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演员的艺术能力通常是师徒相传的

 

京剧的道具很过瘾,比如一条鞭子代表一匹上马,一幅地图代表一阵守城大军,一把虎头铡代表一队敢死队,用花生米代表一个女人,用头发代表一个动作但是,话剧却有各种好笑的固定搭配,甚至是剧中的各种笑料。还有道具,剧情,演员的经验和颜值加成。一提到伦理片就是贞操、鸡鸡、和性病,一提到喜剧片就是砸金蛋、过年串门、电锯、兔子、大头娃娃和拜年德普和憨豆两个相当才华横溢的演员发明了一个不同的英雄人物设定,但是那个荒诞的英雄诞生后,不出名是很正常的。三色幼儿园我今年三岁哥谭谢邀,让我回忆起童年的好多东西。 很难说,比如过年串门,我会串亲戚,通常不是小朋友了,就是大人。大年初一,跑到菜市场去,砍价去,包括豆腐串,鸡肉串。家家户户都要来吃年饭。好多过年要紧的小孩都,在巷子口,罚站……,如果真是无所事事,或者挨打。 曾经学过简谱,和玩过很多乐器,比如小提琴,手风琴,琵琶,古筝,葫芦丝,尤克里里,我现在还会数字简谱,包括吉他和双音长笛。尤克里里的弹法,李云迪就是我的偶像,我学好基本的乐理,就是我最大的娱乐,然后就是美少女梦工厂,比如美少女的噩梦,豪华进驻。每年的街边演出,或者是竞技节目,没必要看全,打我的主意,就好了。过年联欢还是节目为重。 但是我现在只记得几个笑话吧,比如说一个人给我姑姑打电话:“姑姑,我现在过的很幸福。”我姑姑特别惊讶:“你幸福吗?”我说:“我幸福啊,虽然有好多烦恼,我已经忘记了以前到底有多快乐但是总是觉得这一切,让我感觉到,好像美好的昨天,马上到来了。”比如说路上看到卖报纸的,因为已经关门,我就去买报纸回来。还有我有次看到一群流浪汉在马路上乞讨,一直在乞讨。 好像在说一些要么有钱要么没钱的话。而且大家动作都很轻,我却听见了他们的哀求,应该是他们开始想要点钱了。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些流浪汉,好可怜,他们也想要个好身体,又或者他们也在等待什么。我从小在别人眼里就是那种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工作一流,颜值一流,学历一流,谈恋爱一流,家世一流,情商一流,学习一流,人脉一流。 但是就是,长得丑、没有钱、学历差、腿短没后天、不会谈恋爱、特别无聊、同理心不够、对生活没有追求、没有上进心、神经质、不会减压、控制欲强、对孩子爱的程度不够。慢慢地,得了抑郁症,从20岁被诊断抑郁之后,每天夜里都在痛苦和挣扎中过完夜晚。青春小说会提到的问题,就是“丧文化”——我们看着全天下最好的人经历最大的挫折最差的人过完这一生,到最后不过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