、铁镜公主,《苏武牧羊人》中的胡阿云,《邓殿殿》中的代战公主,那些扮演盛装旗人的人物,如《八蜡寺》中的金大利,也说的是景白。 除了少数例外(如《宝莲灯》中的沉香和秋儿),扮演小孩的娃娃一般都说京白语。

荀惠生、叶胜兰的《如意缘》

京剧朗诵中还有“风搅雪”(又称风捻雪、风缠雪)的说法。 这是云白和净白交互使用的念白形态。 如前所述,云白适合表达严肃、凝重、平静、稳重的气氛,而静白则适合表达轻松、活泼、友善、自然的情绪。 在同一场景中,同一人物根据不同的情节、情境、人物发展、身份变化、人物关系,巧妙而准确地在景白和云白之间交替,堪称“风搅雪”。 京剧艺术大师王耀庆在其代表作《双阳公主》中,精彩地创造了风搅雪的声音。 我们就以他的弟子刘秀荣在剧中的表现为例。 刘秀荣不仅同场亮相,连台词也相同,在电影中,云白和静白根据剧情交替使用,显得十分贴切和谐。 比如,在《金宫联姻》场景中,她首先向父亲汇报了自己作为公主遇到狄青的故事。 事情严肃,矜持正式,自然还是用云白好。 但当我决定亲自向狄青自荐、求婚时,我又忍不住表现出大胆豁达的纯真性格,于是我就换成了景白。 在《风云突变》、《追夫》等场景中,她以公主的身份与妃子说话时,用的是云白; 但作为新婚妻子,她却用静白来表达对心爱丈夫的爱意。 尤其是在“追夫”那场戏中,她先用了一大段云白来斥责狄青。 大义凛然,当激情达到沸点时,他突然转为镜白,发出一声悲鸣:“妃子,别再胡闹了,跟我回来吧!” 爱的深沉,让人心颤,让人落泪。 在北京与云白的鲜明对比中,“风搅雪”的艺术魅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摘自《艺术圈》第二卷《京剧朗诵艺术随笔》

京剧道场

京剧是哪里的方言_京剧方言是湖南话吗_京剧方言是安庆话吗/

走进京剧,感受京剧

这个平台的目的是传播京剧艺术。 平台文章欢迎转载,须注明出处。 “原创”手稿必须经过许可才能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