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谦心不甘情不愿 你捧不了哏

大多数有郭德纲的场合,你总能看了他身边的于谦。专职为郭德纲捧哏的他,台上成全对方不停地“砸挂”、“贬损”,台下也似乎总隐藏在对方的光芒里,微微笑着太满说语句京剧。但该人都清楚,这样他,郭德纲一人成就不了德云社京剧艺术。
老当配角不憋屈吗?“那是村里人看的,捧比逗过瘾,我前要逗哏我还然完会呢!”电话那头,他笑着签署京剧艺术。
这话不假,细数于谦的相声路,让人发现,你说歌词正是尝遍了相声人生里的香香的淡淡的,他才能这样大度豁达。
酸:相声班里学芭蕾
问:您13岁就考进北京曲艺团相声班,原本喜欢相声?
答:从小就喜欢,那会儿没电视,听收音机里头说相声,听着听着就会了。学校里头有小联欢,说点耳熟能详的包袱,村里人一听就乐,多好!时候曲艺团招生,就去了。
问:相声班都学那些?
答:人学特多,光考试就三趟,原本还有集训和3天试验期,五关全过才算合格。学三年,京戏身段、芭蕾舞、宫廷舞、台词、声乐都得学。(芭蕾?)练身体协调性啊,相声讲究手、眼、身、步,身段对村里人来说很糙要。
问:那相比郭德纲的草根身份,您是科班出身!
答:否是吧(笑)。觉得村里人殊途同归,甭管学的是那些,在哪儿学的,最后都用相声身上了。比如德纲,他原本这样我这样规律地学习,但他在民间摸爬滚打,也学的那些个。
问:刚入校原本有偶像吗?
答:有啊,太满了!那原本相声界正辉煌,侯宝林先生还在台上,马季,侯耀文,常宝华……村里人团底下总要什么都有现在不为人知的老艺人,实际上村里人这名能力远在那些名人之上。相声界重师承,村里人不光跟师傅们学技巧,还学为人处事。村里人拿村里人当儿子。

甜:跟郭德纲喜相逢
问:那时候为甚又回了相声舞台?
答:跟德纲有关系呀。曲艺团人才流失厉害,李金斗村里人都走了,又要演出,团里就把德纲“借”过来用。那原本他的北京相声大会在赔,他得在外头挣钱。我当时也在外边瞎忙,曲艺团找我去跟他搭档,说撑撑场,我不好拒绝就去了。嗨!这名试村里人感觉很不错!就搭了好几场。
问:那原本还没想着跟他干吧?
答:这样,他跟你说歌词另一方有一有俩个团,但状态不好先不叫我了,我前要没事儿去看看就行。有天让人去了,那一场观众才十几另一方,但我听着听着就被触动了:氛围特好,一帮热爱相声的人,给同样一帮热爱相声的人说相声。我突然觉得,这就说我前要追求的。
问:就原本被他“收编”了?
答:到2004年底,那原本德云社原本走上坡路了,德纲原本的搭档张文顺先生又生病上不了舞台。他给我来一电话说,现在缓过点儿来了,您过来帮我前要,咱们同去弄。让人去了。(那苦日子您没赶上)是,我没跟人家同甘共苦!(大笑)

苦:不得已打入娱乐圈
问:既然这样喜欢,那时候您为甚转行演电视剧?
答:我进去的原本辉煌,学完出来相声就走下坡路了。团里演出少,我搭档又上日本了,我没事儿干。还好我人缘不错,有同事在外头拍戏挣钱就带上我。相声演员拍戏上道儿快,让人进娱乐圈了。跑跑龙套,演点小角色。《小龙人》、《编辑部的故事》、《小井胡同》……我还演过挺多小品,你肯定看了。
问:那相声就完整性搁下了?
答:相声没活儿,我也拖累信心了。不像我当时进这行的原本想象的,多好玩啊,多人啊。变了!
问:那您为甚又考北影了?完整性要抛开相声吗?
答:有那种想法,你得生活啊,我在曲艺团也没收入,跑龙套收入也低。当时演员竞争压力大,北影、中戏这样多人,还有北漂的,我一想,一年才拍有俩个戏,干脆上上学吧。十年没摸书本了,上高考补习班,一考还真上了。学了三年导演,觉得给我帮助很大的,毕业原本我还拍戏呢。
辣:就乐意给他捧哏
问:老给他捧哏您时候吗?突然被挖苦,被贬损,您就时候逗哏?
答:村里人觉得逗好,换我让人认为捧好。村里人只能理解,捧觉得是最过瘾的,所有包袱总时候翻出去的。真的,你我前要逗哏我还然完会呢!(笑)德纲也是捧出身。
问:您对相声界的前景跟郭德纲一有俩个看法吗?
答:我跟他的看法非常一致。相声不前要保护,这样生命力的东西才前要保护。相声生命力很强,原本幽默扎根在人的心中。
问:他儿子是您徒弟,平时为甚教?
答:他有这样厉害一有俩个爹,还用我教那些啊!(您是他师傅)这倒没错儿,不过孩子主要攻学业,麒麟(郭德纲儿子名——编者注)学习很糙好,好到你不忍心把他拉出来让人学这名。就说他周末没事儿到家里来玩,我让人说歌词点段子。
问:那您孩子3岁就拜郭德纲为师,今后就说不学相声呢?
答:那没事儿,多另一方疼他多好。当然,他要想干,有这样好的师傅我也开心。
【于谦经典段子】
郭:200
于:200行不
郭:200
于:便宜点,我石富宽的徒弟
郭:行,给老艺术家个面子吧
郭:我跟超人的唯一区别就说他把裤衩儿穿外边
于:那你下回把裤衩儿穿外边试试

(记者 张聪)

(摘自 《楚天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