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京剧借帆出海

京剧作为中国的国剧、国粹,已有200多年的历史。 它是中国文化艺术高度发展的成果,在中国文学、戏剧、音乐、舞蹈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中国传统京剧是中国国宝、世界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 它不仅是连接世界各地华人情感的纽带,也是世界人民了解中华文化的窗口。

20世纪初,是中国京剧真正向世界敞开大门的时期。 1915年在北京举行的美国教职员聚会上,梅兰芳表演了《嫦娥奔月》。 时任美国驻华公使赖因施建议梅兰芳赴美演出。 1919年,梅兰芳率剧团赴日本演出,剧目有《神女散花》、《御碑亭》等。 1924年,梅再次应邀赴日本演出。 1930年2月,梅兰芳访美,率京剧团在纽约第49街剧院首演。 此后,剧团演出从东海岸到西海岸,在纽约、芝加哥、旧金山、洛杉矶、夏威夷等地演出70多场。 。 几年后,梅先生访问了苏联,并在莫斯科、列宁格勒等地演出。 继梅先生之后,京剧四大名旦之一的程砚秋于1932年率团出访法国、意大利、瑞士、苏联,历时一年多。

除了京剧名家的海外演出外,到了20世纪下半叶,中国传统名剧包括很多京剧剧本的英译也有了很大的提高。 早期的剧本翻译往往只保留故事梗概,直到20世纪60年代才产生了一些相对完整的剧本。 有的基本上是用文字描述舞台上的声音和动作效果,除了乐谱。 这些译者中有美国的西里尔·伯奇(Cyril Birch)、荷兰的德玛(WL Dema)、英国的大卫·霍克斯(David Hawkes)等西方汉学家,也有很多本土的中文翻译家。 然而戏曲翻译,尤其是翻译,有两个维度:文本阅读和舞台表演。 如果说徐渊冲、王荣培是本土戏曲剧本翻译家中不得不提的名字,那么杨世鹏、胡耀恒、伊丽莎白·威奇曼就是真正将英国京剧搬上舞台的先驱者。

1. 杨世鹏、胡耀恒、韦丽莎

虽然之前也有熊十一制作的英文剧《王宝钏》(1934)在英国上演,但第一个开先例、训练外国人唱京剧的却是杨世鹏(Daniel Shih-peng Yang)。 杨世鹏现为美国科罗拉多大学戏剧与舞蹈系名誉教授。 台湾大学外语系文学士、夏威夷大学戏剧系美术硕士、美国夏威夷大学戏剧系博士。 来自威斯康星大学戏剧系。 20世纪90年代,调任香港话剧团导演。

梅兰芳访问夏威夷三十三年后,英文京剧登上了夏威夷大学的舞台。 1963年4月,在夏威夷大学就读的中国台湾学生杨世鹏执导英文歌剧《红鸾禧年》在夏威夷大学法灵顿礼堂连续演出五场,票价1.75美元。 同年5月,他们又进行了三次巡演。 本剧采用台湾大学女教授黄琼九的英文译本。 为什么选择这部剧?杨世鹏导演透露了五大理由:第一,这部剧是文艺剧,不需要杂技,容易培养演员;第二,这部剧是文艺剧,不需要杂技,容易培养演员。 第二,不需要复杂昂贵的服装; 第三,与其他剧的可比性。

比如没有让外国观众觉得特别刺耳的唱段; 第四,不是特别程式化,不便于西方观众欣赏。 第五,该剧是为数不多的被翻译成英文的京剧作品之一。 在排练过程中,杨世鹏坚持四个原则:尽可能忠于京剧的真实风格; 尽可能减少唱腔,只用了五个唱腔,让观众感受到一点京剧的味道; 充分利用西方的舞台调度,改变一些传统死板的舞台设计,让观众看懂剧情,觉得有趣。 杨世鹏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培训他的美国同学(20名演员和4名音乐家)。 该剧所需的唱段是在台湾录制的,丝绸服装也是从台湾运来的。 演出获得巨大成功,当地华人引以为豪。

除了中国观众之外,西方观众能否欣赏这种扬帆出海的京剧表演呢? 当时《檀香山星报》的评论《西方观众也喜欢夏威夷大学戏剧社制作的中国歌剧》正是回应了这一质疑。 作者菲尔·梅尔写道,一些最好的表演虽然“与众不同”,但即使是爱斯基摩人也会欣赏:男主角喝了一碗热汤,女主角表现出情感和女性气质,精致的面部表情变化,还有女主角的父亲撅着胡子大声喊道:“一旦当了岳父,就永远是岳父”。 诸如此类的细节,生动又令人耳目一新。 当然,京剧表演中华丽的服饰也是备受观众追捧的一大亮点。

1972年2月,杨世鹏以客座教授身份在夏威夷大学执导京剧《乌龙缘》。 就像九年前导演《红鸾喜》时一样,他仍然注重选用西方演员,拒绝了很多前来应聘的中国艺人。 他花了两个月的时间训练演员。 剧中对白全部为英文,歌词则为原版中文。 歌词的英文翻译以字幕的形式逐句显示在屏幕上。 售票首日,著名语言学大师李方贵带领罗锦堂等夏威夷昆曲研究会成员排队购票。 谢冰英、吴大野、熊十一、王兰等人从外地赶来观看演出。 他们观看后无不惊叹不已,认为这是一个开创性的传播中华文化的戏剧节。 《乌龙缘》在檀香山演出11场后,又巡演了四个外岛。 后来参加当年的全国大学生戏剧比赛,在330部参赛剧目中脱颖而出,获得第一名。 同年4月,受邀在华盛顿特区肯尼迪剧院演出,演出由美国之音在东南亚转播; 9月,美国公共电视网(PBS)在全国播出了90分钟的彩电电影《乌龙缘》,预计覆盖200万家庭观众。

仅仅三年后,即1975年11月底至12月初,由夏威夷大学戏剧系教授胡耀恒翻译、改编、导演的京剧《白娘子传奇》在美国上映。在夏威夷大学肯尼迪剧院演出。 该剧采用象征性的灯光布置,现场锣鼓和英文演唱。 与杨世鹏导演的《红鸾戏》和《乌龙缘》相比,胡耀恒在歌词上更进了一步,不仅将其翻译成英文,还要求演员用英文演唱。 胡耀恒在导演手记中写道,由于原剧的音乐和舞蹈是为中国人表演而设计的,所以要尽可能保留原来的词序,同时也要让观众听懂英文歌词,结合准确性和可理解性。 演出获得了评论家和观众的一致好评。 在檀香山演出11场后,又前往其他岛屿演出,取得了巨大成功。 胡耀亨后来担任台湾大学外语系主任、戏剧研究所所长。

在夏威夷,早期的英文中国戏剧的制作和表演大多以社区为基础。 20世纪60年代开始,焦点转向大学校园,形成以华人为主、非华裔美国大学演员为主要演员的模式。 英国京剧逐渐成型。 除了日本戏剧和印度戏剧之外,中国戏剧也是夏威夷大学戏剧系亚洲戏剧教学的重要组成部分。 它首先是由美国教授教授的。 最早的语文教师要数杨世鹏博士和胡耀恒博士。 罗锦堂先生是厦门大学东亚语言文学系最早开始教授中国戏曲的人。 英国京剧的核心问题之一在于咏叹调的处理。 第一部英文京剧《红鸾戏》是初步尝试,用英语对白,唱段改为录音; 第二部是《乌龙源》,英文旁白,中文唱段; 《白娘子传奇》中的第三首歌唱部分和对白一样,都是用英文表演,形式趋于完整。 京剧英文演出的成功,在非华人中培养了一批忠实的研究者和观众,其中就包括魏丽莎。 丽莎·魏 (Lisa Wei) 是一个地道的美国人。 早年留学南京大学,专攻京剧,师从梅派著名演员沉小梅。 回国后,韦丽莎致力于京剧的研究、教学、翻译和表演。 维丽莎后来成为夏威夷大学戏剧与舞蹈系教授,并担任亚洲戏剧系主任。 上面提到的杨和胡两人都是韦丽莎的老师,尤其是胡耀恒博士,他是韦丽莎博士论文的导师。 20世纪80年代以来,韦丽莎教授翻译、导演了多部京剧作品,包括《凤凰还巢》、《玉堂春》、《沙家浜》、《四郎探母》、《秦香莲》、《杨家女将》、《白蛇传》等。 , ETC。

魏丽莎并没有把京剧变成话剧表演,也没有按照罗马拼音模仿中文歌词。 相反,她把京剧的唱腔、旁白、动作、服装、乐器全部搬了过来,只是演员换成了凹眼。 高鼻子美国人把歌词改成了英文。

2、英国京剧的表演性原则及维丽莎的实践

戏剧剧本具有文学性和舞台性的双重特征,但京剧翻译仍然以文本形式优先存在。韦丽莎的京剧英译与以往的翻译有着本质的区别,凸显了舞台版与读本的巨大差异。京剧翻译,在实践中奠定京剧基础

翻译的可执行性原则。 可表演性并非京剧翻译所独有,而是西方戏剧翻译研究的一个重要命题。 美国文学翻译研究者克利福德·E·兰德斯认为,舞台剧翻译与其他题材的翻译存在重要区别。 舞台剧翻译的本质是“可说性”(speakability)。 相比之下,文本的含义、保真度、准确性和风格就被降到了次要地位。

不少学者也认为戏剧的表演版和阅读版存在差异,涉及不同的翻译策略。 人们普遍认为,戏剧文本的全部潜力只有在表演时才能显现出来。 戏剧创作是为了舞台表演,戏剧翻译应区别于其他文学翻译,为舞台表演服务。

翻译戏剧剧本的同时兼顾文学性并不容易,加上舞台性或表演性的双重桎梏就更难了。 中国古典戏曲的特点是唱、唱、对白、填词。 歌词可能押韵到底,阴阳均等,分等份,也可能韵律优美,悠扬,一曲表达三叹。 歌剧歌词翻译如何才能符合可表演性,达到更好的舞台效果?

韦丽莎的京剧英译实践是研究先行、翻译并行的结果。 她认为,译者只局限于剧本文本内的语言转换,对文本外的京剧唱腔、化妆、行业、服装等一无所知,缺乏对京剧艺术特点的了解,无法产生良好的翻译。 的作品。 韦丽莎的英文京剧翻译本着为表演服务的宗旨,呈现出三个较为突出的特点:

第一,语言简洁、易懂。 使用简单词,慎用大难词,使用简单句型,使用自然语言。 不要为了押韵而刻意改变词序或句序,这样会导致语言生硬。 这种旁白或歌词翻译有助于满足演员需要断句换气或拖长语气的表演需求,也有助于观众在短时间内快速理解和接受信息。

其次,译文音韵优美,适合演唱。 京剧唱腔最初是用汉语创造的,汉语是一字一音节,而英语是一字一音节或多音节。 维丽莎的做法是尽可能将英文单词的音节分开,以对应中文原文歌词,这与歌曲翻译一致。 歌词非常相似。 美国夏威夷大学东亚语言文学系名誉教授、夏威夷华人作家协会名誉主席罗金堂先生评价:“她翻译的歌词每一行的发音都是是根据中国京剧的音节改编的,所以在胡琴上还是比较一致的,观众也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

比如《白蛇传游湖》中船夫的歌词:

示例1)

我的心打破了河水的平静,

桨划破钱塘江,

客人查看布洛索姆索尔

孤山送行

一整天。

梅花飘落。

受原唱风格的限制,译者很难用与汉语相同的音节数(7个音节)的英语勾勒出原意。 又如,京剧中常见的拖长音对句末的元音有特定的要求,因此译者在译文中的同一位置也应选择相同或相近的元音; 同样,译者也应该选择歌词每句末尾的韵脚。 尝试尽可能地对应。 此外,京剧中不同人物常用的押韵也需要使用英语单词中相似的元音。 例如,旦字喜欢用“ee”(yi),生字喜欢用“ah”(ah)。 基于对中国音乐效果和京剧音韵系统的理解,魏丽莎仔细调整了译文的音韵,使其适合演唱和表演。 例如,《凤凰还巢》中有一段译为对联。 四行构成aabb的韵格,韵律优美。

示例(2)

人家说姐姐好看,我说奴婢漂亮。 喜欢我的人有很多,看到我的美貌他们都笑了。

他们说我姐姐看起来很好;

好吧,检查一下,我是同类!

因美貌而享誉世界,

穆威尔大师烧毁了他的书!

第三,魏丽莎并没有简单地将剧本的原文内容翻译成英文,而是根据演出要求进行了灵活的翻译。 翻译做了很多适应性的改动,既是为了照顾演员表演的方便,也是为了迎合西方。 观众的理解和欣赏能力创造了良好的舞台效果。 例如例(1)中的“钱塘江”、“赏梅”等文化意象,在英文歌词中就做出了必要的选择。 不仅如此,维丽莎还会创造性地酌情驯化原文中一些具有中国文化内涵的双关语、方言、人物名称等。 请看《凤凰还巢》中的一句俏皮话:

示例(3)

朱焕然:婆婆! 程夫人:好女婿!

朱焕然:再“咸”我也吃不下去。 程女士: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有什么长远的策略吗?

朱焕然:现在我别说长期策略了,连短期策略都没有。

朱:婆婆!夫人:女婿!朱:这里有足够的蒸汽来煮鹅!

女士: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

来到这个关口,你有什么灵感吗?

朱:灵感!不只是汗水!

魏丽莎巧妙地利用了尊重和蒸汽的同音字来处理原文中“贤”和“咸”的同音字。 她用cookmygoose(自找麻烦)来翻译“太咸了,吃不下”,也用灵感(inspiration)和汗水(Shame)来翻译“长策”和“短策”。

此外,维丽莎的英语京剧会在对白中加入一些地道的美式幽默,在表演中还会穿插耸肩等美式肢体语言。 小丑演员甚至可以尝试一些即兴的英语笑点,以丰富戏剧效果,拉近观众与观众的距离。 与现场观众的距离。

夏威夷大学戏剧系每三四年排演一部京剧,不仅在美国本土演出,还“出口”到我国。 已有20多年的历史。 最近的一次活动是2014年2月的英文京剧《穆桂英挂帅》系列演出。该剧由夏威夷大学戏剧系教授、被誉为《外国公主》。 她还是夏威夷大学孔子学院院长和中国研究中心成员。 导演刘长江教授担任音乐总监,江苏省京剧院三位专家担任艺术顾问。 全剧全英文演出,穆桂英、佘太君、杨文光等经典人物均由操着外国口音的金发老外演绎。 演员们热情的表演和演唱风格体现了京剧的特色。 色彩鲜艳、装饰精美的舞台,新颖、华丽、夸张的服装,节奏明快、热烈喧闹的锣鼓,生动地传达了京剧和中国传统戏剧的精神。 京剧的魅力也让更多的美国民众有机会接触、了解、欣赏京剧,为美国观众了解中国传统文化提供了平台和窗口。

我们不得不承认,即使在中国,包括京剧在内的中国古代戏曲艺术仍然延续着过去严格的节目表演、缓慢的节奏、优雅的歌词、略显过时的故事情节,越来越难以满足人们的需要。现代。 人们的审美需求。 在当今快节奏的现代化进程中,京剧面临着向何处去、如何继承、如何创新的问题。 文化不仅要传承(内传),更要传播(外传)。 京剧要超越国界“传播”,像西方芭蕾舞、欧洲歌剧一样赢得世界各地的接受和欣赏,需要一个不断探索、一步一个脚印的过程。 或许夏威夷大学50多年的英国京剧实践就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值得研究的课题和值得推广的实例。

(本文部分素材由华东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陈茂庆教授提供,谨致谢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