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打孟良剧本中的唱词分析

段】
京剧《打孟良》的剧本唱词中,刻画了杨排风、孟良、佘太君和杨洪这四个角色。杨排风是武旦,孟良是净角,佘太君是老旦,杨洪则是丑角。

剧情描述

在宋时,天波杨府的烧火丫鬟杨排风顺利地降服了青龙,将其化为了焰火棍。与此同时,北边辽国与南边宋朝交战。杨延昭的儿子杨宗保被辽国邦韩昌擒去,而韩昌的对头三关二十四员上将均力不从心。这时,孟良飞马奔到天波府,请求杨排风搭救杨宗保。然而,孟良蔑视杨排风,杨排风打败了孟良,韩昌得手的阴谋终于被挫败了,杨排风和孟良随后联手拯救小本官。在华丽的京剧舞台上,第一场戏中,孟良此时正在马上疾驰,沉浸在一种强烈的自豪和勇气之中。他的身上背负着元帅的指令,一路奔驰,为什么?因为拯救小本官是他的使命。放一曲大锣唤醒了他带着光芒闪烁的板斧,孟良毫不犹豫地加鞭直奔天波杨府。
接下来,第二场戏在舞台上展现了佘太君的威严。她是杨家的太君,老身殿下,丈夫为国沉沦。她失去了多个孩子,只剩下六郎在三关镇守。她忧心忡忡地为六郎担心,思念中的儿子还没有音信,让人揪心不已。整个场景中,可以看出佘太君所表现的坚毅和自尊,一幅姿态优雅的画卷徐徐展开。佘太君的忧郁引出了舞台上的小锣声。(内心焦虑)终于来到了天波府,我孟良日夜惦记着的三关,显然就在我脚下。我的使命,是让太娘知道我们需要她的援助,我们需要她的力量!我跃上舞台,被大锣的响声唤醒,心中坚定,隆重地从马上踏下。
孟良身处的天波府中,杨洪开始质问他是谁。孟良略带沉重地念出了自己的来意,杨洪答复了孟良的问题,说明太娘正在堂上。孟良表示请求进见,并得到了许可。佘太君的声音响彻堂上,杨洪听令带着孟良进屋。孟良迅速进入房中,跪在太娘的面前。他知道自己的职责,暗自祷告着:“愿天波府的太娘,能够倾听我的请求,帮助我们打赢这场战斗。”孟良行了一个恭敬的大礼,然后跟随着佘太君的引领进入了房中。太娘坐在上面,孟良在一旁恭敬地坐下,表达了他来此的紧急情况。佘太君的语气听起来有些惊慌,她询问起了孟良:“怎么会这样?”孟良一口气道出实情,元帅出关祭扫被韩昌带兵擒去了。佘太君惊呼道:“不好了!”听到这个消息,太娘的神情变得沉重。舞台中央的西皮击响板子,发出凄厉的声响,似乎宗保犯了大错,让人感到极为心痛。孙子的事情牵动了不少人的心,包含着太娘内心深处一些说不出的悲伤。孟良提议:“太娘不必伤心,当今万岁赐你杨家聚将鼓、调将台,何不前去击鼓叫将?”太娘想了想,这个建议好像之前就听说过,但当时却忘了。她叫来杨洪,吩咐他和孟二爷去叫将,有人应声就赶紧回来报告。孟良向太娘提议,让她到后面歇息。太娘下了台,孟良便让杨洪领路,向着将台走去,西皮散板响起,似乎是预示着英豪将带来希望。第三幕中,杨排风上了台,西皮原板唱叙起他的故事,从小就性格刚强和有志向,侍奉太娘在天波府。杨排风在花园里偷偷地练棍棒技艺,现在已经练成了惊人的功夫。他自我介绍道:“我是杨排风,在天波杨府当了一名烧火的丫头。听说孟二爷前来搬兵调将,我就无意中走到调将台下,观看了一番。”西皮散板响起,听说孟二爷要搬兵调将,大家都来到调将台前观看。孟良让杨洪带路,随后他在调将台上传下令号,男女众将都待命听令。他高呼:“天波杨府男女众将听者!今有小本官出关遥祭,被韩昌一马掳去,,是一位勇敢的黄毛丫头啊。你凭什么想要去救援小本官呢?

杨排风(白)太娘,我虽然年幼,但拥有一身过人的武艺,深信自己能够完成这个任务。

孟良(白)哈哈哈,你的武艺虽好,却是个女孩子,恐怕难以完成这个重任吧。

杨排风(白)谁说女孩子就不能做好事,太娘,让我为您证明。

佘太君(白)好,既然你有这份勇气和信心,那就去吧。希望你能够顺利完成任务。

孟良(白)那好,我们就马上出发,杨排风,你跟上。

杨排风(白)好,我随时准备出发。骏马任骑,我一定救援小本官。

(孟良、杨排风、杨洪同走圆场。)
孟良(白)行了,出发吧。

(佘太君下,孟良、杨排风、杨洪上马,向目的地奔驰而去。)佘太君看到了杨排风的决心和信心,不禁惊叹。杨排风自信满满地说:“太娘,我要到两军阵前,生擒那韩昌!”佘太君有些担心,提醒杨排风:“那韩昌可是辽邦有名的上将,你这个小女孩怎么可能做到?”听到佘太君的提醒,杨排风却丝毫不动摇,她自信地说道:“太娘,请放心。我自幼习武,有着过人的武艺。二爷搬兵来叫将,我一定会去战胜辽邦!”随着她的话音落下,西皮二六板的背景音乐响起,杨排风快速抖动身体,慷慨激昂地唱出:“太娘休把人小量,自幼习就武艺强;二爷搬兵来叫将,排风愿去战辽邦。抖一抖精神把战场上,两军阵前要擒韩昌!”她的声音响彻战场,振奋人心,让众人都为她感到自豪和敬佩。佘太君对杨排风的话有些怀疑,她说道:“排风啊,你说这种话我怎么能相信呢?空口说白话,怎么能当做证据?”此时,杨排风振奋精神,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太娘,我要离开您的厨房,投身战场。二爷可以为我作证!”随后,她取出一根棍子,准备开始演示她的武艺。孟良看到这个情景,忍不住嘲笑起来,他自信满满地说:“排风年纪小,没有什么本领,怎么可能打败敌人?”佘太君也不相信杨排风有这个能力,她说:“排风只是个烧火的丫头,她连垫马蹄、衬刀背的本事都没有,去战场就更不可能了。”然而,杨洪出言挑战孟良,他问道:“孟二爷,您有什么资格看不起排风?您敢跟她比比武吗?”这一番话让孟良无话可说,因为他并没有真正了解过杨排风的实力。孟良站了起来,毅然接受杨洪的挑战,说道:“比武?比武就比武!我若胜了那排风,你给我磕头认错;我若输给她,我愿输项上的人头。”听到孟良的话,杨洪提醒他道:“人头只有一个,若你输了它,就别想再有吃饭的家伙了!”孟良却不为所动,问杨洪的意见。杨洪有些小心眼地回答道:“你若胜不了她,就得给她磕头认错,叫一声亲娘。”孟良听了之后,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他询问道:“叫亲娘?怎么着,就这么一声亲娘?”杨洪坚定地说道:“没错,就是要叫一声亲娘!”孟良知道不可能反悔,只好咬牙接受了这个条件。孟良和杨洪决定前往花园进行比武。就在这时,杨排风出现了,她是一个穿着巾帼的女子,令人刮目相看。杨排风的武艺非常了得,让人不得不佩服她。孟良向杨排风挑战,要前往花园比武。杨排风应允了,携手与孟良一同前往花园。看到他们离去,杨洪和佘大君也跟上,想一睹这场比武的胜负。比武开始了,杨排风和孟良展示出了自己的武艺,场面异常激烈。最终,胜负揭晓,令人叹服不已。孟良和杨排风来到花园准备进行比武,孟良手持一对板斧,而杨排风则拿着一根棍子。两人相视一笑,随即开始了比武。场面异常激烈,他们立即分出了上下,让人目不暇接。杨排风用棍子打落了孟良的板斧,打斗中不断有惊人的变化。突然,一声尖叫打破了这场比武的氛围,原来是孟良被杨排风打了一招。孟良低头承认自己今日逞强了,惹出了这场比武,他知错就改,以后不会再这么莽撞。比武结束了,场内的观众们纷纷叹息着,这场比武真是太过精彩了。一位勇敢的丫头在激烈的火棍攻击下左冲右撞,两只脚不停地蹬着地面试图躲避。她感觉自己无处藏身,只能勇敢的顶着这威猛的攻击。杨排风和孟良的比武刚结束,却吸引了大批游客观看。在这场比武中,孟良被杨排风打得很惨,佘太君十分担心。她责备杨排风不懂规矩,大肆攻击孟良,这样的行为太不可取了。杨排风却解释说,孟二爷只是一时头晕而已,并不要紧。佘太君回头看了一眼杨洪,他立刻回答,孟二爷只是有点晕眩,但我已经把他打醒了。佘太君松了一口气,听了杨洪的回答,她并不担心孟良的安全了。佘太君眼见孟良晕倒在地,连忙叫杨洪把他扶起来。杨洪上前一扶,孟良终于坐了起来,此时场内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大锣声。这时,杨洪拿出一段丝巾,拍打在孟良身上三下,然后使劲一拍,孟良立马振作精神,全身流泻的勇气。两个人接着开始激烈对打,撕边大锣一击后,佘太君关切地问到,孟良,那排风的武艺怎么样啊?孟良连连赞叹,排风的武艺真的是太棒了。佘太君继续询问,她可以上阵打韩昌?孟良听了这个问题,忍不住瞪了一眼杨洪,表示自己知道了佘太君想问排风的实力。接着杨排风也站了出来,表示自己绝对有实力去战斗,并且孟良的回答也表明她有能力上阵。佘太君听了这个回答,指示孟良听从自己的命令。原来,孟良是佘太君的部下,他要听佘太君所言。孟良听到大锣一击响起,立刻现身回答。佘太君下达命令,命令孟良带领排风前往三关营救小本官,并嘱咐他不要马虎。但是当杨洪听到这个命令时,他提出了要和孟良打赌的要求,说他不想因为输了而要磕头认错。但是孟良太过自以为是,表示不会叫排风称呼他亲娘,并且拒绝杨洪的提议。杨洪被孟良的态度激怒了,他发出了愤怒的声音,表示孟良无法信守承诺。大锣再次响起,杨洪指着孟良,厉声表示着他的不满。排风听到了杨洪的话,忍不住开口回嘴,表示自己绝不会屈服。于是,场面变得异常紧张。尚未动手的杨洪被孟良打败了,孟良选择服软跪下来道歉以避免纷争。然而,这并没有让杨洪放弃。他要求孟良叫出排风的“亲娘”,并不让步。于是孟良只能妥协,为了结束争执,他拼命叫出了“亲娘”这三个字。场内掌声雷动,众人满意地看着这个老将在杨洪的挑衅下屈服。杨洪赢了,称赞孟良是一个讲信用的人,但孟良仍然对他十分不满,要求他走开。佘太君出面制止双方的争执,并让排风为自己的表现向孟良赔礼道歉,这才算是圆满解决了这个纠纷。杨排风装作生气的样子蓄意过来捣乱,孟良一直在警觉中,打断了他的破坏信号。正当局势平稳下来时,佘太君插话道出自己的不满。她希望排风和孟良能够变成亲戚关系,因此特意找到孟良想与他商谈。在花园里面,佘太君口吟对联,并让排风严肃地倾听词句。她警告孟良说,跟着排风走出三关可不容易,你要好好照看她,因为你的命运也同样系于此。佘太君的话让孟良心生警觉,随之带领着杨排风走向前方的未知路途。待准备出门,杨排风又向孟良展示了自己的功夫表演。他问孟良在比武时是谁的武艺表现得更好一些,是他还是孟良自己呢? 孟良回答道,杨排风比起自己来,就好像猴子骑在骆驼上一般奇怪。杨排风听后打趣地问,是因为他太高了吗?孟良呵呵笑着解释道,意思是你已经成功了。听完后,杨排风更得意了一些,问孟良是否承认他的武艺更高明一些?孟良接着说,没错,杨排风的武艺更胜一筹。杨排风便开始期待得到孟良的馈赠,他要求孟良给他借马,可孟良却拒绝了他。孟良拒绝能人之请,自我夸耀三关中的高妙时,看起来毫不犹豫。一个准备出门的场景呈现在观众面前。孟良和杨排风一路上闲谈,杨排风向孟良炫耀了自己的武艺表演。他自问在比武时是自己的武艺高明一些呢,还是孟良更胜一筹?孟良却回答说,杨排风像猴子骑在骆驼上,有些匪夷所思。杨排风听后得意了起来,他询问孟良是否认为自己的武艺更高明一些?孟良赞扬了一番,说杨排风的武艺比他自己更胜一筹。于是,杨排风开始向孟良讨要一匹马,孟良却一开始婉拒了他。不过,在杨排风威逼利诱之下,最终孟良还是同意了他的请求。两人骑上马后,孟良开始唱着西皮散板,提醒杨排风需要好好努力。转眼间,他们就消失在了远方。在孟良的催促下,杨排风骑上马与孟良并马同行。大锣一击后,他们一起踏上了旅程。两人奋勇向前,马蹄声随着急促的风声响彻云霄。短暂的旅程很快就结束了。大锣再次敲响,杨排风和孟良同时下马。故事也告一段落,完美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