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别宫剧本唱词

京剧《别宫》又名:《别皇宫》剧本唱词

角色

孙尚香:正旦
吴国太:老旦

剧情

孙尚香自荆州回到东吴以后,听说刘备伐东吴失败,死于白帝城,痛不欲生。当即进宫辞别母后吴国太,到江边遥祭丈夫,祭后投江而死。

注释

《别宫祭江》本系一本两折,应连续演唱,其剧情方始完足。盖“别宫”者,原为“祭江”而别,因出场即去江边哭祭,于剧中关目,似少曲折,故先将《别宫》反衬,此编剧之本旨也。惟唱工冗长,前本西皮,后本转为二黄反调,演者颇嫌吃力。故近来每每仅演《祭江》,而不连《别宫》一段,亦积习使然。其剧情详《祭江》出中。此剧吴彩霞颇擅名,票友江梦花亦不弱。

【第一场】
(孙尚香上,二宫女同上。)
孙尚香(引子)身坐宫院,怎能消,终日愁闷。 

(念)别君常挂念,难忘故日情。虽无千丈锦,万里惊人心。

(白)奴家孙氏尚香。配夫刘使君,夫妻倒也恩爱。回转荆州三载,儿夫领兵征西,谁知周郎用计诓我,言说我母后染病在床,将我接回江东,母女见面,我母未曾染病,是我不能回去,在此住了数载,思想起来,好不愁闷人也。

(西皮慢板)孙尚香坐宫院心中寂寞,

思一思想一想奴好命薄。

遭不幸我父王早已亡故,

遗下了兄仲谋执掌江河。

坐江南郡有何不可,

一心要取荆州惹动干戈。

将奴家定一计诓虎离窝,

又谁知弄假成真反配嫦娥。

嫁荆州未三载将我诓过,

因此上与皇叔恩爱相割。

奴好比走风船失了艄舵,

奴好比抢食鱼自投在网罗;

奴好比花正开不曾结果,

奴好比织女星隔断银河。

恨兄王把我的牙关咬破,

那一旁又来了报事宫娥。

(宫女上。)
宫女(白)参见公主。

孙尚香(白)罢了。起来。

宫女(白)谢公主。有大事不好。

孙尚香(白)何事惊慌?

宫女(白)皇叔白帝城晏驾。

孙尚香(白)你话怎讲?

宫女(白)皇叔白帝城晏驾。

(孙尚香哭。)
孙尚香(叫头)皇叔,我夫,哎吓夫吓!

(西皮导板)听一言不由我心如刀剜,

(叫头)皇叔,我夫,夫吓!

(西皮摇板)我夫君为江山性命不全。

(白)且住。我想皇叔一死,吾在东吴苦守无益,不免备下祭礼,身穿孝服,往江边祭奠,以表夫妻之情。

来,看衣更换。

(孙尚香换衣。)
孙尚香(白)呀!

(西皮摇板)叹先帝下江南报仇起意,

叹兄王用陆逊巧定兵机。

用火攻烧连营七百余里,

最可叹汉皇叔一命归西。

我与他鸾凤交三载恩义,

奴不免见母后细说端的。

(孙尚香、宫女同下。)
【第二场】
吴国太(内西皮导板)一日偷闲一日安,

(吴国太、二宫女同上。)
吴国太(西皮慢板)光阴迅速不回还。

孙权他把大事管,

每日兴兵不时闲。

只恨曹丕把位篡,

篡夺汉室锦江山。

吾婿刘备重兴汉,

称孤道寡坐西川。

闻说白帝把驾晏,

叫人暗地泪涟涟。

将身且坐皇宫院,

等候尚香把我参。

(孙尚香上,二宫女同上。)
孙尚香(西皮摇板)宫娥女摆驾养老院,

见了母后把驾参。

(白)儿臣见驾,母后千岁。

吴国太(白)王儿平身。

孙尚香(白)谢母后。

吴国太(白)赐坐。

孙尚香(白)谢坐。

吴国太(白)吓,儿吓,今日进宫,为何不戴凤冠,不穿霞帔,身着孝服来见为娘,所为何事?

孙尚香(白)母后有所不知,今有刘皇叔在白帝城晏驾,因此上儿臣身穿缟素。

吴国太(白)吓,刘先主晏驾了?

孙尚香(白)正是。

吴国太(白)可叹吓可惜!

孙尚香(白)启奏母后:儿臣要到江边一祭,以表夫妻之情。

吴国太(白)儿虽然与刘先主有夫妻之份,况且分别数载,他与你兄王又有敌国之仇,你还祭他则甚?

孙尚香(白)母后吓,

(西皮慢板)母后说话言语颠,

细听孩儿把话言:

男大当婚愁眉散,

女大须嫁礼当然。

孩儿青春二十满,

未曾与儿配婚男。

都只为荆州未讨转,

将奴定计礼不端。

不说东吴见识浅,

反道他人礼不然。

孤衾独枕谁人伴,

年少青春独自眠。

儿好比南来失群雁,

叫人泪涟不泪涟。

吴国太(西皮慢板)我儿不必来埋怨,

细听为娘说根源:

不幸你父寿命短,

早年一命丧黄泉。

抛下基业无人管,

江南九郡付孙权。

只为荆州讨不转,

才将我儿配凤鸾。

定计本是周郎想,

以免将士不安然。

儿嫁刘备娘心愿,

送儿荆州有三年。

接儿回转是周善,

母女分别又团圆。

江边祭奠空祭奠,

一滴何曾到九泉。

孙尚香(西皮快板)母后说话理太偏,

往日贤来今不贤。

说什么江边祭奠空祭奠,

一滴何曾到九泉?

老母枉把弥陀念,

从前事儿想一番。

吴国太(西皮摇板)蠢才不必强舌辩,

细听为娘把话言:

夫妻好比同林鸟,

大限来时各一边。

我儿曾把书来念,

一生须当孝为先。

孙权他把大事管,

膝下不敢乱胡言。

我儿本是闺中女,

开口反道娘不贤。

要到江边去祭奠,

为娘不准枉徒然。

孙尚香(西皮慢板)母后不必把脸翻,

有辈古人请听言:

昔日姬妃大交战,

战死沙场命不全;

姜氏痛哭长城断,

千里寻夫万古贤。

儿虽然学不得姜氏女,

一点诚心到江边。

吴国太(西皮摇板)任儿说得莲花现,

讲什么古来论什么贤。

为娘坐在皇宫院,

看哪个大胆到江边。

孙尚香(西皮摇板)今日不容儿祭奠,

(白)也罢!

(西皮摇板)不如一死染黄泉。

吴国太(西皮摇板)我儿休要寻短见,

为娘送你到江边。

(白)我儿一定要去,为娘也不再三阻拦于你,待为娘同你前去就是了。

孙尚香(白)不烦母后前往,儿有宫娥相伴。

吴国太(白)这却使得。

宫娥们,此番同郡主去往江边祭奠,须要早去早回,休令主公知道。

孙尚香(白)孩儿知道。母后请上,受孩儿拜别。

吴国太(白)儿吓!分别一时,何言“拜别”二字?

孙尚香(白)礼当拜过母后吓。

(西皮二六板)虽然暂时别宫院,

人生须当礼为先。

去了愁容换笑脸,

双膝跪在地平川。

儿愿老母身康健,

儿愿老母福寿全。

叩罢头来回身转,

心中有事不敢言。

宫娥摆驾出宫院,

要想回头难上难。

(二宫女引孙尚香同下。)
吴国太(西皮摇板)娇儿出宫去祭奠,

袖内机关不好言。

怕的是娇儿寻短见,

一心要学古圣贤。

尚香女若有长和短,

暮景逢春谁问安。

将身且坐皇宫院,

日落西山望儿还。

(吴国太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