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搜孤救孤二本剧本唱词

京剧《搜孤救孤》【二本】又名:《八义图》剧本唱词

角色

程婴:老生
韩厥:武生
太后:老旦
庄姬:旦
屠岸贾:净
程妻:旦
太医:丑

剧情

春秋时,晋国有佞臣屠岸贾,晋景公宠之。屠岸贾与赵氏不睦,诬赵盾以弑君之罪,将赵氏抄斩。赵朔之妻,公之庶妹也,怀孕走入宫中,得免。后生赵武,托门客程婴、公孙杵臼,设法保护。屠岸贾为斩草除根计,严索孤儿。程婴适生子,公孙杵臼请将婴儿伪作孤儿,应屠岸贾索。程婴许之。公孙杵臼乃抱程婴子藏于首阳山边,嘱程婴出首。屠岸贾带校尉搜山,果得公孙杵臼及孤儿,立将孤儿掷死,又命程婴举鞭击公孙杵臼,以试虚实,以程婴与公孙杵臼,同为赵氏家客也。程婴忍泪痛击公孙杵臼,屠岸贾乃信,杀公孙杵臼。后景公崩,成公立,赵武为上卿,将屠岸贾剐戮。以报昔日之仇。赵武既成立,程婴乃以报公孙杵臼。赵武感二客义侠,立位宗庙,配享祖先。

京剧《搜孤救孤》【二本】剧本唱词

【第一场】
(程婴上。)
程婴(唱)心中有事感叹多, 

不知孤儿事如何。

眼望宫院不能到,

只恐后来受折磨。

(白)在下程婴,曾为赵家门客。只因赵相与屠贼结仇,三百余口,被屠贼斩尽杀绝。只留庄姬一人,逃进宫去,产生一子。闻听屠贼带领校尉,进宫搜寻。倘若将孤儿搜出,苍天哪苍天!眼见得忠良就无有后了。吓,那厢好似韩将军,待我迎上前去。

韩厥(内白)走吓!

(韩厥上。)
韩厥(念)奉了太后旨,怎敢有迟延。

(白)吓,程兄。

程婴(白)吓,将军,闻听屠贼,进宫搜寻孤儿。可曾被他搜去?

韩厥(白)孤儿不曾搜去。

程婴(白)谢天谢地。此地并非讲话之所,将军这里来。

韩厥(白)好。

(念)转过背静所,

程婴(念)今有大事托。

韩厥(白)程兄何事?

程婴(白)我想孤儿在宫,终无了日。何不抱出宫来,命一人私自抚养。日后好与赵相报仇。

韩厥(白)某早有此心,只是无人抚养。

程婴(白)我程婴情愿抚养。

韩厥(白)难道你有加害之意?

程婴(白)老天在上,我若有加害孤儿之心,天诛地灭。

韩厥(白)改祸成祥。如今有个机会在此。

程婴(白)有什么机会?

韩厥(白)奉了太后之命,去请太医院,与公主诊脉。太医院带有药箱,待我将药箱腾空,将公子装在箱内,抱出宫来,付与程兄抚养。岂不安然无事。

程婴(白)将军快去办来。

韩厥(白)请。

程婴(白)小心了。

(唱)但愿救得忠良后,

洗手焚香把神酬。

(程婴下。)
韩厥(唱)我将大事安排就,

要救孤儿出龙楼。

(白)有人么。

(童子上。)
童子(白)什么人?

啊,将军来了。

韩厥(白)快快通禀。

童子(白)有请老爷。

(太医上。)
太医(念)神农尝百草,轩辕执衣巾。

(白)何事?

童子(白)韩将军到。

太医(白)有请。

童子(白)有请。

太医(白)将军在哪里?

韩厥(白)先生。

太医(白)将军请进。

韩厥(白)请。

太医(白)将军到此何事?

韩厥(白)公主偶得疾病,请先生进宫诊脉。

太医(白)来,带了药箱,随我进宫。

童子(白)是。

太医(念)仙丹产在深山内,

韩厥(念)妙药生于幽谷中。

(韩厥、太医、童子同走小圆场。)
韩厥(白)来此已是。稍候。

太医(白)退下。

童子(白)吓。

(童子下。)
韩厥(白)有请国太。

(太后、庄姬同上。)
太后(念)吾儿平安稳,

庄姬(念)且喜病离身。

韩厥(白)太医院到。

太后(白)公主病已痊愈。看过赏封,打发来人去罢。

韩厥(白)先生,公主病已痊愈。国太有赏。

太医(白)多谢。正是:

(念)趁我十年运,有病早来医。

(白)药箱呢?

韩厥(白)随后送去。

太医(白)是。

(太医下。)
庄姬(白)母后在上,想那屠贼搜寻孤儿不着,只恐又生别计。

韩厥(白)国太,公主。为臣去请太医,中途路上遇见程婴,他倒有扶养公子之意。

太后(白)儿吓,程婴为人如何?

庄姬(白)乃忠义之人。只是孤儿不能出宫。

韩厥(白)太医院现有药箱在此。将公子装在里面,抱出宫去,付与程婴抚养。岂不安然无事?

太后(白)此计甚好,你速速分别了吧!

庄姬(白)儿吓,想你一家三百余口,被屠贼斩尽杀绝。但愿你出得宫去,长大,拿着屠贼,冤冤相报。们就此一别,不知何日才得相见了。

(唱)怀抱姣儿珠泪滚,

才出娘胎就离分。

孤儿交与忠义士,

痛断肝肠对谁明。

韩厥(白)公主。

(唱)公主但把心放定,

救孤之事我担承。

药箱之内藏孤稳,

谅奸贼难解其中情。

(韩厥下。)
太后(唱)孤儿出宫情难忍,

庄姬(唱)好似钢刀刺娘心。

(太后、庄姬同下。)
【第二场】
(程婴上。)
程婴(唱)眼望韩厥不得见,

好叫我两眼都望穿。

(韩厥上。)
韩厥(白)走哇!

(唱)怀抱孤儿往前奔,

见了程兄说分明。

程婴(白)孤儿可曾抱出宫来?

韩厥(白)抱出宫来了。

程婴(白)娘子在哪里?

(程妻上。)
程妻(白)官人何事?

程婴(白)快快抱了进去。

程妻(白)是。

(程妻下。)
韩厥(白)程兄,出宫之时,太后言道:须要用心抚养。

程婴(白)那个自然。

韩厥(白)告辞。

程婴(白)将军请转。此事只有你知我知,千万不可泄漏。请。

韩厥(白)请。

(韩厥下。)
程婴(白)哎呀且住,我想左邻右舍,谁人不知:我程婴只生一子。如今多了一个婴儿,倘若有人出首,如何是好?哦,有了,我想公孙兄,乃是赵相门客,不免与他商议商议。正是:

(念)要救孤儿命,须寻仗义人。

(程婴下。)
【第三场】
(四文堂、四大铠、四校尉、屠岸贾同上。)
屠岸贾(白)且住。方才进宫搜孤,为何不见踪影?想是藏在民间,老夫自有道理。

来呀!

四校尉(同白)有。

屠岸贾(白)传谕在外:十日之内,有人献出孤儿,赏赐千金;十日一过,若无孤儿,晋国之中,与孤儿同庚者,尽行斩首。

四校尉(同白)啊!

屠岸贾(白)掩门。

(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