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梅派的代表性剧目_京剧梅派演唱特点_京剧梅派最代表曲目/

京剧梅派的代表性剧目_京剧梅派演唱特点_京剧梅派最代表曲目/

郑晓在《凤凰还巢》中饰演程雪娥

京剧梅派最代表曲目_京剧梅派演唱特点_京剧梅派的代表性剧目/

梅兰芳《贵妃醉酒》中的卧鱼姿势

京剧梅派演唱特点_京剧梅派最代表曲目_京剧梅派的代表性剧目/

梅兰芳在《贵妃醉酒》中饰演杨玉环

京剧梅派的代表性剧目_京剧梅派演唱特点_京剧梅派最代表曲目/

《宇宙边疆》中的赵燕荣

京剧梅派的代表性剧目_京剧梅派最代表曲目_京剧梅派演唱特点/

梅兰芳(中)在《宇宙疆域》中饰演赵燕容

京剧梅派最代表曲目_京剧梅派演唱特点_京剧梅派的代表性剧目/

2010年4月,郑晓正式拜梅葆玖先生为弟子。

“梅派”是京剧丹兴形成的第一个京剧流派,影响深远。 由京剧大师梅兰芳先生创办。 他融合了青衣、花旦、刀马旦的表演方法,在唱、读、演、舞、音乐、服装、造型等各方面不断创新和发展,提高了歌唱表演艺术。将京剧旦旦提升到一个全新的高度。 等级。

青年演员郑晓是“梅派”第三代传人,京剧表演艺术家梅葆玖先生的弟子。 2012年被北京京剧院评为“青年领军人物”。 曾获文化部举办的青年京剧演员折子戏大赛金奖。 他一直以“梅派”为基础演出剧目。

受疫情影响,话剧演出暂停。 郑晓来到“上发”云课堂,通过网络普及京剧知识,带领“上发”成员走进极具魅力的“梅派”艺术。

基础知识

京剧高度标准化、程式化

在讲“梅派”之前,郑晓首先向“重庆”的成员们科普了京剧的基础知识:行业、四技五法、京剧的艺术特色。

“在京剧界,历来有‘少旦干净、末丑’之说,但现在只剩下‘生旦纯丑’了。在京剧形成之初,京剧,最后一句确实用在了舞台上,比如在《一把雪》里,莫成就是莫,但现在在京剧舞台上,却并入了盛行。”

接下来,郑晓一一讲解了各个职业的分类和性格特点。 “生行代表男人,有老生、小生、武生、洪生、万生。我们平时在戏剧中看到的诸葛亮、伍子胥、杨四郎等人物,都属于老生;《三生》中的周瑜、吕布等。国的就是小胜;武胜是擅长武功的,比如赵云、马超;洪胜是比较具体的人物,因为他的脸是红的,比如关羽,红脸也代表忠诚;万胜,正如名字一样建议专门演儿童角色,比如《三娘教子》中的雪衣哥哥、《索林包》中的陆天霖。”

郑晓饰演的青衣分为丹行,丹又分为青衣、花旦、花山、老旦、武旦、刀马旦。

“青衣一般比较端庄,可结婚也可未婚;花旦饰演少妇,性格活泼开朗,举止轻盈灵动;华山介于青衣和花旦之间,并重”唱歌、演戏;老旦,不用说,指的是老年妇女;武旦善打仗,像《水浒传》中的扈三娘、《泗州城》中的水母;刀马旦是重工,很多女指挥员和穆桂英、梁红玉等将军就是这样的人物。”

景,又名花莲,主要扮演无论在性格、品质还是外貌上都具有突出特点的男性角色。 细分有铜锤面、架面、武术面等,铜锤花脸主要以唱功为主,甲花脸以工架表演为主,武花脸以武术为主。

四大职业中的最后一个“丑”,其实在京剧表演中起着情绪调节的作用。 丑可分为文丑和武丑。 《江干盗书》中的江干是典型的文丑,表演重在动作和表情; 武丑是《水浒传》中石谦那样的人物,《三岔口》中的刘丽华则擅长武术。

“四技五法”是京剧艺术中的重要技法,分别指唱、念、做、打四种艺术手段和手、眼、身、法、打五种技术方法。脚步。

郑晓说,10岁左右的孩子进入戏剧学校后,无论是学习文戏还是武术,都要长期学习和训练“四技”。 “五法”与“四功”紧密相连。 只有“手为势、眼为神、身为主、法为源、步为本”,配合“四功”,才能在舞台上表现出色。 展现了京剧表演的意境和魅力。

谈到京剧的艺术特点,郑晓总结了三个方面:虚拟性、程序性和时空的灵活性。

“京剧表演中有很多虚拟场景、虚拟动作,比如梅兰芳先生的《贵妃醉酒》,里面喝酒闻花香,都是虚拟表演。酒杯里没有酒,手上没有花,通过演员的表演让观众相信虚拟物品的存在。另一部时空虚拟的名剧叫《秋河》,丑与坏一起表演,讲述了船夫和小尼姑在木船上的故事,船夫手里拿着桨,做出摇摆的动作,他和小尼姑在舞台上走来走去,代表船在海上划了很长一段路。水。剧中遇到的风、浪、快速的动作都是根据编程来的。表演动作告诉大家自己在时空上的位置,正在发生什么事情。”

经过长期的演变和发展,京剧在服装、化妆、道具以及表演过程和形式上都形成了高度标准化和固定的模式,即公式化。 “比如有一套程式化的上马动作,只要演员完成了这组动作,就说明他已经上马了,观众自然会相信接下来的故事是发生在马背上的。” ”。

无限时空的表达以及有限空间内不同时空的变换,是京剧艺术对现实生活的高度提炼和加工。 郑晓举了一个例子。 如果在舞台上放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就可以称为大厅或客厅。 幕布一合,桌椅移开,演员们绕着舞台走一圈,就意味着他们是在花园里,还是在街上。 时间和空间的变化非常灵活。

梅花的美丽

适度对抗“过度”之美

简单介绍完相关知识后,郑晓在屏幕上调出了一张《贵妃醉酒》中梅兰芳先生的剧照,“说到《梅派》,我向大家推荐的第一部《梅派》剧就是《贵妃醉酒》,这部戏长达一个多小时,不算是一部大戏,但是到今天我们都认为它是最经典的。因为除了很多歌舞场面之外,还有很多梅老师花了不少心思设计的情节,整部剧蕴含的审美意义非常高。”

很多人形容“梅派”的意境是雍容、端庄、和谐、深沉、含蓄。 郑晓表示,如果让她选择一个词,她会选择“中性”。 梅兰芳先生创立的“梅派”艺术体现了中国自古以来延续至今的一种传统审美思想——和谐之美。

“梅先生的审美标准是反对‘过分’的,所以‘梅派’演员对歌唱、肢体动作和人物刻画的把握非常重要。”

坚持中性之美的“梅派”如何处处体现美? 郑晓以《贵妃醉酒》为例,带领大家细细品味。

《贵妃醉酒》讲述的故事其实很简单,受到唐明帝宠爱的杨玉环到百花阁赴宴,沿途看到的明月、金鲤、繁花。 ”这样的方式让她特别高兴。没想到,皇上到了西宫媚妃那里,她就开始一个人喝酒,直到喝得很醉,才一个人郁闷地回宫。”

郑晓告诉大家,故事虽然简单,但是里面有很多情节设计值得回味。 她首先展示了梅兰芳在《贵妃醉酒》中的经典醉卧姿势的图片,“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姿势,从眼神、手势到动作,一切都是美丽的。而且从这个姿势我们可以看出,他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姿势。”已经醉了,因为他的眼神里流露出轻微的醉意,而且他躺在地上。”

郑晓还提醒大家看梅老师的两只手:“是一只手高,一只手低吗?而且仔细看,你会发现京剧里没有两只手一样高的动作。”这在京剧中被称为‘子午相’,这与中国传统的审美观念密切相关。”

”看梅先生的身体,他并不是完全面向前方,而是侧身倾斜,同时双腿和腰部都向相反的方向扭转。其实这个姿势看上去很简单,但是做起来却非常困难。做到了。它所表现出的效果让人感觉非常美丽。”

郑晓说,她经常会模仿这个动作,但她总觉得自己做不好。 她不禁感叹道:“师父就是师父!魅力非凡!”

下一张剧照是梅先生在“卧鱼”之后慢慢起身闻花香。 醉酒的状态下,他看着手中的花,目光迷离。 这朵花是虚拟的,但观众从梅先生的眼神和姿势中可以强烈感受到,此刻他手里确实拿着一朵花。

“我记得老师在教这部戏的时候,要求我们牢牢把握高贵、美丽、醉这三个字。贵,因为她不如人,胜于万人,所以她在喝酒的时候,她看着旁边的太监,宫女的眼睛总是斜向下看,左看,右看,下看,眼神里流露出她的高贵,肩膀和双手总是挺直的。

“美更重要,从动作到歌声,梅先生塑造的形象都很美,即使喝醉了,我们在生活中看到的醉汉都不是很优雅,但梅先生塑造的醉酒杨贵妃是如此美丽。”

尤其是经典的核心唱段《岛上冰轮初转》更体现了《贵妃醉酒》的美感。 郑晓表示,很多戏迷都喜欢学这个角色,因为服装华丽,歌舞丰富。 每句话都有相应的规定动作。

演员已经捕捉到了高贵和美丽,现在该捕捉醉酒的状态了。 比如郑晓就给大家展示了醉步。 您必须向左走两步,然后向右走两步。 切记不要上前或下下,否则就会失去身材的优美。 为了找到最佳的姿势,只能不断地训练和掌握技巧。

梅兰芳先生录制电影《贵妃醉酒》时已经年事已高。 他最初创造的一些高难度动作,如“卧鱼”、“下腰”等,虽然被简化了,但仍然是后人学习的宝贵素材。 给郑晓印象特别深刻的是那三个腰部动作。

剧中一共三敬酒,一是高力士,一是裴力士,最后是丫鬟,梅先生都低着腰,高力士敬酒的时候,他蹲下端起酒杯喝,然后开始低腰,头上戴的凤冠有十多斤重,他得把两边的流苏掀起来,然后低腰围成一圈,宫女敬酒的时候,他腰部前后放低。”

郑晓建议大家找到视频,仔细品味,感受一代京剧大师的艺术魅力。

梅花

盛年加,晚年减

京剧“四技”中第一位是唱腔,可见唱腔的重要地位。 每个青衣都会唱歌,必须有一副好嗓子。 《梅牌》的唱腔和音乐被评价为“旋律简单、流畅、自然”。 郑晓解释道:“所谓简单的旋律,其实就是起伏不是很明显,高音不是很高,低音不是很高。” 低位、高位和低位之间的过渡非常平滑,是一种波浪式的趋势,顺流而下。”

梅先生在《舞台人生四十年》一书中说:“我对舞台艺术一向采取均衡发展的方针,不主张强调某一部分的特点,这是我几十年来一贯的风格。” ”

郑晓表示,梅先生早年的演唱风格比较“僵化”。 在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后,他一直遵循自己的美学原则来创作作品。 他主张歌唱音乐的结构是第一位的,就像作曲、诗歌、书法、绘画一样,讲究布局和组织,避免使用“怪”、“乱”、“俗”等几个词。

“说到怪异,有些人为了创新,设计了很多层怪异的曲调,或者不遵循京剧艺术的规则,这从梅先生的审美角度来说是不允许的。”

梅先生一生都在创新。 郑晓说,比如《玉堂春》、《宇宙疆域》、《四郎探母》中都可以找到同样的西皮慢板,但梅先生对每一首的诠释都会有所不同。 “只要涉及到同一个图案,他总会设计出一些创新点,但创新点并不多,让你感到熟悉的同时又感到新鲜。”

梅兰芳的演唱风格也经历了“简单化——复杂化——简单化”的过程。 早年的他,简洁有力,干净利落;

“当我们听梅先生早期的录音和他中年的录音时,我们会感觉到不同。就像我们学书法一样,从楷书开始,一笔一笔地画,遵循规则。更多熟能生巧,熟能生巧,熟能生巧。梅先生全盛时期的歌声会有一些小装饰,包括他的身体姿势,从简单到复杂。到了晚年,他开始做又减法了,很多内在的东西多了,外在的东西也开始相应的简化,比如这个动作,看似不经意的经过,其实里面隐藏着一种韵律,我们看起来简单又美好,但是如何学起来很难,我觉得我学不会,因为这种感觉来自他的血液。”

梅志成

《大唐公主》将交响乐融入京剧艺术

10年前的春天,已经在北京京剧院工作的郑晓正式拜梅葆玖为弟子,成为“梅派”真正的继承人。 师父拉着她的手,一起向梅兰芳先生的铜像顶礼,并告诉她:“今天你拜我为师,但你不能忘记你的第一位老师。”

梅兰芳先生是一位坚定的传统主义者,也是一位勇敢的革命者。 作为“梅派”的传承人,继承和延续梅兰芳的艺术是义不容辞的责任。 说起梅葆玖大师,就不得不提京剧《大唐贵妃》。 他将西方交响乐与《梅花》歌声完美融合,他的主题曲《梨花颂》成为传唱一时的经典。

《大唐贵妃》是根据《太真传》和《贵妃醉酒》改编的,这两部剧除了延续了父亲的表演风格之外,还加入了一些自己的创作。我平时非常喜欢听交响乐,开车的时候会演奏柴可夫斯基、莫扎特、贝多芬的作品,所以我得到了将交响乐融入梅花派艺术的灵感。”

《梨花颂》是著名作曲家杨乃霖为梅葆玖量身打造的。 采用京剧的宴会风格和“梅派”的节奏,深受京剧演员和戏迷的喜爱。 梅葆玖先生曾建议像郑晓这样的弟子在表演《太真外传》时,在最后加上《梨花颂》,“他希望更多的人能唱这首曲子,这样才能真正地通过”永远地倒下去。”

郑晓选择了《太真外传》作为研究生班毕业演出的报告片。 可惜,此时她的师父梅葆玖已经去世了。 当《梨花颂》的音乐响起时,观众席上立即响起掌声和呼喊声,大家的心情都为之振奋。 郑晓在舞台上也感受到了心灵的震动,“可见大家对这部作品的喜爱程度,所以这次演出也让我感受到了‘梅派’艺术的非凡魅力。我希望用自己的努力来传承‘梅派’艺术的魅力。” 《梅派》艺术慰藉天上师父的灵魂。”

说到这里,郑晓截取了一段师父唱《梨花颂》的视频片段播放给大家听,“说实话,今天看到这一幕我心里很不舒服,因为扮演杨的梅葆玖先生饰演李隆基的玉环和张学金梅葆玖先生已经离开了我们,这部剧在他们合作的众多新剧中也是非常具有代表性的。因为观众已经很兴奋了。他不仅是我扮演杨贵妃,也是我自己。我要感谢所有观众对他和‘梅派’艺术的喜爱。”

当时,《大唐公主》演出的次数并不多,只在北京、上海两地演出。 去年,北京京剧院在国家大剧院上演了《大唐贵妃》。 郑晓表示,这也是大师生前的心愿——让《大唐贵妃》登上国家大剧院的舞台。 所以,“梅派”弟子们完成了他的遗愿。

伊美诗

几句话纠正一下我的审美

师父离开已经四年了。 今年4月,疫情还很严重的时候,郑晓写了一篇题为《感恩师父十年》的文章,回忆了她与师父相处的每一个细节。 在“恩惠”云课堂上,郑晓还与大家分享了她如何跟师父学习戏曲的小故事。

“2010年出家时我才20多岁,是传承人中年龄最小的。一开始我真的不敢去打扰我丈夫,他的时间太宝贵了,每天都很忙,而且他还有哮喘,每次去老公家里求教,我都是带着疑问去的,因为我在中专、大学学过很多戏剧,所以师傅可以对症下药,给予指导以更有针对性的方式。”

有一次,《四郎探母》在长安大戏院上演。 师父的家正好离长安大戏院很近。 郑晓邀请师父观看他的表演,师父爽快地答应了。

当得知演出时师父就坐在台下时,郑晓非常兴奋。 演出结束后,师父上台合影并对她说:“都很好,但是我告诉你一件事……”

“事情是这样的,我犯了《梅派》最忌讳的错误之一。经常去影院看戏的人都知道,一个演员如果一开始基础好,到最后一幕的时候其实唱得对。”演员本人也到了兴奋的地步,观众要我写长记,我就写长记,我会想尽办法去激动,让观众兴奋起来,欢呼雀跃。表演最后有一个蹲下的动作,为了给观众一个好,我弹了一个特别长的音符,一边弹一边蹲着,老师说你的音符好像有点长,如果你把音符做一下时间长了就不漂亮了,性格也会不对。”

听起来很轻描淡写,但郑晓却感觉自己瞬间清醒了,“其实师父的意思是,你太过分了,去讨好观众了。回顾他以往的表演,确实有很多场景是不合时宜的。”有这样一个问题,师父对我的指导不是具体告诉我怎么做一个动作,而是纠正我的审美观,提醒我要秉承“梅派”一贯的和谐之美。观众走了出去。看完你的戏后对剧院的感受,也应该是一种回味,而不是一种刺激。”

从梅兰芳先生到梅葆玖先生,“梅派”艺术始终遵循“中和”的审美原则,“中和”成为“梅派”艺术最重要的表现特征和艺术精神。 郑晓说,喜欢“梅牌”的朋友经常问她“梅牌”怎么学? 怎样才能唱出《梅牌》的魅力呢? “我想大家不妨也明白‘中和’的含义。”

由于时间有限,郑晓遗憾的还有很多内容想跟大家分享,比如《美拍》的时尚场景。 她期待着下次再来。 最后,在团员们的热情要求下,她清唱了一首清唱歌曲《梨花颂》,结束了本次云课。

文/记者 严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