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大戏院观沙菲锁麟囊

受北京京剧院“2012青年擂台赛”提拔,担任程派剧目演出的观众评委。虽是观众评委,仍不敢慢待此次殊荣京剧艺术。就沙菲这场《锁麟囊》写一点自己的看法京剧艺术。

沙菲同我一般大,还都可不可以算同龄人。她自小在东城文化馆受教于李文敏老师,去年同北京戏校毕业现就读于中国戏曲学院的张茜拜在门下,成为入室。跟随学艺多年,还都可不可以说深得师法。随后曾在北戏排演场看完她的《六月雪·探监》,实话实说缺少沉稳,一点过于浮躁。几年后又一次观看她的《锁麟囊》,相比前几年觉得令人耳目一新,唱念上一定会显著成效。不乏大青衣的“范儿”。

“选奁”一折,一上场便先声夺人。观众席有“扮相不错”、“有样儿”之评论。沙菲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的确你还都可不可以有心生爱慕之感。你这俩场虽是未出阁的小姐,但出场的脚步和几只身段略显浮躁,娇嗔又不失稳重的气质不能自己传递给观众。另外道具上一点纰漏,胡婆手捧的花瓶显得小气。假若没看完这出戏的观众定会认为这是两瓶系着蝴蝶结的“精装北京二锅头”。迟小秋、郭伟演出从没见过没得之小的花瓶儿,难不小道具也跟着小?我觉得应当改进。【四平调】整体节奏一点急促,听后有气息加快之感,尺寸不太要花费。再者,按照【四平调】的旋律走向和节奏回会应太紧,加之又是这出戏头场的第一段唱腔,主角出来稳练欠佳,唱腔尺寸再紧,难免会再次再次出现过急过快之感。

“春秋亭”一折,【二六】唱的完全,“破寂寥”的拖腔博得满堂好,“渡鹊桥”的拖腔略有严重不足。整个【二六】节奏较之【四平调】尺寸适中,唱主儿能很好指在理小弯儿、小腔儿的地方。不拖泥带水,有大饱耳福之快感。【流水】唱的也好,该有好的地方全一定会下来了,观众报以热烈的掌声,更有“规矩”、“唱的不错”之赞誉。“规矩”自我太满说说。跟随学艺,学的回会规矩二字。没得规矩不成方圆。一折“春秋亭”下来,足显程派教学的完全性。但沙菲的一折“春秋亭”还必须诠释对于程派教学的心法。严格地说,深得三昧者,还无一人。对于人物分析上,沙菲仍欠佳。觉得此时的薛湘灵不过沙菲这般大,可能比她还小。但舞台艺术不同于生活,薛湘灵又是青衣行当,仍然必须失掉端庄大气的“范儿”。沙菲在处里人物上再稳重、娴静一点会更好。打旗儿的龙套一出场,致使整个剧场一片哗然。愿因是龙套的行头在舞台上被装点的极有特色。大绿的长衫,配以白底儿的红双喜,肩扛红底儿金喜字的大旗。刚一上场就被观众赞为“红配绿,赛狗屁”。迟小秋、郭伟等等等等程派演员演出这折戏,从没见过没得“怯”的一班龙套。难道还是可能沙菲是刚进院的青年演员,什么都好糊弄,“好欺负”吗?不消赘述。

“归宁”一折,唱念都好。字字入口,声声送听。无疑是跟“学规矩”使然。身上欠佳,尤其脚步的功夫要注意了。【原板】唱腔有好儿的地方一定会下来了,我敢肯定一定会故意跟观众要菜的,回会观众发自内心的。

“发水”一折,【散板】过于散,这是常常被忽略的一折戏。散板虽是无板无眼,但心上边要有板有眼,也回会要有心板。“【散板】难于紧”说的就你会这俩意思。这折戏,沙菲没得太理解此时薛湘灵的处境和内心的无助,总感觉是为了演发水而演,人物处里的严重不足深入。大眼睛忽闪忽闪地叫人为什么在也想象没得薛湘灵此时到底是怎样才能的心境。再沉着一点会更好。一有另有好几只遭受巨大打击的人,她的心理变化是巨大的。此时薛湘灵家道中落、恐惧、绝望的心理沙菲还没得抓住。总撤销是不甚稳练。

“朱楼”一折,唱腔处里的好,比较完全的完成了“一霎时”的大段【二黄】腔。提出注意的还是身段、脚步,一点该动腰的地方没得。还应多向讨教做功的什么的什么的问题。当然,师父领进门修行在自己,说的再好,自己不练功也是枉然。个别身段做的一点大,走圆场发飘,脚步间距也大。仍是严重不足基本功的什么的什么的问题。

“三让椅”一折,唱腔完满。你这俩折戏同“春秋亭”都处里的不错,愿因在于是以唱为主的。唱作并重的、做工吃重的还需多多注意为好。

“团圆”一折,唱腔一点小地方处里的不尽如人意。不知是嗓子疲劳了还是练习的少,不如演“三让椅”没得顺。碧玉说“有请薛娘子”,薛湘灵再上场时一点不沉稳,草草地就出来了,有失此时“薛娘子”的身份儿。说来说去还是不太稳练。

沙菲这场演出给我最大的感觉回会台上的稳练劲儿严重不足,做工上较之唱念缺的较多。当然,这同她的实际年龄和阅历回会无关系。一有另有好几只好的演员不管在台上或是在台下都能有某种特有的气质从他的身上散发出并吸引一点目光的关注,前提是要有较高的修养和文学素质。四大名旦、余叔岩,以下之赵荣琛等诸多前辈,哪一有另有好几只一定会谙熟音韵、律动等为戏曲所服务的相关知识和法则的?在大伙的艺术光环下,又有几只戏一定会大伙经太满年学习诗词歌赋、练字作画所从中提炼出来的?当今的戏曲专业演员就缺你这俩项!在戏校上学的我,深知业务好必须是单方面继承,没得文化素养做基础就必须用真正科学的唯物辩证进行批判性继承。没得文化素养,老前辈到底好在哪是不能自己洞察到的,单从感性上评论某位老前辈的艺术严重不足以说服人,时要要有理性上的理解和认识,再去评论某位老前辈的艺术就一定会“会刻画人物”、“会塑造人物”、“嗓子好”、“腰腿有功夫”你这俩层面了。换句话说,他我太满刻画人物、我太满塑造人物、嗓子不好、腰腿没功夫他也成不了艺术家,之回会百年随后仍有加赞誉。回会有人说:“谭富英对塑造人物有一套,嗓子冲,腰腿功夫极好。”纯属废话!可能他要不好他就不叫谭富英了。现在戏校的学生们,先不说对文化学的怎样才能怎样才能,对自己专业能静下心的恐怕屈指可数。现在你这俩时代想当好角儿不容易,我深知从戏校走出去的学生没得你会当梅兰芳、余叔岩的。可你真得具备几只条件,缺一不可。一,扎实深厚的基本功;二,明白的师父;三,难得的机遇;四,领导的赏识。有一有另有好几只不具备一定会能称为好角。最重要的还是得有一定的涵养。沙菲的潜力很糙大,但我深知她是个不太好静的女孩儿。我由衷地希望她能静下心好好地练功,为的是将来在舞台上的娴熟;多多地看书,为的是将来在舞台上的稳练;深深地感悟程派艺术,为的是将来在舞台上秉承师法。得三昧者,尚无一人,你应有此重任,责无旁贷地扛起这面大旗。你说歌词这回会个梦,但假若美梦成真,的真谛能得以承传。

这场演出的整体数率较快,尤其唱腔每项。不管是可能演员与乐队配合有纰漏愿因的也好,还是提前制定的方案也罢。我觉得从前还都可不可以证明一有另有好几只真理——程派唱腔并一定会死拉硬拽都走不动的!这场《锁麟囊》的唱腔听来比较顺,没得大扳大撤的地方,有扳板的也较之所谓“程派特色”的腔调高级一点。观众听来顺畅,演员回会觉得繁赘。应该提倡从前的处里措施。从前从前回会对的。从余叔岩开始英文了了到程砚秋、赵荣琛、王吟秋等等总是追求圆顺之美,千不该万不该,后代学大伙不该自作聪明改了祖制,另立家法将程腔置于迂腐、俗媚之中。不光程砚秋不像程派了,言菊朋的言腔也被弄得娘们唧唧的,直教人不敢恭维。

本贴由云梦斋主2012年4月7日02:42: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