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缅怀我的老师萧盛萱先生

2000年12月19日,著名京剧丑角表演艺术家萧盛萱先生永远离开了我们,离开了他深爱的京剧事业。
在此之前,我去萧老师家中探望,谁知当日的匆匆一聚,竟成了我和萧老师的诀别。半月过后,萧盛萱老师尽然驾鹤西去了!那最后一面的话别,留下了弥足珍贵的记忆,留下了无法磨灭的怀念,也留下了难以弥补的遗憾。如今回想起来,萧老师音容宛在,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恍如昨日。
那天是12月3日(农历十一月初八)——正值萧长华太老师一百二十二周年冥寿(生于清光绪四年即1878年),我到萧盛萱老师家中看望,老师精神有所好转,体态也略见康复,见我到来,更加提神。我让小保姆将我带来的糕点、苹果等祭品,一一用盘摆放正桌之上,萧老师因未能马上找出太老师遗像,便向我说了一句舞台用语:“望空一拜!”于是我们共同向供桌上方鞠躬行礼。
我向萧老师谈起,不久前润年师弟(盛萱老师之子),在为太老师的《选元戎》录音配像时,我发现录音中没有头场(西皮原板转流水)的唱段时,马上请有关部门负责人,向谢国祥部长转告我的积极建议,并且奉献出我手中保存多年的一份该场的电台录音,以供润年师弟为太老师补录之用。尽管后来有人告知:“马老师说这录音太老了,以后再说吧”。我心系萧派艺术和音配像工程的意愿已经表达,足以坦然和慰藉。当萧盛萱老师听到我谈及此事之时,这位沉疴数月的八十四岁老人,竟一扫病态,抖擞精神,马上兴奋的开口唱起来这段(原板)来:“忆昔当年劫皇岗……”。那娴熟的唱腔和当时的精、气、神使得萧老师就象剧中的老英雄程咬金一样,沉浸在对自己盛年时代雄心壮志的兴奋追忆之中。
此刻,萧老师仿佛身上的病痛荡然无存,小保姆对我说:“爷爷跟您一说话特别高兴,显得精神非常好!”并说“照顾老人这么久了,今天还是第一次听老人家唱戏呢!”
萧老师边唱边向我谈到,丑行演员也应该会唱几段有代表性的东西,有时间你听听怹的录音唱段,是如何区别老生行当的,听怹把生行的汪(笑侬)派和老乡亲(孙菊仙)的唱腔,是如何柔进丑行的唱之中的。萧老师强调:“丑行唱中的幽默感及其诙谐的处理方法,你们都应该好好研究研究,否则在将来的传承中,老师还没弄明白呢,怎么去要求学生呢?”
萧老师边说边开抽屉:“我这里还有很多的数板儿,都整理下来了”,我正好发现抽屉里有两张为萧长华老先生安放骨灰的照片,便取出一张放在供桌上,萧老师又将一张保存多年的《审头刺汤》剧照(梅兰芳与萧长华两位大师的合影),也摆放在供品后面。如此场景,更加怀念之情油然而生,我立即跪拜行礼。萧老师见我如此虔诚,八十四岁的老人即席而起,屈膝跪地,面对照片说:“心到就成了!你每年都惦记这件事。”我赶紧扶起老师说:“对于前辈丑角艺术,我们不只是崇拜,孙盛武先生和您都在替怹向我们传道,确实使我们这一代人受益匪浅!我们面对萧派艺术,不应只是受用者,更应是维护者,应向您一样,为传承、弘扬老前辈的艺术尽上一份心力。”
说到这里,萧老师嘱咐我:“你们要不断进取,好自为之。要学怹的精神,怹说过,活到老学到老,学到老都学不了啊~”萧老师很是动情,“您放心吧”我说,“我会记住怹这句话的,您该休息了。” 限于时间,又怕累着老师,我便起身告辞了。
在回家的路上,耳边不时的响起萧老师刚才唱的“忆昔当年劫皇岗……”的声音。这确实就是丑行应该掌握的唱段,韵味是那样的浓厚,充分体现萧派独有的“生腔丑唱”。我边走边揣摩老师的言谈举止,在鼓励晚辈积极进取的同时,更要牢记艺无止境深远意义!
短短半月过去了,12月19日,润增大哥向我打来电话,语音沉痛“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今天下午3:30分,我父亲故去了…….”
增兄还告诉我,当天上午他一直陪在令尊身旁说话,待到中午12点后才离开,到家吃过午饭,就接到了这一噩耗,真是人生难料。
今日回忆,越发感到,我与萧盛萱老师共同缅怀太老师冥寿“望空一拜”之际,竟然是在我们师生之间话别之日。
在我漫长的艺术生涯中,尤其正当孙盛武老师故去之后,又得到萧盛萱老师无微不致的关怀和教导,使我倍感幸运,这将使我永远铭记心中。
时值萧盛萱老师九十诞辰之际(2007年2月13日农历丙戌年腊月二十六日),仅以此文深情缅怀先师,寄托哀思。

2007年2月9日

本贴由*维尼*于2007年2月09日16:53:59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