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打刀剧本唱词

京剧《打刀》又名:《吴衍能》剧本唱词

角色

吴衍能:丑
吴妻:小旦
赵匡胤:老生

剧情

五代,赵匡胤逃至江南,手无兵器,乃嘱冶工吴衍能代铸钢刀。吴衍能因赵匡胤欠债未还,不欲代铸,乃唤妻出,替自己推托。吴妻不解意,反代应允,并助炼制。刀既成,赵匡胤以二人试刀。

京剧《打刀》剧本唱词

(赵匡胤上。)
赵匡胤(念)踏破草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白)俺,赵匡胤。指望逃奔江南,只是手中缺少兵刀,来此已是吴衍能的门首。不免前去,叫他替吾打上一把钢刀,以做防身之用。

吴大哥开门来!

吴衍能(念)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

(白)待我开门,看看是谁。嗳,你是谁呀?

赵匡胤(白)怎样连你赵大爷都不认识了?

吴衍能(白)你是哪一个赵大爷?

赵匡胤(白)吾是赵匡胤呐!

吴衍能(白)打鬼,打鬼!

赵匡胤(白)何言“打鬼”二字?

吴衍能(白)人人都说是你死啦吗!怎么今个,跑到我们这来,显魂来了?

赵匡胤(白)此乃是仇人骂我,我并不曾死。

吴衍能(白)你没有死吓!那么,你就到家里坐着罢。

赵匡胤(白)请。

吴衍能(白)坐下,坐下。你能喝茶吧!

赵匡胤(白)不用。

吴衍能(白)不用正好,我们这儿正没有开水呐。我说赵大爷,这野猫进宅,是无事不来。你今天怎么来了?

赵匡胤(白)咳,这是什么讲话?吾今日前来,要叫你替我打上一把钢刀。

吴衍能(白)告便。

赵匡胤(白)请便。

吴衍能(白)嗳呀,慢看。他前三年,打了一把刀,直到如今还没有给钱。今天又来打刀来啦。我可是不能再上他的当了。

我说赵大爷,你前三年还欠我们一把刀钱,没有给,今天再要打刀,但是一件。

赵匡胤(白)哪一件?

吴衍能(白)现在我们铺子,搭上了伙计了。我自己不能作主,必须要同我们伙计商议商议。

赵匡胤(白)但不知你的伙计是哪一个呀?

吴衍能(白)不瞒你能说,就是我的老婆。

赵匡胤(白)怎么你的老婆又算是伙计了吓?

吴衍能(白)你没有听见人家常说吗:伙计伙计,如同夫妻;虽是夫妻,如同伙计。

赵匡胤(白)

吴衍能(白)等我叫她出来。

家里的,快出来呀!

吴妻(内白)吓哈!

(吴妻上。)
吴妻(念)奴家生来命儿穷,嫁了个丈夫叫吴衍儿能。各样生意全不做,终朝打铁做营生。

(白)当家的,深更半夜,你这么大惊小怪的,是什么事情吓?

吴衍能(白)他来啦。

吴妻(白)他是谁呀?

吴衍能(白)赵匡胤,赵大爷来啦!

吴妻(白)嗳,他不是死啦吗?

吴衍能(白)他没有死吓,活着呐!

吴妻(白)他到咱们这儿做什么来吓?

吴衍能(白)他要叫吾给他打一把刀。

吴妻(白)他既要打刀,你就该给他做了才是吓!

吴衍能(白)你别说啦,他前三年在咱们这儿打了一把刀,直到今日还没有钱给呐!谁还能再给他打呀?

吴妻(白)那么你就把他打发走了去,就完了。你叫我出来做什么呀?

吴衍能(白)我说我如今搭了伙计了,凡事要同伙计商量,我叫你出来,就说咱们这里生意不好,一切材料全用完了。他自然就走啦!

吴妻(白)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好,走,咱们去见见他去。

吴衍能(白)赵大爷,我伙计来了,你能有话,对她说罢。

吴妻(白)我说赵大爷,你能好吓?

赵匡胤(白)好。我要奉求二位,给我打一把钢刀,不知你意下如何?

吴妻(白)这个……

吴衍能(白)不行,不行,材料全用完了,连铁一点都没有了。

吴妻(白)错得,铁是没有啦,门后头倒还有把刀枇子,似可以用得。

(吴衍能使眼色调吴妻。)
吴衍能(白)你是什么居心呐?我说没有铁啦,你怎么说有刀枇子吓?

吴妻(白)你真混蛋,你说是铁,我说是刀枇子,枇子是枇子,刀是刀!你真混蛋!

吴衍能(白)你才是混蛋,!

吴妻(白)王八蛋,!

吴衍能(白)赵大爷!

赵匡胤(白)咳,这是什么讲话?

吴衍能(白)虽然是有一把刀枇子,还是打不成。

赵匡胤(白)怎样还打不成呐?

吴衍能(白)没有火怎么打?

吴妻(白)火虽没有,厨房里倒有一盏长命灯呐!

(吴衍能使眼色调吴妻。)
吴衍能(白)你真是“怀里端马勺——有点承心”。我说没有火,你为何说有灯吓?

吴妻(白)你实在是混蛋!

吴衍能(白)你才是混蛋呐!

吴妻(白)你说的是火,我说的是灯。灯是灯,火是火。混蛋,

吴衍能、
吴妻(白),王八蛋,

吴衍能(白)赵大爷!

赵匡胤(白)咳,又来了!既然有了火,又有刀枇子,你就与吾快快打起来才是吓!

吴衍能(白)请你到柜房里歇歇腿,待吾们给你能打起来就是了。

赵匡胤(白)少陪了!

(赵匡胤下。)
吴衍能(白)这分生意,你既是应承了,说不着,咱们就动起手来!

(吴衍能、吴妻拾椅子,点火。)
吴衍能(白)着了!

(西皮原板)炉火本是老君留,

打铁磨钢鲁班修。

千磨百折把钢炼,

三尺青锋定斩人头。

(白)火又灭啦,待我再点起来!

(吴衍能点火。)
吴衍能(白)又着了!

吴妻(西皮原板)夫妻们终日受贫困,

每日里钉铁度光阴。

饥寒冻馁难扎挣,

但不知何日里才能安宁。

吴衍能(白)来罢,打罢!

(吴衍能持锤打椅,吴妻随打。吴妻哭。)
吴妻(白)嗳呀,我的天呐,我的天呐!

吴衍能(白)你怎么哭起来啦?

吴妻(白)你听听,打的声音,活像是钉棺材盖的声音,我怎么不哭吓?

吴衍能(白)你打铁都不知道门道吗?

吴妻(白)嗳,这打铁还要什么门道?

吴衍能(白)这打铁必须要有一定的点儿,要打一个“定邦定,定邦定,定邦定邦定邦定”。

吴妻(白)敢自还有这些个讲究呐!来,咱们试演试演罢。

(吴妻打。)
吴衍能(白)对啦,一点不错,打好啦,去搬石头去。

吴妻(白)搬什么石头?

吴衍能(白)搬那一块捶棒石。

吴妻(白)那么大的石头,我可是搬不动。

吴衍能(白)你真白吃了饭啦!连一块石头都搬不动。

吴妻(白)你看那块石头,总有一二百斤。我要是能够搬得起来,我早去到黑寺里去拉劲弓,托技勇,练弓刀石,去考武举去啦!我还同着你,在此受什么罪?

吴衍能(白)你搬不动,你看我搬。

(吴衍能搬石。)
吴衍能(白)我也是搬不动。来罢,咱们两个人抬吧!先把火炉子抬开。

(吴衍能、吴妻同抬椅,抬板橙,吴衍能骄橙磨刀。)
吴衍能(白)去拿水去。

吴妻(白)哦,拿水去。

(吴妻持水碗。)
吴妻(白)往哪儿泼呀?

吴衍能(白)头上。

(吴妻用水泼吴衍能头。)
吴衍能(白)咳,叫你往刀头上泼,你怎么往我头上泼起来啦?再去拿去!

吴妻(白)哦,再拿去。往哪儿泼?

吴衍能(白)往面上。

吴妻(白)面上。

(吴妻用水泼吴衍能面。)
吴衍能(白)叫你往刀面上,你怎么往人面上泼起来啦?

吴妻(白)等我再去拿去。

吴衍能(白)算了罢,就这头上滴搭下来的,就够用了。

刀也打好了,有请赵大爷。

(赵匡胤上。)
赵匡胤(白)刀可曾打好?

吴衍能(白)打好了,你能拿去看看罢。

(赵匡胤接刀。)
赵匡胤(白)此刀甚好,但是吾身边分文未带,如何是好?有了,不免就将此二人开刀便了。

吴衍能、
吴妻(同白)好良心!

赵匡胤(白)吴衍能。

吴衍能(白)有。

赵匡胤(白)此刀甚好,你二人进前领赏。

吴衍能(白)你赏罢!

赵匡胤(白)看刀!

(赵匡胤杀吴衍能、吴妻,二人背立。)
赵匡胤(白)看四下无人,不免就此逃走了罢!正是:

(念)双手拨开生死路,迈步跳出是非墙。

(赵匡胤下。)
吴衍能(白)走啦,好,好,把刀打好了,送给他,他倒把我们两口子杀啦!

吴妻(白)你讲理不讲理呀?咱们叫他给杀死啦,你还在这里说什么话?

吴衍能(白)我这是鬼魂说话呐。咱们走吓!

吴妻(白)上哪儿走吓?

吴衍能(白)到阎王殿前去告他去!

吴妻(白)别挨骂啦,滚下去罢!

(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