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中的念白分韵白京白和方言白

 

京剧中的念白分“韵白”、“京白”和“方言白”三种,其实跟中国语言文化一样,中国有方言。京剧念白即方言,京剧唱腔亦是韵白。对于京剧唱腔的念白,流传甚广的是《白蛇传》的“名妓莲娘”,莲娘本名莲梅爱,和一众小姐妹们聚在一起只能说“天上黄白云,安得辩你我”,莲娘就是藕官担子莲子莲花的莲子。除此之外,其他唱腔亦具以上特征。 京剧中念白的唯一作用是表唱腔。念白演员不仅必须有清晰的发音,还要有丰富的表情,比如眼睛、嘴巴和鼻子的动作要丰富,同时念白的语气和背景的断句和声韵音高、音长也要重点推敲,但以身体肌肉的敏感度和嗓子的独立性最为困难。录音法解决了念白表唱腔的问题,但也意味着重新录音,如此往复,且不论技术难度,时间就是金钱。录音后还得经过修理和再修改,以满足唱腔的丰富性。 方言方言以双重方言区为载体,长江中下游以东的汉语方言,江苏吴语,湖南湘语,江西赣语,以及齐鲁官话。近年来,随着我国对两岸三地实行强势文化输出,中南部小城市区,方言区的互译式普通话,也逐渐使用普通话。方言区的人民处于新旧两种普通话的夹缝之中,两者之间的交流十分微妙,“以单一方言对话”几乎不可能。此时,“互译式普通话”的出现大大解决了这个问题。 除了“小城市区”外,“大城市区”,比如北京,上海,上海话就是“北京音”,和不同地区方言区的普通话距离较近,普通话语音语调交流相对容易。这种语音语调上的差异对后天培养而成的语言能力有很强的帮助。其中,安徽合肥的“全席方言”和“合肥方言”,广东梅州,深圳部分地区,广西东兴,汕头广州,西安“西安话”都是以双方言区居民共同承载的各自方言语调,分别以普通话录音。“双方言区”在很多地方的语言距离交流还比较远,比如上海人说潮汕话和苏州话听起来会比较像,苏州话和广州话听起来会很像,但两个地区的方言实际差异很大。 “互译式普通话”也被国内利用和发展,如【方言版星爷】【方言版周星驰】等等。相比方言多,演员少,没有当前影视明星的娱乐化属性,艺术水平受制于年龄,受限于成本,使得“互译式普通话”制约了这些演员的实际技术表现。但“互译式普通话”的应用给戏曲表演带来了不一样的生机。说学逗唱,“互译式普通话”在完全虚拟不加修饰的语言里体现出独特的艺术魅力。 念白也不再是一种辅助,而变成了一种独立的表演方式。方言方言作为本土方言的组成部分,经过千年的发展,不同地区方言的特色大大发挥,传播最广的是湖南话、江西话,其次是河南话,四川话、湖北话、山东话、北京话、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