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建德江

苏建德江(拼音版翻译及欣赏)

速见地江

苏建德江

孟浩然

孟浩然

yí zhōu bó yān zhǔ

移船至盐渚,

rì mù kè chóu xīn

黄昏时分,宾客忧新事。

野旷天地鼠

开阔的天空中树木低矮,

江青月金人

江清月为人亲近。

翻译:

船停靠在雾气缭绕的小岛上,

黄昏时分,客人心中又升起新的愁思。

荒野一望无际,天比树低,

河水清澈,明月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笔记:

1、建德河:指流经建德(今属浙江)西部的一段新安江。

2、移船:划船。 停泊:停船并靠岸。 烟柱(zhǔ):指河中雾气笼罩的小沙洲。 烟:一是“秘”。 渚:水中的一小块土地。 《尔雅·诗水》:“能居于水者曰岛,小岛曰诸”。

3. 野:荒野。 旷:广阔、广大。 天低树:天空低垂,仿佛与树木相连。

4、嘉宾:指作者本人。 忧:思念家乡,忧心忡忡。

5、月亮临近人:水中倒映的月亮,仿佛正在临近人。

鉴赏一:

《素见德江》是唐代诗人孟浩然的一首名诗。

理解这首诗并不难。 难的是理解诗的意境,理解作者的心境。 只有了解诗人的思想和写作方法,才能提高我们的古诗鉴赏能力和写作实践能力。

我们先来看看这首五绝诗的平白斜韵。 “移船至燕朱”、“萍萍萍萍”。 这就是我们之前讲过的平、池四种基本形态中的第三个:“平齐不押韵”(如果有疑问,可以跟我看我之前关于格律诗中平、池的回答)。 常规图案为“平平平廄廄”,其中词尾变化用“平廄廄”三四个字互换,适合表达平静、从容的心境。 但对等和倾斜的关系仍然按照常规模式处理。 根据格律诗中“对”的原则,衍生出第二句对等、斜关系:“仄仄仄平平”。 根据“粘”的原则,第三句和第二句读音相似,但不押韵,所以将第三句推演为“廄廄平平廄”,并根据“对”的原则,衍生出第四句:“萍萍萍萍”。 如下:

平,平,平,平。

平,平,平,平。

我们来看看,合法吗? 讨论完了,我们来看一下诗歌的语法。 五绝写法的关键是留白,表达文字背后的意思。 因为字数太少,非常考验诗人的能力。 与押韵诗的“升承转合”略有不同,前两句仍是“升承转合”,但第三、四句却换了一种“转”,类似刺刀出鞘难免见血,不一定要“一起回来”,因为要给读者留下想象的空间。绝句的最后两句一般都是重点。诗,成败就在于这两句,我们详细看一下。

船停泊在黄昏的沙洲上,夕阳西下,更增添了游子们心中的思乡之情。 古人提到悲伤,通常指的是思乡的悲伤。 这两句话说明了全诗的时间、地点、意象、基调。 荒野极其空旷,给人一种天比树低的感觉。 感谢清澈的河水,让孤独的明月能够陪伴我。 “天阔树低,河清月近人”。 轻松却有趣,思乡之情含蓄。 全篇没有提及思乡之情,却能感受到旅行的快乐。 这就是五绝超越诗的意义。

孟浩然为何会有这样的心态? 这应该结合上下文来看待。 我们看他早期的一首诗:“三十年,文武无成,山水寻吴越,尘埃恨罗景”(《紫罗》)之曰”)。 他十一岁开始读书,四十多岁时却一事无成。 他逃离洛阳的俗世社会,前往吴越寻找良山好水,以缓解得不到仕途的沮丧。

这是什么状态? 我独自一人,周围是广阔的田野,天高树静,河水清月明,刹那间,万千烦恼来来去去。 梦想的破灭、生活的酸甜苦辣、旅行的惆怅、对故乡的思念、事业的失意,都在这几行诗中浮现出来。

此时此刻,你能理解他欲言又止、眉头低垂时内心的惆怅吗?

鉴赏二:

孟浩然说着,将小船划了过去,停泊在烟雾缭绕的舟渚之中。 黄昏的薄雾,给徘徊于此的异乡增添了几分新的忧伤。

孟浩然的位置不再是“吊席”,而是“移船”。 “移船”应该是一个短距离的划船动作,就像白居易《琵琶行》中的“移船近相邀”,孟浩然那里有一个停靠动作。 “移舟”也指那里风平浪静。 此刻的建德河不仅风平浪静,而且烟雾缭绕,宛如仙境。 孟浩然自然愿意去岸边欣赏。 日落时分,正是归家的时刻,漂泊的异乡人此时此刻都会想家。 但孟浩然为何说“可走心”呢? 这个“客忧”还是新旧吗? 有多种解释认为,孟浩然是在求官失败、陷入困境时写下这首诗的。 但我们从诗中根本感受不到这一点。 孟浩然似乎更像是他之前的孤傲与冷漠的延续,又似乎更像是他第一次去“吴越”之行时写下的。 而且这首诗主要是写景的。 这种“新奇之愁”,大概是由于陌生的环境所带来的新鲜感。 因为薄雾升腾,炊烟弥漫,正应了崔浩所说:“黄昏时的故乡在哪里?江上的烟气让人悲伤。” 那里的炊烟给原本黄昏的思乡之情增添了几分新的忧伤,别有一番景象。 家。

鉴赏三:

六年级课本第一册的第一首古诗是孟浩然的《素间的江》,是一首很简单的五言绝句:

移船至砚竹,宾客愁新至黄昏。

空旷树低,江上明月近人。

前两句说诗人傍晚时来到岸边停船。 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接下来的两句却描述了他的情感——“悲伤”,而且是“新的悲伤”。

有“新愁”的前提是有“旧愁”,而孟浩然的“旧愁”就是因为没能做官。 仕途的不如意,是萦绕在孟浩然心头的心酸。 傍晚来到岸边,又增添了“新愁”。 这个“悲伤”是什么?

正是“夕阳”带来的思乡之情。

“日落”时,太阳已西沉,周围天色渐暗。 这种情况最容易引起长期流浪者强烈的思乡之情。 这种思乡之情在《诗经·侍君》中得到了清晰的体现。

一位绅士正在打仗

君子出征,不知服役时间。 几点了? 鸡在池塘里栖息。 黄昏时分,牛羊都下来了。 君子在役,何不三思!

君子在役,无日无月。 有丷吗? 鸡栖息于街。 夕阳西下,牛羊聚集在一起。 君子打仗,不饥不渴吗?

这首诗写的是一位妇女在家里工作了一天。 晚上,她看到牛羊从山上下来回家,鸡群飞到横梁上休息。 她突然想起了还没回家的丈夫。 于是我叹了口气,“我怎么能不去想他(我怎么能想念他)”!

是的,天快黑了,牲畜家禽都知道回家了。 老公怎么还不回来? 这种情感源于古代农耕民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节奏:白天工作时,心思被各种任务占据;白天工作时,思绪被各种任务占据; 到了晚上,就不一样了,该休息了,各种情绪纷纷来到这里,思念远方的亲人是很自然的。

从《诗经·侍君》开始,“黄昏”就与“思乡”、“思念亲人”建立了文化联系。 “暮色难忍,暗色使我悲”,是游子们普遍的感受。 这种缺憾的情感,引发了无数诗人的感慨。 唐诗中有不少诗句用“黄昏”来指称“思乡”。 就职:

鸡牛栖息在桀下,饥渴难耐,迎着夕阳。

唐代的人们已经开始表达对女性的不满。 最困难的事情就是在黑暗中放松。

不仅是唐朝人,这种表达方式也为历代文人所继承。 宋代李清照在著名的《慢声》开头写下了感人肺腑的句子:“寻寻觅觅,荒凉寂寥,凄凉凄凉”,因为是黄昏(风来晚了),所以是秋天的黄昏,“风大天高,猿啼悲鸣”。 秋天本来就给人一种忧伤的感觉,但黄昏时分,更让人难以忍受孤独。 更让李清照同情的是,她思念的故乡已被占领,她无法回到家乡; 她思念的人已经去世,天地永远分离。 李清照只能用回忆来安慰自己孤独的灵魂。

元代马致远的《天镜沙·秋思》被誉为“秋思之祖”。 他还用黄昏的意象构造出强烈的艺术美感: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天边断肠人。

“断肠人在天涯”,并不是任何悲伤造成的。 它是由“日落”的瞬间和秋天老树枯藤上死乌鸦的形象引起的。 这首诗虽然短小,但艺术感染力却很强。

《苏建德江》在景物描写上也别具一格。

“移舟至燕朱,夕阳西下,宾客愁新来”,一幕幕感人至深。 第一句是真实的动作,第二句看到“夕阳西下”引发思乡之情。 “天阔树低,河清月近人”就是借景抒情,即通过景物抒发情感。 “原野天低树低”是指田野辽阔辽阔,远远望去,天空其实就在树枝下。 世界如此广阔,人更孤独。 然而河水清澈,月亮倒映在河面上,离人那么近——月亮给诗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孟浩然的诗清淡而有力,从这首诗就可以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