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亮点你发现了吗第九届中国京剧艺术节剧目点评

京剧道具分类_京剧中常见的道具_京剧道具介绍/

“李大钊”:一代又一代的伟大导师

王云明(中国戏剧协会原支部党组副书记、秘书长)

作为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的第一位先驱者和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之一,李大钊的伟大成就早已被文学、影视、戏剧等艺术叙事所描述,并呈现在中国共产党的舞台上。京剧风格的资本。 视野中,京剧《李大钊》还是第一次。 该剧独特的艺术魅力和当代魅力,为京剧的文学表达和舞台呈现增添了新的维度。 亮点是:

首先,它是一个简洁、深刻、全面的宏大叙事。 北京大学红楼前,长夜里,一群学生高喊:“谁能拯救中国?” 闪电中出现的李大钊大声回答:“社会主义!” 旧中国的风气和社会状况是贫穷、弱小、山河破碎。 然后,从宣讲马列主义、传火、开会建党、唤醒人民、英勇战斗,直至英勇牺牲,展现了李大钊的开创功绩、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舍生取义的感伤品格。先后震撼人心。 二是人物核心人格的成功塑造。 李大钊一生是老师,是行为模范,是道德文章的典范。 全剧始终围绕李大钊教书育人、启迪人们智慧、忠于家庭、培育正义品格的核心,成功塑造了一名教师的人物形象。 三是现代性、立体性、全景式诗意的艺术追求。 多媒体灯光、音响的舞台结构,营造出虚拟与现实交织、写实与写意交融的戏剧情境。 昆曲与国际歌剧音乐旋律的融合,强化了京剧的品味和当代魅力。 演员阵容井然有序,表演精彩。 饰演李大钊的张建锋、饰演赵仁兰的王蓉蓉,唱腔优美,声情并茂,言语圆润优雅,表演深沉沉稳,灵动规范,成功诠释了一代圣贤的伟岸形象。 。

京剧道具介绍_京剧中常见的道具_京剧道具分类/

《秦良玉》:流派的传承与创新

谭志祥(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民族戏剧学会名誉会长)

重庆京剧团带来了许久未上演的歌剧《秦良玉》。 该剧继承了类型,但又不限于类型。 它不照搬一举一动,而是用当代人的审美眼光来诠释历史、生活、人物。 主创们抓住了明朝最显着的政治特征——宦官参政,赋予了该剧鲜明的历史感,将秦良玉这个历史上罕见的土家族女英雄刻画得尖锐矛盾。 ,具有鲜明的个性和热情细腻的情感。 该剧主要讲述了秦良玉作为土家族女儿对家乡的热爱。 她训练着一支土家族队伍——白极军。 目的是保卫祖国、保卫同胞。 南征北战,反腐败,反分裂,捍卫国家统一。 在这里,保卫国家就是保护家庭,保护家庭就是保护老百姓。 民族之间没有差别,这体现了中华民族共同体的意识。 同时,土家族的风采和白干军的勇猛也给该剧增添了不一样的艺术色彩。 尚派艺术塑造的女性既英姿飒爽又不失女性之美。 主演周力继承了这一特点,运用技术技巧准确地演绎了角色的本质、能量和精神。 她不仅能唱得好,而且功夫也不错,能刀、能打、能滚、能摔,更重要的是她表演了秦良玉作为指挥官的宽广胸怀和作为女人的爱情的温柔,尤其是秦良玉。 她与丈夫马谦驰骋天地,隔空对话,抒发感情。 这种布局手法在传统戏剧中并不多见,但也是人物创作的重要笔墨。 “这个”秦良玉属于历史,属于生活,属于土家族,属于中华民族。 它艺术地再现了历史和生活,有历史的厚重,有生活的质感。

京剧道具介绍_京剧道具分类_京剧中常见的道具/

《凤二乔》:一出“养人”的好戏

李志远(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研究员)

《凤二乔》是剧目中为数不多的传统剧目之一,其表演令人瞩目。 我觉得这是一部“育人”的好剧。 阿甲、翁鸥红20世纪60年代为中国京剧院创作的《凤二乔》,由高派传人李和增(饰演乔轩)和京剧二团演员首次上演。 这次复兴不仅找到了一部可以继续高中的好戏,也为剧团找到了一部可以支撑剧团的好作品。 首先,作为一部三国演剧,舞台上并没有所谓的主角。 即使该剧算是一部高中剧,高中生乔轩饰演的角色并不多,这给其他演员扮演的角色留下了空间。 其次,当李和曾等人。 表演对唱时,舞台设计已经非常丰富和饱满,这给年轻演员提供了非常好的模仿学习和练习练习的机会,比如乔轩微妙的心理变化和如果要表现的话,大伙之间的打斗和情绪变化。乔和孙策,以及小乔偷战时的情感心理是如何建立的,值得年轻演员认真研究和反思; 第三,该剧几乎囊括了生、旦、旦的角色。 郑、墨、丑各行各业,如太清燕白虎、文丑王琼、武圣孙策、小圣周瑜、武旦大乔、鬼门旦小乔、老生乔玄等,而无论是严白虎的训练,还是最后两军开战的时候,都需要很多演员上台。 这给了剧团更多的演员上台实践的机会,也培养了演员之间的合作精神和舞台创作的“一菜”意识; 最后,该剧是一部文武剧。 一部喜剧并重、充满喜剧色彩的作品,尤其是一见钟情和铲除恶霸的家国情怀的融合,让该剧具备了多种符合观众审美期待的元素,必将受到观众的一致好评。舞台上经常表演的“吃饭场景”。 当然,更值得肯定的是,这次重新编排的版本表演不仅剧情更加紧凑,整部剧错落有致,而且每个演员的表演都很出色,成功达到了培养的目的。年轻演员。

京剧道具分类_京剧中常见的道具_京剧道具介绍/

“心连心”:情绪渐进的适当创意策略

张静(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副研究员、《戏曲研究》副主编)

湖北省京剧院演出的《心连心》改编自土地革命时期的真实故事。 故事的原型是黄菊的母亲,一个典型的革命母亲。 如何讲述黄菊母亲的故事? 从剧名我们就可以看出该剧的创作策略:不直接写人,而是用物来表达感情、传达感情,用感情来写人。

“心连心”是一个很好的媒介和聚合物,具有革命、文化、家庭三重内涵。 原为身份腰带,俗称祭祀腰带或荣耀腰带。 牺牲者为了革命伟大事业献出了生命,这是无上的荣誉; “青山遍埋忠骨”、“识别带送我回家”,忠魂系魂,魂归故里。 ,是一个传统文化精神的圈子; 血脉相连、心心相印,是国家民族大义之下最动人的情感联系。 “心连心带”也是一个非常好的道具,给予现代演员一定的表演支撑,包括情感的宣泄和肢体的展示。

《连心》中,父亲的病死改为被“除共团”头目马虎杀害。 除了父亲的仇恨,马虎还想抢夺凤梅。 作为威胁,梁丁将三个儿子全部纳入抓丁的范围。 这种压倒性的仇恨极大地凸显和集中了矛盾。 该剧完整细致地展现了黄菊英从不愿意与蛋牛、凤梅一起加入红军,到支持二牛、三牛加入红军,从不愿意与满妹一起加入红军,到支持她的过程。甚至主动帮助红军自己。 孩子一次次的牺牲,一次次身份识别磁带的归还,铺陈了黄菊英的情感变化和心理成长。

虽然该剧的创作策略比较明确,创作和表演团队也很强,但还是有值得思考的地方。 一是“心连心”的全部能量尚未传达到位; 其次,剧中有些简单地将马老虎、黄菊英一家、王司令为首的红军队伍分成三组,没有反映土地革命的整体背景。 缺乏代表性,特别是缺乏其他公民的代表性。

京剧道具分类_京剧道具介绍_京剧中常见的道具/

《言一堂》:觉醒与重生

王玉玉(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艺术研究》副主编)

《言一堂》就像一首写民族觉醒、重生的诗。 令人感动、感人至深。 《诗经·大雅·文王有胜》云:“若水肥而有藤,武王岂不为官? 夷爵孙谋,与燕夷子。” 彦是安业的意思,仪是敬业的意思。 中华民族的祖先盛赞周武王的功绩,勉励子孙后代恭敬求和。 山东蒙阴刘氏将其命名为“延仪堂”,以表达这样美好的愿望和做事的原则。 《燕一堂》通过民族危亡时一个家庭的困境,深刻揭示了国家、民族变革和崛起的必然性和必然性; 通过刘氏家族成员在民族危亡之际的选择,阐释了觉醒后的中国人民跟随中国共产党英勇奋斗、走向胜利的必然; 让我们体会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博大精深、顽强的力量,思考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在历史发展过程中的紧密联系。 相关性,进而探讨其当前的价值和意义,以提供启发。 《言一堂》的戏剧情节“细而密”,伏笔充足,轻松张弛,跌宕起伏,悬念设计巧妙。 不过,有些情节还是需要精心打造,避免有生硬、突兀的感觉。 几位主演的舞台表演细腻逼真,充分展现了各职业的艺术魅力。 《言一堂》在借鉴传统和创新方面也有值得关注的地方。 现代戏曲作品可以积极借鉴优秀传统剧目中类似情节的舞台处理。 这种借鉴和创造是歌剧在继承和发展过程中保持完整性和创新性的必要途径。 作品只有很短的武打场面,期待这部剧中有更多契合剧情、发扬传统、精彩的武打表演。

京剧道具介绍_京剧道具分类_京剧中常见的道具/

《苦楝树花》:用歌声和情感再现坚定不移的决心

李凌(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副研究员)

天津京剧团新京剧《苦楝树花》描绘了黄海前哨开山岛镇守边疆的时代榜样王骥才、王世华。 夫妻俩坚持了32年。 该剧的特点是成熟的程式唱腔和细腻的情感。 。 传统戏剧导演由于难以掌握现实题材的舞蹈,常常使用可移动的布景道具或多媒体屏幕为舞台表演增色。 不过,《苦楝花》的舞台设计比较简单,全剧只有两套。 开山岛是这对夫妇的故乡。 所有的表演和情感都围绕着受岛展开。

他的妻子王世花在社会新闻描述中有时会被隐藏在“王继才夫妇”的背后,但天津京剧院程派丹、路阳饰演的王世花却开启了女性视角英雄事迹的一页。 王继才留在孤岛上,王世花则把孩子托付给婆婆,只上岛陪丈夫守边。 她带来的印楝树苗在寸草不生的岩石间开花了。 印楝树和印楝树花与女主角王世花深情的“你守岛我守你,同甘共苦不再分离”形成形象统一。 程派歌声悠扬柔美,独具阳刚之气。 当王诗花大方唱道:“自古以来都是女子守边疆,也在边疆上流血”时,她的声音坚韧中藏着锋芒,情感格外深沉。 《苦楝树花》描写了王世花作为母亲、妻子、儿媳,抛弃小家庭的痛苦、愧疚和坚持。 由程派演唱并表演,感人至深,符合剧中所唱的坚守守道精神。 全剧依靠歌声,以情感打动人,是创作的一大特色。

“印楝花”还需要进一步完善。 该剧根据人物事迹,设计了抵制走私活动、女儿上学困难等戏剧冲突。 其他情节并没有太戏剧性。 整部剧的表演重担落在了两位主演的唱歌和表演身上。 概括32年的孤岛生活,两人回忆往事、互诉衷肠似乎还不够。 需要更多基本的现实生活材料来完善故事。