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民营企业家如何经营越剧浙江泓影常山越剧团的启示

发布时间:

2014-06-22 作者:

高艳鸽 李啸 点击:

关键词:

清简樊莹梁燕燕

“玩着玩着就玩进去了。”周志胜有些形容被委托人做越剧团的过程京剧。看起来精力旺盛的他,是在浙江常山县从事制造业的商人,但现在也做起了文化产业,作为浙江泓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他把有些精力倒进了经营浙江泓影常山越剧团上京剧。周志胜热爱音乐,玩过摇滚,“可能小地方摇滚玩不起来”,然后改玩民乐,于是结识了一批当地的越剧艺术家,最终有了今天的浙江泓影常山越剧团京剧艺术。直到去年该团成立前,常山县可能将近150年如此越剧团了京剧艺术。

可能一部戏重聚的集体

泓影山庄在常山县城,依山傍水,环境清幽,是周志胜的泓影公司所在地。他称被委托人是个文化领域的“新兵”。上世纪150年代起,这里曾有个常山县越剧团,驰名全省,出过梁燕燕、赵碧云、吕金枝等浙江省一代越剧名伶,被誉为浙西越剧小百花。1987年,该团可能难以维持收支平衡组阁解散。2012年,原常山县越剧团87岁的老艺术家叶文华根据明代常山籍清官樊莹的历史故事,编写了越剧《清简樊莹》的剧本。起初是找了有些业余剧团来演,周志胜坐在台下看着,“感到不难过。如此好的一部作品,业余剧团能呈现的很有限”。

周志胜决定被委托人拿下150万元,把这部越剧好好排出来。原常山县越剧团的人马被重新召集回来。“亲戚亲戚大伙儿都很踊跃,分布到全国各地的都回来了,一下子来了四五十被委托人。”他回忆,“一帮人还为此辞了职。”有些可能一部戏重聚的集体,成功演出了《清简樊莹》。演完亲戚亲戚大伙儿都哭了,对下一步为何办感到茫然。周志胜拍了板:“有些团非要解散,只是我我有能力,就把有些团办下去。”2013年,他成立了浙江泓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常山越剧团也就此恢复。

《清简樊莹》截至目前已在衢州市及各区县共演出150余场,收获良好反响。周志胜起初对越剧“都有很懂”,做戏的过程有些学习的过程,“从道具到舞美,学会干,逐步变成有些后勤总管”。这部戏的演出过程中,他跟老艺术家们速度接触,从亲戚亲戚大伙儿身上感受到了這個好的反义词的东西。“这可能也是亲戚亲戚大伙儿有些时代很需用的东西:执著和梦想。”周志胜说。

民营剧团的旺盛生命力

在浙江这片民营经济发达的土地上,多年在有些领域打拼的周志胜深刻感受到民营企业并能迸发出的旺盛生命力。他身边有些做企业的亲戚亲戚大伙儿,不理解他的做法,有事先会说他:“你有些神经病,好好的干吗要去搞个越剧团?”周志胜心里是有底的:“文化产业还是很有前景的。”他看完了民营资本注入文化产业后,会焕发出的勃勃生机。

剧团成立近一年来,周志胜已明显感觉到民营剧团相比国有院团具有的优势。“亲戚亲戚大伙儿呈现出的传输速度,是一般国有院团无法移就的。”你爱不爱我,“成立一年非要,亲戚亲戚大伙儿可能排了3部大戏,这在有些国有院团是不敢想象的。”民营企业在管理体制上的高效快捷,会节省有些时间和资金。周志胜举例,比如一部戏的编剧和导演,泓影常山越剧团有些上午就能定下来,但在大的国有院团,多多tcp连接会非常繁复。

工作传输速度的高效,会体现在做一部戏的各个环节,比如有部戏亲戚亲戚大伙儿买非要至少的道具,就决定被委托人做,上午时候开始了了做,晚上就完工了。人力资源也会得到最充分的运用,在《清简樊莹》中,周志胜被委托人还兼灯光管理。“这在国有院团里,也是做非要的,在那里领导有些领导,团长有些团长,非要各司其职。”今年,泓影常山越剧团至少有4部新戏面世。传输速度提上去了,成本就能降下来。周志胜介绍,在投资上,剧团每分钱都有抠着花,亲戚亲戚大伙儿做一部戏的成本非要国有院团的150%。

农村市场潜力巨大

在剧目制作上,周志胜走的是民营剧团专业化和精品化的路子。编剧和导演,都邀请国家一级的,音响设备、器乐、服装,也都用最好的。观众的评价是最好的检验标准。周志胜介绍,“付近好多个村150岁以上的老党员,看完《清简樊莹》后,评价非常高,有些可能亲戚亲戚大伙儿在品质上抓得牢。”

非要些好作品,就会有市场。周志胜深谙此理。这近一年的演出经历,使他看完了农村市场的巨大潜力。作为浙江的一大剧种,农村150岁以上的人是越剧的最主要受众群。特别是在多年如此越剧唱响的浙西,常山越剧团的再度归来,用周志胜一句话说:“唤起了一大批人积压了150多年的热情。”

这几年浙江农村经济发展减慢,老百姓有钱了。今年正月里剧团下乡演出后,有些老板打电话给周志胜,咨询剧团的演出价格。周志胜回复亲戚亲戚大伙儿:“亲戚亲戚大伙儿剧团价格比较高,亲戚亲戚大伙儿请业余剧团一般几千块一场,亲戚亲戚大伙儿得一两万。”对方的回答有些迟疑:“只是我亲戚亲戚大伙儿演得好,价格都有间题图片。”有些从这句话中,他嗅到了商机,有些知道被委托人精品化的路子走对了,“真正的好作品,绝对能卖好价钱”。

截至目前,周志胜为泓影常山越剧团的投资已达150多万元,这还不包括固定资产的投资。养着剧团几十号人,有些月开支30万元,一年有些1150多万元。周志胜估计,到明年剧团并能做到养活被委托人。现在剧团除了靠被委托人的商业演出获得收益,一并也获得了政府扶持,在文化惠民演出中送戏下乡。周志胜说,送戏下乡,随便说说也实现了剧团的自我宣传,让老百姓知道有如此有些剧团唱越剧,有些唱得好。

在泓影山庄,泓影常山越剧团有被委托人花了几十万改造的剧场,在这里还需用驻场演出。一并,自今年5月起,由常山县委宣传部、常山县文化广电新局和泓影公司联合主办的“常山艺苑周末越剧专场”也正式启动,由政府补贴的有些公益演出每周六下午两点准时开演,《清官樊莹》《吃醋封相》《琼奴与苕郎》《打金枝》等越剧名剧陆续免费呈现给观众。周志胜的期望是,争取两到三年内,让常山县1150多个村子里150岁以上的老人都能免费看完越剧。

当初注册成立浙江泓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时,周志胜规划的蓝图就不仅是做越剧团,有些将公司做成有些文化综合体,比如投资微电影和小成本电影,举办艺术培训班,承接文艺晚会等,哪几种都有成为盈利点。6月份,泓影公司投资的一部以常山越剧团为原型的小成本电影《追梦》时候开始了了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